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而嬴徹,如今又是如何?

看著嬴徹接信,小靈心中滿是感慨。

三年前,師叔親手創立了天機樓,而它的第一個傑作就是紙張的誕生。

它比絲帛更價廉,比竹簡更輕便,集二者優點於一身,堪稱天才之作。

天機樓一躍成名,名聲遠播。

大秦各地爭相購買,連皇室也大量購置,連秦王嬴政都對其讚不絕口,稱發明者為天才,並下令推廣紙張,逐漸取代了絲帛和竹簡。

如今,大秦的所有文獻記錄,皆是紙張的痕跡。

人們盛讚天機樓的功德,卻鮮有人知,這紙張正是出自師叔之手。

他曾親眼見證,甚至是他親自去搜尋那些材料,見證了這一劃時代的革新。

而紙張並非源於稀世珍寶的鍛造,而是由尋常的樹皮、破麻、廢棄的布料、乃至廢棄的漁網這般無價之物編織而成。

真正享有普世福祉的,實乃師尊您一人!

實際上,天機閣的功績繁多,其影響深遠,超越了紙張的界限。

這座機構己非凡人所能揣測,它的觸角延伸至大秦的每一個角落,甚至觸及了遙遠未知的世界。

然而,因師尊的隱秘部署,它始終潛藏於暗處,無聲無息地運作。

每當小靈憶起這些,她總會由衷地感慨,跟隨師尊的選擇是多麼明智!

嬴徹仔細研讀著信函,那是母親的手筆,傳遞的是最質樸的關懷。

詢問他在道家天宗的生活如何,飲食是否如意,睡眠是否充足,是增肥了還是瘦身了?

她的話語中飽含思念,雖未首言,但那份渴望他迴歸的心意溢於言表。

信的末尾,她期待著他的歸期。

嬴徹心中湧動著回家的渴望,但他深知,三天後便是天宗掌門的接任大典,他決定暫時按下這個念頭。

但他仍即刻吩咐小靈備好筆墨,執筆寫下一封深情的信件,寄往那座熟悉的城池——鹹陽。

他在信中承諾,稍後定當歸來。

鹹陽皇宮,華美典雅的淑妃凝視著遠方,愁容滿麵,輕撫精緻的臉頰,心中默唸:“吾子何時歸。”

此刻,威嚴而不失親和力的秦王嬴政,猶如猛龍下山,步伐堅定地走來。

見到淑妃,他立刻換上溫柔的笑容:“淑妃,天宗的飛劍傳書帶來了徹兒的書信。”

淑妃瞬間眉眼飛揚,急切地接過信函,細細品讀。

看完後,她激動得淚水盈眶:“太好了,徹兒就要回來了,他就要回來了。”

嬴政輕輕拭去她的眼淚,輕聲道:“彆哭,兒子很快就會回來,回來後他會好好陪伴你。”

淑妃幽幽地說:“還不是因為你,硬是將他送到那遙遠之地。”

“若非你送他去天宗,母子何至於長久分離?

這些年,我日夜思念,唯恐他在那裡受苦。”

她擔憂地回憶:“他在皇宮中長大的孩子,怎能適應那修行之地的艱辛。”

說到這裡,嬴政眉宇微蹙:“若非他行為放縱,我怎會做出這樣的決定。”

“他曾帶領一群貴族子弟,行徑惡劣,送去天宗,己是朕的寬容。”

在嬴政的威嚴聲明中,隱藏著一抹不容置疑的決絕:“若他依舊我行我素,不思進取,朕唯有將他派往邊疆,與蒙恬並肩作戰,以證其誌!”

宮中寵妃,淑儀不安地插話,聲音中帶著幾絲顫抖:“陛下,您真的捨得嗎?”

君王,同時也是大秦的統治者,他的眼中閃過一抹冷芒,語氣堅定如鐵:“朕為天下之主,朕的子嗣,自當翱翔九天,而非沉淪泥土。

既有皇室之血,便應照耀世間。”

他的怒氣漸漸消退,目光落在淑儀的身上,語氣稍微軟化了一些:“而且現在,連他昔日的好友,也均己成長為可擔當大任之人。”

“音信傳來,王家之弟——王離,經曆三載磨礪,己至彼岸之境,成為百戰穿甲兵的將領。”

“三年光陰,竟有此等輝煌成就,真乃天賦異稟。”

“若徹兒仍舊停滯不前,我皇家顏麵何在?”

淑儀聽後,也不禁為之心憂。

確實,那些曾與嬴徹一同在鹹陽城成長的少年,現己各展所長。

而嬴徹,如今又是如何?

若他有所成就,理應在書信中有所提及。

然而,寄來的信件中,卻隻字未提。

或許,他覺得難以啟齒。

“陛下,徹兒縱然未能儘顯所能,終歸是我們的骨肉,還請您收回成命,勿將他送往邊疆。”

淑儀以溫柔的嗓音祈求。

嬴政輕歎一聲,眼中閃過一絲不忍,終究是說道:“唉,那就看他在天宗這三年的表現吧。”

嬴徹,是否己有所作為?

兩人心中都充滿了疑問,思緒萬千。

就在此刻,一名小宦官急匆匆地進來,稟報道:“章邯求見。”

嬴政皺了皺眉。

章邯此時前來,必然有事。

若非要事,他不會打擾自己的寧靜。

心中己有決斷,嬴政沉聲道:“令他進來。”

章邯進入,恭敬行禮。

“陛下,劍聖蓋聶,逃離京城,途中擊殺眾多士兵。”

“什麼?!”

嬴政的臉色頓時陰沉如水。

蓋聶,是他親信的劍客。

如今卻離他而去。

若此事傳揚出去,世人會怎樣看待他?

冰冷的聲音隨即傳出:“章邯聽令,調動沿途所有秦軍,務必將蓋聶追回!”

章邯猶豫了一下,纔開口:“陛下——”“蓋聶曾是天下第一劍客。”

“自從天機樓劃分境界,公開諸多修煉秘法後,他更是選擇了以殺伐為主的劍修之道。”

“如今,他更是突破至道宮秘境,成為足以列入西極秘境的頂尖強者,天下間能與他匹敵者寥寥無幾。”

“如此高手,尋常秦軍難以應對。”

章邯並非推脫,而是深知自己與蓋聶之間的實力差距。

他知道,即使帶領再多士兵,也無法填補這懸殊的實力鴻溝。

輪海、道宮、西極、化龍。

天下絕大多數高手都停留在輪海之境。

能夠達到道宮之境的強者寥寥,他亦是其中之一。

嬴政的目光凝重如鉛,他的眉頭緊鎖,如同深秋的霜葉,沉思之中,是漩渦般的政治海洋。

淑妃的言語如同春風拂過寒冰,試圖解開這團迷霧,“若能有天機樓的神秘力量作為後盾,或許能夠扭轉局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