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 章

-

我本是一朝長公主,權力一人之下萬人之上,儘心儘力輔佐同胞兄弟登上皇帝寶座,冇想到卻因皇帝多疑,忌憚我的權勢,竟派人趁秋獵之時,將我一箭射死。臨死之前,他居高臨下的看著我:“皇姐,你莫要怪弟弟,誰讓你把持朝政不肯交付於我,你若是早早放權,何至於此呀。”

我難以置信的看著他,心中百感交集,我怎麼想到,會死在自己一手扶植並助他登上皇位的親弟之手,我憤怒的指著他,卻說不出一句話,視線一點點模糊,最終倒下

再睜眼,劇烈的憤怒和悔恨充斥著我的胸腔,我大口大口喘著粗氣,我努力使自己的氣息平穩下來,環顧四周,一切都是我熟悉的場景,我重生了,該是上天不忍,給我重來一次的機會,這一次,白眼狼會被我踐踏於腳底,屬於我的一切,我都要奪回來

我稍稍平穩心神,便聽見下人通傳,皇帝傳我進宮,我淡淡回了一句:知道了,便傳了人沐浴更衣

在去皇宮的路上,我得知,現在正是秋獵前一日,皇帝宣我進宮商討秋獵事宜,轎輦駛進皇宮,我卻徑直去到皇後宮中,皇後本是我兒時好友,我與她年少相識,兩情相悅。我朝民風開放,多的是同性相依

隻是我那皇弟需要鞏固朝中勢力,擅自主張求娶

現在想來,前世的我真是可笑至極,那狼心狗肺的東西,斷我姻緣,毀我前程,要我性命,我竟到死才知道他是這般嘴臉,當真是可笑啊

來到皇後宮中,不等她出門相迎,我便衝上去給她一個大大的擁抱,上一世,我去世後,也隻有她冒著殺頭的罪名,為我供奉牌位,最後落得個囚禁冷宮的淒慘下場

我緊緊抱著她,直到宮人提醒,才鬆開,但依然拉著她的手不肯放開,皇後見我如此反常,便問:今日這個怎麼了,有誰惹我們長公主傷心了。

我冇有接話,而是問皇後:“阿芷,可願做皇後?”

她嗤笑一聲,笑罵道:“莫不是今日發了癔症,我不就是皇後嗎?”

我揮手讓宮人全都退了出去,然後拉她坐在桌子旁,小聲說道:“此皇後而非彼皇後,孤要你做孤的皇後!”

“當日父皇賜婚,沈元清偏偏瞞下我,向父皇央了你去,等我知曉此事,卻也迴天乏術,他當日狼子野心,竟也哄得我做了他的刀,甘願為他掃清一切,先是奪我所愛,現如今又要設法陷害於我,隻為了所謂的權力,致親情道義於不顧,有這樣的君王,天下又怎會安寧。”

“你莫要激動,這些年,我知道你受了諸多委屈,可此事還需細細謀劃,”阿芷輕撫我的手背安撫道

“不愧是孤的皇後,”我將她攔在懷裡,阿芷的臉頰微微泛紅,經曆生死,更讓我知道阿芷於我的珍貴,我輕點一下她的鼻尖

繼續說道“此番我已有安排,明日秋獵,沈元清安排死士埋伏暗處,介時定會刺殺於我,我若推脫不去,他必定起疑,所以宮內,我需你配合於我,你隻需找個由頭,不要去那秋獵,其他一切事宜我來安排即可。”

“好,我信你,明日我便等你來入主皇城,迎我做皇後”看,這就是阿芷,總是無條件的相信我,哪怕是一失足便會萬劫不複

說完這些,我便匆匆離去,沈元清那裡,自然還得我來應付,到了乾元殿,沈元清親切的跟我打招呼:“皇姐,你來了,朕等你好久了,聽說你去了皇後那裡一趟。”

我看著眼前人虛偽的嘴臉,冇想到前世的我竟被他騙了過去ao

“回陛下,冇有什麼事,臣隻是很久冇有見皇後孃娘,正巧進宮,順帶看下皇後孃娘罷了。”我恭敬的向他行一禮,“不知陛下宣臣進宮所為何事”

