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二章 就差一點點

林峰迷迷糊糊地恢複了一點知覺,朦朦朧朧地回到了職工宿舍,躺到自己的床上。

很快一雙微涼的小手摸了上來,開始脫自己的衣服,外衣,長褲,內褲,臥槽....依舊昏沉,但陣陣清涼告訴他身上己經什麼都冇有了。

“這是誰乾的?”極度的震驚中努力地想睜開雙眼,但身體根本不受控製,眼皮重若千鈞,用儘全力也僅僅睜開一條縫隙。

視線中一個近乎完美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