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蜜小說
  • 首頁 其他 厝火積薪
  • 厝火積薪
  • 作者: 斷網三年 更新: 2024-05-15
  • 狀態: 連載
  • 【雨是神的煙花,你是我的念念不忘。】

    【清純釣係-深情拽比】

    文案:

    家鄉楠海,季溫站在超市門口人來人往的地推處。

    小哥熱情地說:“免費送玩偶大鵝,帥哥來一個?隻要在朋友圈幫我們宣傳一下新開的密室逃脫店就行。”

    季溫竊喜:呦吼,有便宜不占王八蛋,這可是我的長項!

    於是季溫腆著他那張帥氣的臉,不顧大爺大媽們異樣的眼光,和大爺大媽們搶起了臉盆和大鵝。

    手裡的手機被小哥順勢搶過發朋友圈宣傳。

    地推小哥趁季溫在激烈爭搶時,打開季溫手機微信,發了一條朋友圈,“約嗎?和我一起來這家新開的密室逃脫吧!”,附上地址。

    此時的季溫還在與大媽爭論,小哥打開微信群發助手,搜尋地區在“楠海”的好友,驚訝地發現隻有一位好友-“宋厝”。

    小哥心想,那鐵定是很好的朋友。

    為了加大宣傳力度,小哥恬不知恥地悄咪咪給對方發:約嗎?

    然後趁季溫擠在大爺大媽中間,迅速刪除,毀屍滅跡。

    一番激烈的爭搶之後,季溫終於搶到了一隻大鵝和一個臉盆,衣服都快被大爺大媽們扯破了。

    季溫很滿意地從擁擠的大爺大媽中間抽身,對小哥:“怎麼樣?發完了嗎?”

    小哥笑得諂媚:“發完了!發完了!回頭帶朋友來啊!”

    季溫接過手機,抱著懷裡的大鵝和盆,迅速找到剛剛小哥發的朋友圈,搜的一下就刪除了。

    機智陰暗的季溫心想:大鵝得要,朋友圈不能發!以我這種驚天美貌,發這個朋友圈不知道得有多少人約我呢!

    季溫得意洋洋於自己的聰明才智。

    遠在大洋彼岸的宋厝鬆開領帶,矜貴不耐,帥氣逼人。

    他剛剛結束一場會議,打開手機,收到一條資訊,居然是多年未聯絡的季溫發來的,“約嗎?”。

    宋厝漆黑眼眸深邃如潮,疑惑,難不成是他心裡想的擦邊的那個意思?

    沉默良久,發了一個“?”

    彼時的季溫剛剛回到家裡坐下,為了那高昂的一百塊錢給微信好友群發了一個拚夕夕砍一刀,手機“滴”地來了一條訊息,居然是自己表白被拒的白月光發來的“?”。

    季溫大驚,白月光怎麼突然給自己發訊息?還發了一個“?”。

    不是吧?季溫記得自己好像把宋厝給單獨擇出來了啊。

    應該冇給他群發拚夕夕砍一刀吧?啊啊啊啊啊

    季溫內心尖叫,指尖顫抖,也回了個“?”

    那邊迅速回:“什麼意思?”

    該不會是看到自己的剛剛那條地推朋友圈,又看到自己發的求幫忙砍一刀的資訊,覺得多年不見,自己窮到揭不開鍋了吧?季溫心想,啊這,好尷尬啊。

    一邊心虛:雖然確實有點窮,但是也冇到揭不開鍋的地步。

    季溫看著自己微信餘額那0.01的餘額,誌氣滿滿,絕不為五鬥米折腰!

    絕不能讓宋厝猜到自己是那貪小便宜的鼠輩!絕不能在白月光麵前折第二次腰!

    季溫按捺下自己起伏的心緒,滿腹疑惑,打算轉移話題先喝口水。

    於是先回道“有點渴了,你懂的。”季溫心想多年同桌的宋厝應該知道自己很容易渴,習慣經常喝水。

    這邊季溫給自己猛猛灌水。

    那邊宋厝唇角輕扯,就這麼饑渴?

    轉念一想,也是。這麼多年,季溫年紀二十出頭,也到瞭如狼似虎的時候,多年積壓不發泄發泄也不行。

    宋厝暗戳戳地想,這是隻給自己發的,還是自己隻是其中之一?

    如果自己不答應,季溫會不會去找彆人?

    這邊的季溫還在眯著眼,摸著喝了許多水而鼓起來的肚子,心想他估計是不屑於這砍一刀的區區一百塊錢,默默回:“冇事兒,我找彆人好了。”

    平時沉穩城府極深的宋厝大驚失色:居然真的要找彆人?

    與其是彆人,還不如是我。

    宋厝心想,一定要搶在彆人之前。

    心思沉浮如海,思緒萬千,心機的宋厝為了不讓季溫去找彆人發泄,迅速下單了當晚回國的機票。

    這邊季溫還在激情砍下了99刀,已經全部砍完了,畫麵跳出:您還剩0.001個金幣就能成功獲得一百元啦!

    季溫躺在沙發上扭來扭去,痛苦哀嚎:啊啊啊啊啊,死騙子,我的一百塊錢啊!

    文案二:

    季溫坐在總裁辦公室的對麵椅子上,忐忑不安。

    麵前的宋厝倚在真皮沙發上,唇角輕扯,氣定神閒地掏出手機,展示和季溫的聊天記錄。

    上麵大刺刺的一句“約嗎?”出現在眼前。

    “……”

    季溫嚥了咽口水,心虛轉移視線。

    正在想要怎麼憑藉三寸不爛之舌解釋這彌天大禍。

    宋厝漆黑眼眸深邃如潮,語氣悠閒:“你說的話還算數嗎?”

    “……”

    怎麼回事?宋厝看起來還有幾分得意。

    季溫默了默後,神色誠懇地回道:“你聽我給你解釋。”

    季溫準備長篇大論闡述來龍去脈。

    宋厝果斷打斷:“我不想聽理由。”。

    宋厝漆黑眼眸深邃如潮,俯腰靠近:“我隻想知道你現在是不是還覬覦我?”

    季溫弱弱後退,看著宋厝黑色西裝下若隱若現的勁實胸肌,嚥了咽口水,破罐子破摔:“有一點。”

    宋厝看見季溫的視線落在自己胸肌凸起的西裝部位上,唇角輕扯,懶懶看他:“就隻剩一點嗎?”

    季溫:“?”

    宋厝語氣閒散,下巴輕抬:“摸摸?我保證你很快對我再次產生興趣。”

    季溫弱弱後退:“……”

    宋厝,你大可不必,這麼上趕著吧?

  • 詳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