“皇姐何必行此大禮”沈雲清虛扶我一把,我雖未抬頭,卻也感受到了他眼裡的陰騭,“並無什麼要緊事,隻是詢問一下皇姐,明日秋獵,皇姐可準備妥當。”

我平淡的回道:“一切準備妥當,陛下無需擔憂,若無其他事,臣便先行告退。”不等他再開口,我便直接朝宮外走去,絲毫冇在意後麵毒蛇似的目光彷彿要將我整個人生吞活剝。

我不做理會,朝著宮外走去,此行諸多事宜,耽擱不得一分一秒,反正我向來囂張,此舉,沈雲清也冇有覺得有什麼不妥,隻是更加堅定了要將我除掉的決心

我回到府中暗室,喚出暗衛阿洛,吩咐道:入夜召集全部暗影,換上尋常衣物,於次日淩晨埋伏於秋獵場,務必做到悄無聲息。”

暗衛領命隨即行動,阿洛乃我貼身親衛,自然不必擔心背叛,明光和暗影則是父皇留於我的兩隻奇兵,不同於明光,暗影從未在人前展現,因為,埋伏於秋獵場再合適不過

沈雲清,上一世我如何死的,這一世我必讓你也如何死!

至於明光軍,一半留於阿芷,一旦有所變故,也能護她周全,另一半裝扮成隨從,伴我身側

安排完這些事情,我便馬不停蹄直奔西郊大營,西郊大營將領早些年便支援於我,隻是當時我無心皇位,這纔有了沈雲清的皇帝之位

我以視察軍營,調整明日狩獵為由,將朝中武將全部集中在西郊大營,此舉動作雖大,但是沈雲清那個草包也未必察覺,即使察覺又如何,這文武百官,若非有我,他沈雲清豈能壓得住,我若反,振臂一呼,一呼百應!

所有的一切都安排妥當,現在隻需靜靜等待明日到來即可

清晨,我一身戎裝,□□白馬威武非常,身後跟著一半明光衛偽裝成的隨從,浩浩蕩蕩趕往秋獵場

到達秋獵場後,與諸多官員一一打過照麵,大家心照不宣,隻等鳳凰涅槃後,最後一擊。嘹亮璀璨。

秋獵開始,還是跟前世一樣,沈雲清藉機將我哄騙至叢林深處,想要靠著早就埋伏好的刺客將我一擊斃命,可是這一次,結果卻不一樣了

隻見他拿出竹哨,猛然一吹,事先佈置好的刺客卻像人間蒸發一樣,並無絲毫迴應。我看著他錯愕的神情,嗤笑道:“皇弟還是跟小時候一樣愛玩刺客行刺的戲碼呀,可是,皇弟你看,還是和從前一樣,並無人迴應啊”

我看著他的神情從錯愕到驚恐再到驚慌失措,不由得哈哈大笑起來。這一次,輪到你了,我坐在馬上淡然揮手,一隻利箭直接穿透沈雲清馬的脖子,一時間,馬兒受驚慘死,連帶的沈雲清也倒在血泊中

他狼狽的想要爬起,卻因滾下馬的劇痛怎麼也站不起來,我居高臨下的看著他:“皇弟,被人踩在腳下的感覺如何,你不是一直覺得我要反你,今日,我便反給你看!”

我並無多餘動作,騎馬從他頭頂走過,忽視他的咒罵和無能狂怒,又是輕輕一揮手,無數隻利箭破空而來,隻是這次的目標卻不是馬兒,而是沈雲清。

殺掉沈雲清,我來到駐紮處,此時,不配合的官員早已被控製起來,我冇有過多的話語,劍鋒一指,隨即說道:“沈雲清已死,順我者,賞,逆我者”我稍作停頓,看向旁邊一位反抗極大的官員,一劍封喉。“死”

群臣拜服,所謂秋獵,當真是收穫滿滿

我不做停留,快馬趕回宮中,我隻想趕緊把這個好訊息告知阿芷,還未至阿芷所在的宮殿,便看見血泊中,那一抹倩影,竟也戎裝,替我掃清障礙

我趕緊下馬,疾步走到她身旁,在她額頭深深一吻,“阿芷,辛苦你了”

我拉起她的手,與她並肩而行“這天下,我與你共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