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李家

“這種事情你隨便花點錢找個人就行了,何必來找我?”

少年不禁疑惑的問道。

“我雖家裡有點積蓄,但並非有權有勢之家,平常也隻是顧得了溫飽,穿個便衣罷了。

更何況我與李夫人都是當局之人,有些時候還是需要局外人來點撥一下的。

我也不是全然為了李夫人,當日有人將我扔入水中,身手一定不錯,相比幕後之人實力也很好,而我卻無權無勢,一時之中卻不到可用之人,所以托李夫人之手求助於壯士。”

“倒也說的過去,隻是這段時間煩請小姐照顧一下柔蘭。”

陳禹行為人爽快,說罷抱拳離去。

葉家院內,“姐,你能不能放我一馬呀?”

葉觀棋揉著被葉觀竹揪紅的小耳朵,可憐巴巴地說道“我能不能歇半天呀!”

“歇歇歇,你就知道歇,昨天背書從書房背到了旺財那裡,怎麼,你還想當教書先生也教旺財一次;前天,上學堂,上了一半和朋友賞花去了;再前天,冇做完功課,死活不去學堂。

這麼多天你有一天認真學習嗎?

有好好看過孟子的書嗎?瞭解其中的含義嗎?”

葉觀竹眼睛幾乎要噴出火來,緊緊拽著葉觀棋。

“姐,我好好看書還不行嗎,你彆再凶我了。”

葉觀棋小心翼翼地說道。

“你最好是!”

葉觀竹氣消了一半,聲音依然帶著點強勢。

葉家院牆上,陳禹行全然看到了這一幕,默默摸了一下自己的耳朵,心想:昨天那麼嫻靜淑雅的女孩今天就變成了這樣,女生都是有兩副麵孔的嗎?

連帶著找葉觀竹的腿也有些發軟。

葉家清風院,“你這麼快就打聽到了?”

葉觀竹看著眼前的少年,眉眼修長疏朗,鼻梁挺拔,雙唇緊抿成線,倍顯堅毅執拗,臉龐線條分明,顯得硬朗而英俊,可能由於常年在外奔波,皮膚帶著一點黝黑,顯得更為粗獷豪雄,透露著一股淩厲之色。

“以前學過一點輕功,翻牆不是問題,又混入李府中,打探了不少訊息。

李家主要有李員外和李夫人,李員外的妹妹李小姐,還有李員外的小妾秋水,秋水原在煙花柳巷,後被李員外贖出,但至今兩個人均無所出。”

“李夫人呢?”

陳禹行看眼前的少女,目波流轉,嬌嫩欲滴,聲音柔和,彷彿春日的甘霖,沁人心脾,實在無法與剛纔氣勢洶洶的女孩聯絡起來,“李夫人本姓溫,家中開了一個小酒館,父母俱在,排行老二,有一哥哥和一妹妹,妹妹己經嫁給了一位秀才。”

陳禹行看了看葉觀竹,繼而又說;“溫家兩個女兒在閨閣時常有攀比之風,都嫁出去之後,李夫人與溫杜悅來往也很密切,但是前不久李夫人妹妹溫杜悅和李夫人吵過一架,溫杜悅回到溫家後大罵了一頓李夫人,說李夫人冇有人情之類的。”

“還有小妾秋水,半年前被李員外贖出,但是不太喜歡外出,與外界交流少。”

“李員外呢?”

“據說李員外對李夫人還是挺不錯的,但是又不知為何又納了小妾,如果是為子嗣的話,也不該納青樓的人呀。”

葉觀竹細想了片刻,對陳禹行說:“能否替我傳個訊息,請李夫人舉辦個茶會,我也順便明麵上拜訪一下李夫人,到時候請壯士暗中護我一二?”

其實陳禹行內心覺得葉小姐有點太低估自己實力了,但嘴上還是應允了。

“小姐,真的可以嗎?”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隻有親自與這些人交流才能取得線索,更何況,李夫人對外己經說放棄診治了,想來也不會有什麼大問題。”

李園茶會上,李夫人正忙著招待客人,哪想溫杜悅衝過來當眾說:“姐姐你這日子過的多好,都有精力與眾小姐談詩作畫,清流風雅,那裡想過妹妹我過的是什麼日子啊。”

“今天有外人在,你的事情改日再說。”

李夫人壓低了聲音和溫杜悅說。

“正好今天人都在,你不給我點銀子,我就讓你冇臉。

反正我也就這樣了,乾脆把你也拖累了。”

李夫人氣急,也冇想到自己的親妹妹居然會這樣,讓自己當場下不來台,但當著外人麵子上仍然一番嫻靜模樣。

李夫人正要悄悄給溫杜悅銀子時,葉觀竹好巧不巧地一不小心將茶水灑在了溫杜悅身上。

溫杜悅氣急敗壞,正要撒潑,卻見葉觀竹身著淡青色小袖對襟旋襖,月藍色羅印花褶襇裙,內外兩層水紗隨清風而綻開,顯得有些許迷濛和飄逸,簡簡單單梳了一個單螺髻,綰了一隻蝶戲雙花鎏竹節簪,又添了一對雲髻花顏金步搖戴了一對翠玉環耳墜。

妝容淡淡,隻擦了一點淡淡的胭脂,顯得皮膚更加粉嫩透明;又用銅黛勾勒出一對月棱眉,更添一絲柔美;本就小巧的櫻桃小口用蜜蠟更使得嘴唇鮮豔明亮。

整個人發散著陽光明媚卻不失清純靈動的美,氣質更是如同仙女一般出塵絕俗。

溫杜悅一時呆住了,心想不知是哪家的貴女,萬一得罪了貴人就不好了,隻得悻悻離開。

李夫人一看葉觀竹替自己解了圍,拉著葉觀竹的手向眾人介紹:葉家真的是出了個好女兒,不僅樣貌好,品行也好,還承襲了葉家一手好醫術,真真去哪還能找到這麼神仙般的人物呢!

葉觀竹聽到李夫人這麼誇她不免有些害羞,隻道哪裡哪裡。

在陳禹行的角度上,看到葉觀竹想也冇想,上去端著茶水就往溫杜悅身上潑,著實勇猛,又想到葉觀棋的慘狀,當下再看到葉觀竹這副害羞的模樣,心裡不免有些發毛。

不一會兒,李小姐李寧月到了,旁邊還有吳家小姐吳熙羽,“嫂嫂,可是溫姐姐來了?”

“她到後麵換衣服去了,你好好玩就行,彆管她。”

“我聽你的嫂嫂,有什麼要我幫忙的就叫我。”

李氏與李寧月一副姑嫂和睦的樣子,李寧月話說不多,卻讓人感覺識大體,溫順賢良。

還有旁邊的吳熙羽,看似和以前也冇有什麼區彆,隻是好像麵相上增添了幾分憂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