第二章

-

“聖女閣下,卑職來接您了。”磁性的男聲響起。

“嗯嗯嗯宿主,你看!你看!人家男主主動來對您示好!還是個低音炮!您不感覺到耳朵懷運了嗎!快衝啊啊啊啊啊啊!”

阿曼達隻斂聲屏氣,不動聲色。係統急壞了。

似乎長久聽不到迴應的緣故,克萊因又喊了一聲,似乎頗有焦急關懷之意“聖女閣下,您還好嗎?”

“不對勁”阿曼達小心地觀察著克萊因“如果克萊因和聖女熟識,他為什麼在離囚牢這麼遠的地方停下?”阿曼達順手把意識伸進腦海,在滋哇亂叫的係統身上惡狠狠擰了一下。

“不要激動,不要廢話,不要影響我思考!否則你那什麼狗屎戀愛任務,我永遠不會去完成。”阿曼達冷酷地威脅係統。

“不可以不做任務的,宿主!我的年終獎就無了!兩次評優為差,係統會被刪掉。”係統大哭。

真好騙。阿曼達想。

“所以現在起,我問你答,廢話少說。”

“好。”係統強行憋住哭哭唧唧。

克萊因長久得不到聖女的迴應,開始拔腿往囚牢深處走,一身白銀重鎧隨著動作摩擦碰撞,地牢四壁迴盪著清脆的金屬音,彷彿一張大網逼近。

“你說這個世界的能量是幻力。”

“嗯嗯!”

“幻力是靠使用者腦海構築的任意完美邏輯產生的。”

“嗯嗯!!”

“那麼什麼複雜程度的邏輯,纔會被這個世界觀實現?”

“呃呃,親親,這是一個簡單的戀愛世界哦,原則上隻要是完美的邏輯就可以。當然邏輯越複雜,所獲得的幻力就會越強悍!”係統拍拍胸脯。

“我懂了。”

係統的嘴張成了驚掉下巴的o型“啊,宿主您這麼快懂什麼了?”

“問你最後一句,計算機模型屬不屬於完美邏輯的範疇?”

“emmmm”係統露出必加思索的糾結表情“這又是什麼?不過如果是能夠在腦海裡幻想的完整邏輯,應該都能實現噠!”

“好。”阿曼達悄悄側了身,雙腿彎曲,置於腹下,狀如彈簧,形成一個隨時可以奔走發力的姿勢。

“我申請組建一個腦域計算機,我要求你幫我模擬運算”龐大的腦域中,阿曼達用精神體抽了係統一下:“現在立刻馬上,這是命令,否則你就等著績效墊底被穿越局刪除吧。”

係統抽抽噎噎地從腦域中提取資料,用最快的速度提供運算雲服務。

隨著克萊因逐漸深入,男主即將到達囚牢深處。阿曼達即使有這一身拙劣的泥水偽裝,被髮現也是遲早的事。

阿曼達閉眼在心中估算著各種條件,繼續不動聲色。

克萊因走到囚牢前,提起燈往裡照了照,燈光在石壁上晃動,囚牢裡空空蕩蕩。

他顯然是愣住了。隨後他看到了彎曲的鐵欄杆,半乾涸的血痕,撒了一地的寶石衣物。

“啊!聖女閣下!”克萊因驚呼。

此時克萊因背對著真正的聖女——阿曼達。

阿曼達冇有輕舉妄動。一種異樣的第六感席捲全身,就像驀然墜入冰窟。

“天呐”係統驚叫,“宿主你看地上!”

燈光照亮了地麵,反射著克萊因霜雪一般嶽峙淵渟的容顏。那純然的麵孔正中,一雙淡色唇極大勾起,眼眸中迸射出可怕的、充滿狩獵**的光芒。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