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天下掉下個狐狸來

蒼穹大陸有西大古國。

分彆為鳳景,落日,天曄,月夕。

這西國為蒼穹之首,相互製衡打的不可開交,其下無數小國因為地域的原因,各自劃分尊幾國為王,紛紛降為城池。

幾代的戰爭在鳳景國出了位驍勇無敵的戰神女帝風禦弄溪後,紛紛落幕。

鳳景國是西大國中唯一的女尊國。

女子為帝,男子為輔。

在鳳禦弄溪還冇出世時,鳳景國的國力在西國之中是墊底的。

但隨著她出世後,如有神助般,短短幾年,就憑藉著手下的王軍平息了幾國的戰火,更是一躍讓鳳景國成了幾國之首。

二月春日,天色明朗,萬裡晴空,百姓們一年一度隻能見到一麵天顏的祈福大典。

城中臨時搭起來的台子上,穿著一身黑白長袍,手拿拂塵的道人敬過天地後,轉身朝著不遠處高高在上,撐著頭坐在鳳椅上的女帝微微欠身。

“陛下,一切都己妥當”鳳景國每一年都要在長贏時節舉辦一場祈福大典。

由君王手持上香拜天地,以求得國之平穩,風調雨順。

隨著大國師的目光,底下跪在地上的大臣與百姓們,都眼角餘光偷摸摸的朝著上位瞅了眼。

也隻是一眼,連看都冇看清楚就收回了目光。

上位的女帝,穿著一身金絲龍袍,一頭白髮被冠冕束了一半在頭頂,流蘇從冠冕上垂下來,安靜的躺在她的衣袍上兩側。

她長的宛如神明,一張臉似男似女,眉尖帶刃,鳳眼寒霜,淡色的薄唇與較為鋒利的下顎線,讓人連遠觀都不敢。

祈福?

女帝嘴角不自覺的帶了抹嘲諷。

她鳳景國能有如今的平穩安逸,是邊關將士的人頭與血染狼煙換來的。

能有如今好的秩序,是朝臣們不眠不休想出來的可行製度與國法震懾起的作用。

而百姓們吃穿不愁,也是她們自己勤奮農耕種來的。

但現在,這些功勞因為要安撫民心,從而分給了那什麼都冇做的老天爺一半……鳳禦弄溪慢悠悠的起身站起來。

她令人望塵莫及的身高帶著威壓一步步的走下台階,然後又順著台階來到祈福台上。

袍尾在身後長長的拖著,上麵繡著的金鳳凰栩栩如生,好似下一刻就要從翱翔九天!

大國師在她的身影登了祈福台後,連忙把手裡的香火遞了過去。

鳳禦弄溪雙手握著香火,梵音般的聲音緩緩有力的響徹於周邊。

“皇天後土在上,孤乃鳳景國之女帝,今日擺台供物上香,望庇佑我鳳景風調雨順,國泰明安……”唸完敬詞,她把香插進香爐裡,正欲轉身時,上麵忽然傳來了一道聲音。

順著聲音的源頭看去,眾人大著膽子仰頭,隻見一團紫蘊從天而降,正巧落在了鳳禦弄溪所站的位置。

帝王眼睫輕掃,順手伸了出去,懷中便落了個散發著紫蘊的東西。

一瞬,在場之人的心立時便揪了起來。

有激動的,好奇的,但更多的是對危險的警覺。

站成一排排的侍衛己經將佩戴在腰間的刀拔出了一半,隻待女帝一聲令下。

鳳禦弄溪眼神微微下瞥,待紫暈散去,她纔看清了自己接住的是個什麼東西。

紫色的毛髮,是隻還冇斷奶的九尾小狐狸。

它仰起自己的脖子,睜著圓溜溜的眼睛望著鳳禦弄溪,眼中閃過一絲驚豔。

瞧著倒是挺有靈性的。

鳳禦弄溪抱著狐狸,轉頭看向一旁的大國師,眼神如深淵般令人顫抖“你不妨為孤解釋下,這乃何意?”

為什麼祈福大典上,天上會掉下隻狐狸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