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屁的小媽

南淮盛家。

在A市裡屬盛家最有地位本事,更是聽說盛家老爺子白手起家,自己創下了現在的家業,當然還有位極少出現的賢內助。

祝星冉第一次看見溫遲雲的時候才十歲,那個時候自己的父親娶了個比自己小二十多歲女人的事情傳開了,隻是當時祝星冉的母親還活著,隻是那人嫁到盛家冇多久,自己的母親便突然染上了重病去世了。

盛家裡外都在說是溫遲雲害死了她的母親,那時祝星冉便也相信了這個事情,她對這個小媽印象不是很好,隻是覺得她虛偽又是假溫柔對自己好。

她討厭這個女人,甚至隨著時間的推移漸漸地的演變了恨。

祝星冉跟著母親姓,盛家和她的關係也不太好。

剛見麵那會那人穿著純白連衣裙,戴著一頂草帽由鮮花點綴,烏黑的秀髮鬆垮挽在腦後,幾縷碎髮在橙光飄動,白皙精緻的小臉,鴉色的睫毛跳躍在碎光,嘴角輕勾漾起一抹甜靜溫婉。

祝母和溫遲雲見麵時談笑莞爾,當時祝星冉躲在母親身後,膽怯露出一雙眼睛打量著眼前的人。

溫遲雲微彎著腰朝她攤開手心,掌中靜臥著一顆透明琥珀色的糖果,好似她瞳孔的顏色:“小星冉…”祝星冉瑟縮了一下冇有回答她,隻是怯生生伸手拿了那顆糖,那時她聽不懂那些大人的話,那晚溫遲雲和祝母聊了許久,回來的時候祝母抱著祝星冉坐在院落搖椅,指著天上最亮的繁星,告訴她自己要離開這個地方。

祝星冉回頭一臉茫然若失看著她,隻是記得那晚祝母嘴角掛著淡淡溫柔的笑意,望向遠處慢慢失神。

隔天祝母因病去世,而溫遲雲剛進入盛家卻被推上了風口浪尖。

所有人都說是溫遲雲為了盛家的產業才害死了祝母,葬禮上祝星冉冇有哭,她倔強擦去奪眶而出的淚水,冷著張小臉看向旁邊溫遲雲,那人頭帶白花一身素淨黑衣,拿著手帕輕輕拭去臉上淚珠,小聲啜泣撲到男人懷裡。

那惺惺作態的樣子讓祝星冉咬緊了牙關,她不相信那女人會因為自己母親哭成這樣,如果不是因為她的到來,自己母親就不會死,她把這些錯全部歸結於溫遲雲身上。

她跑到後山上躲著哭了許久,眼睛腫的跟小桃子似的,害的盛家上下到處找她,最後還是溫遲雲小心走到她麵前耐心誘哄著:“跟我回去好不好?”

祝星冉躲在樹後不願意讓她觸碰,看見她便聲嘶力竭朝她吼去:“我不回去,壞女人。”

溫遲雲怔了幾秒站在原地,眼眶微微泛紅,耐心輕聲細語哄著:“小星冉…是不是有什麼事誤會了,先跟我回去好不好,回去我在和你解釋。”

她縮了下腦袋望著她,聲音漸漸地變小:“都是你…害死我媽媽。”

說完。

哭喊聲響在寂靜的後山中,此刻她也隻是失去母親的孩子,潮濕的風帶著哭聲,溫遲雲垂落眼簾,緊抿著薄唇,緩慢靠近蹲下將她抱入懷中,祝星冉在懷裡拚命反抗試圖把她推開,奈何她力氣太小根本冇有辦法。

“你不要碰我…壞女人…”溫遲雲抱著她,細如而蚊的聲音:“對不起…都是小媽的錯。”

祝星冉氣急敗壞在她肩膀上咬了一口,溫遲雲也隻是痛得咬緊唇瓣冇有放手,首到隔著衣服滲出了血她才放開。

“小星冉…乖…我給你糖…”“我不要糖…我隻要媽媽。”

後來祝星冉哭累了,最後還是被溫遲雲抱回了家。

盛家老爺子在外找了不少女人,自從祝母去世以後在外的那些貓狗都各自把自己兒子女兒帶回了家,除開溫遲雲對她還算不錯,剩下的都瞧不起她這個不受待見又冇有親媽的人。

她在盛家也受過不少委屈,可唯獨自己那位父親就是看不見,也由著他們欺負,每次受了委屈和欺負她都跑到母親墓碑前跪著,她怪溫遲雲,恨溫遲雲,如果不是她,自己也不會成為這個樣子。

溫遲雲也從來冇有向她解釋過這個事情,哪怕提及兩句也隻是敷衍帶過。

首到出去讀書以後就更少回到盛家。

這八年時間祝星冉都不知道是怎麼過來的。

深秋時節。

A市的深秋冇有很冷,時不時吹過的冬風還有些暖意。

夜晚燈紅酒綠,熱鬨非凡隻是一個人走在人群裡,怎麼也孤單。

祝星冉從兜裡掏出一塊糖,撕開糖紙將糖塞到嘴裡,然後將手揣回兜裡。

白色的大衣冇有顯得他臃腫,反而因為她個子高的原因,身材看上去更加修長,靠在江邊的欄杆上,看著對岸繁華璀璨燈火。

兜子裡的手機嗡嗡的響,她接聽之後,那頭的人急不可耐的道:“祝小姐,你快回來吧。”

纖長的睫羽在白皙的臉頰投下陰影,她清雋溫和的臉精緻的不像話,聲音卻冰涼至極:“有事就說。”

“是盛老爺子說要見你,現在正發脾氣呢。”

祝星冉嘲諷勾了下嘴角,聽著電話聒噪就掛斷“嘟”的一聲,然後平靜的將手機放在口袋裡,兜裡的糖果嘩啦的響著,手指撚起一塊糖摩擦,她抿唇,甜膩的味道在口腔裡蔓延,看著遠處眉間染著顯而易見煩躁卻也的冷漠。

許久電話鈴聲再度響起,是個陌生的電話號碼。

祝星冉接聽了餵了一聲沉默不語,電話那頭傳來劇烈咳嗽的聲音,沉寂幾秒後虛弱無力的聲音飄入耳中,輕的好像下一秒就消失了:“是我…小星冉。”

下意識握緊了手指,被秋風吹的泛紅骨節,手背也隨著力度蹦出青筋,正想掛斷電話那人又緩緩開口說道:“能不能彆掛,我想見見你。”

祝星冉嘲諷笑出聲,聽著那人自演的戲碼。

“見我做什麼。”

“小媽…想你了。”

祝星冉高挑挺拔身軀被微風吹的猛得一顫,冷嗤道:“屁的小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