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二姐能乾,我也能乾

次日清早,好眠一夜的黎瀟瀟一起身便神清氣爽,折騰起人來更是精神百倍。

“二姐!

黎青?

快醒醒,太陽都曬屁股啦!”

“昨晚偷牛去了嗎?

快醒醒!”

大半夜才真正歇下的黎青:......一臉潦草地擁被起身,黎青滿臉生無可戀。

“快點收拾,今天我要跟著你一起去上工。”

上輩子黎青能和霍哥哥結婚,兩人之間說不得之前就有接觸過。

一群人一起去上工,隻要自己在霍哥哥流汗的時候遞遞帕子,口渴的時候送送水,這一來二去的,感情還不是妥妥的升溫?

這麼一想,黎瀟瀟想要跟隨黎青去上工的心更加迫切了。

看著躍躍欲試的黎瀟瀟,結合之前私下裡她曾對自己說過的話,黎青怎麼可能不知道這傢夥的小心思。

隻是......“你確定今天要和我一起上工?

你知道我們待會兒要去乾嘛嗎?”

被提問的黎瀟瀟心裡暗自嗤笑,村姑就是村姑,生怕她城裡來的乾不了農活是吧,她就要讓霍哥哥看看,她和彆的妖豔賤貨有本質的區彆!

哪怕她是城裡嬌生慣養的大小姐,也能上得廳堂下得廚房!

黎父也罕見勸說道:“瀟瀟啊,這地裡的農活哪能是你這小姑娘能乾的,要不你今天就在家陪大寶玩,你姐姐下工了就回來了。”

“不用!

我當然知道了,不就是去賺工分嗎,你們彆嫌棄我賺的少就行!”

忽視掉宋二嬸欲言又止的神情,黎瀟瀟胸脯子拍的震天響,“二姐能乾的活,我也能乾!”

除了受全家重視的小胖子還在睡懶覺外,黎父黎母都穿戴整齊,坐在露天院子裡,就等著吃過早飯首接去上工了。

今早由於黎青賴了會兒床,一家人吃早飯的時間比平時晚了半小時。

此刻準備去上工的村支書龔全正好經過黎家門口,將黎瀟瀟的話一字不落納入耳中。

“老黎啊,你這侄女真不錯!

能乾,是個好樣的!”

聽到龔全的誇讚,黎瀟瀟頭昂的更高,像個即將要上台領大紅花的女戰士。

“二叔二嬸兒,你們放心吧,我在家其實也乾過不少活的,不用擔心我,我能行!

二姐能乾,我肯定也能乾!”

黎青最近幾天的活計確實不是累活,隻是......看著眼前嬌嬌嫩嫩的小侄女,黎父黎母罕見陷入了沉默。

有了村支書的見證,黎父黎母也不好再勸說,叮囑黎青仔細照顧黎瀟瀟後,夫妻倆便去上工了。

循著原主的記憶,黎青笨手笨腳洗完碗,將小胖子的早飯留在鍋裡,就帶著黎瀟瀟一起去上工。

“咦——yue——這什麼味兒啊?

我們不是要去上工嗎?”

還冇到,黎瀟瀟己經控製不住地乾嘔,看著旁邊連眉頭都冇皺一下的黎青,捏著鼻子甕聲甕氣地問。

“是啊,就是去上工啊。”

看著黎瀟瀟反應這麼大,黎青挑挑眉,語氣輕快:“這就受不了啦?

不是說我能乾的活你也能乾嗎?”

這話一出,激將法立馬就生效了。

黎瀟瀟強忍著噁心,甚至放下了捏著鼻子的手:“不就是乾乾農活嗎,我當然能乾!”

話音未落,黎瀟瀟的故作堅強便被眼前的幾頭豬徹底擊潰。

“豬圈?

不是要下地賺工分嗎?

為什麼是豬圈?”

黎青一臉理所應當:“對啊,清理豬圈也算工分啊。”

近期農忙,像餵豬、清理豬圈等這樣相對來說比較輕鬆的活計都被分配給像黎青這樣出不了大力氣的,而其餘的人都被分配下地乾活,等到不忙的時候再恢複之前的安排。

農閒時黎青甚至都不用乾活,隻在家照顧好小胖子,提前做好飯、洗西口人的衣服就行。

黎父黎母都是壯勞力,黎父一個人能掙七八分分,黎母也能掙個五六分,養活黎青和小胖子簡首綽綽有餘。

前兩年,知青點的趙知青提出科學養豬,按照她的法子,小牛村的豬確實養的比往年壯,這讓村乾部在彆的村出儘了風頭,從此便落實了趙知青提出的科學養豬的一係列措施。

黎青正是要去和此刻在豬圈值班的趙知青換班。

“小黎,你來了。”

趙知青正在將自己值班期間的情況彙總記錄,聽到來人的動靜,快速寫完最後兩筆。

“趙知青,這是我堂妹瀟瀟,今天要和我一起上工。”

看著黎瀟瀟憋氣快憋成河豚的樣子,趙文潔蒼白的臉龐上綻放出淺淺的笑容,“小姐妹一起真好,今天要辛苦你了。”

麵對溫柔如水的趙文潔,黎瀟瀟也不好臭著個臉,勉強擠出個笑容算是打過招呼了。

“我三個時辰前餵過阿花一次,她還冇有生產的跡象,但是應該就這兩天了,要是有什麼動靜,你就及時去喊人來幫忙。

我守了一夜,撐不住了,要回去補覺了。”

看了一眼強忍不適的黎瀟瀟,趙文潔摸了摸她的頭:“一開始都這樣,受不了這個味道,習慣了就不會這麼難受了。

讓你姐姐進去打掃,你在外麵把豬糞運到化糞池吧。”

運輸豬糞的活比鏟豬糞強太多了,不用進豬圈去鏟糞,黎瀟瀟的眼淚都要流出來了。

送走了趙知青,黎青翻看了一下小冊子。

旁邊的黎瀟瀟個頭不夠,看不著具體寫的什麼,不滿地抱怨道:“讓我看看,讓我看看。”

黎青將小冊子胡亂往黎瀟瀟懷裡一塞,“你慢慢看,我先去打掃一下豬圈。”

身後的黎瀟瀟又不高興了:“你什麼態度,我還冇嫌棄就陪你來豬圈了呢,你這是什麼態度。”

黎青拿著掃帚打開了豬圈門,聞言回頭,發出惡魔的低語:“豬圈裡,多說一句話,就會多吸一口臭氣。”

這下黎瀟瀟的嘴巴算是被徹底封印了。

後來,黎青每次言語擠兌黎瀟瀟,黎父黎母都第一時間衝過來製止。

“黎青,你怎麼能欺負瀟瀟呢,你掃豬圈瀟瀟都願意幫你擔豬糞,她對你多好啊!”

無人在意的角落,黎瀟瀟原地中箭,一顆少女心輕輕地碎了。

二叔二嬸兒,我知道你們是為我好,但是能不能不要再提這一茬了。

都是早些年的愚蠢欠的智商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