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夢醒時分:化龍之上,仍有巔峰

嬴政的苦笑映照著宮殿的冷漠,他的聲音低沉而有力,“朕豈會不知,隻是那神秘的天機樓,猶如九天銀河之上的星宿,遙不可及,即便是朕,也無法將其網羅。”

淑妃的建議如同一縷清風,“那麼,不如請北冥子,或者天宗的強者出馬?”

章邯,這位深諳世間萬物的老者,他的聲音如同古泉般清澈,“陛下,天宗的曉夢大師,年紀輕輕己臻西極之境,她掌控的空間之力,足以撼動天地。”

嬴政的眉頭微微一皺,在他的心中,天宗掌門的份量似乎更重一些,於是,他下令如山,“傳令道家,朕要結果,不論何人,隻需結果!”

章邯的聲音如雷霆炸裂長空,領命而去。

三日的時光如白駒過隙,太乙山今日份的熱鬨,如同春天的花朵競相綻放,因為今日,是天宗的傳位大典!

然而,在悟道崖上,嬴徹如石雕般靜坐,他感受著天地間的氣息,如同一葉扁舟,在洶湧的靈氣中穩如泰山。

就在這時,他感知到了一絲不同尋常的波動,他睜開了雙眼,嘴角勾起一抹微笑,身形如鷹擊長空,瞬間飛掠十丈高空。

他的原位置,突然爆發出了震耳欲聾的爆炸聲,一股強大的劍意從天而降,如同破曉的曙光,勢不可擋。

然而,嬴徹麵對這股劍意,麵色如常,隻是輕輕一揮手,那劍意便如冰雪消融,化作一道百丈長的巨劍。

巨劍的另一端,出現了一位銀髮綠衣的女子,嬴徹輕輕一點,那巨劍瞬間崩潰,化作無數光點,將悟道崖映照得如同白晝。

當光點散去,女子的身影己消失無蹤,嬴徹淡淡一笑,“師妹,你的進步,實乃驚人。”

曉夢優雅地側首,右手指尖輕觸,如拈花般握住一柄璀璨的銀光劍。

她那絕世容顏,此刻得以完全展露,宛如星辰落入凡塵——北冥子的親傳弟子,曉夢。

嘗試性地,她試圖從嬴徹的指間滑出那柄名為秋驪的神兵,卻如同石沉大海,紋絲不動。

她不滿地撇嘴,決定放棄,“罷了,不再較量,乏味至極。

每次對決都敗於師兄,毫無挑戰感。”

語畢,她賭氣地鬆開手。

嬴徹嘴角微揚,放開劍,任其落入曉夢期待的掌心。

她利落地收劍入鞘,笑意盈盈,“師兄嬴徹,久違了。”

那聲音如溪水潺潺,流過歲月的痕跡。

“久違了,閉關三月,祝賀你晉升西極境。”

嬴徹迴應,眼神中透出讚賞。

初次相見,他們以劍為橋,彼此較量,這是他們師徒間的獨特問候方式。

自三年前一役落敗後,這樣的互動己不知重複了多少回,但曉夢從未嘗過勝利的滋味。

哪怕偷襲千百次,也無法撼動嬴徹的無敵姿態。

“多虧師兄的悉心指導,否則我恐怕還需漫長歲月才能破境。”

曉夢感慨道,目光中閃爍著欽佩。

曾聽師尊言,她需十年苦修纔有望進入西極,然而師兄的幫助讓她僅用三個月便達成。

望著嬴徹俊朗的麵龐,曉夢的心跳加速,猶如被無形的手牽引。

“師兄,你永遠那麼迷人……”她的話語裡,藏不住深深的傾慕。

輕輕拍了拍她的額頭,嬴徹詢問:“師妹,你今日登悟道崖,難道隻是為了道彆。”

語氣中帶著一絲調侃。

曉夢嘟起小嘴,坦誠道:“聽說師兄將登天宗之位,我怎能錯過如此盛事?

作為師妹,理當前來祝賀。”

接著,她又神秘兮兮地補充,“對了,師兄,我有個疑問,你能告訴我現在的修為嗎。”

“化龍。”

嬴徹淡然回答,卻無法消除曉夢眼中的疑惑。

“我不信。”

她堅定地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