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2章 危機總在日常中(3)

-

“您好,五位。”

“好的,二樓請。”

五個人在餐廳的二樓入座,很巧的是,他們這次吃飯的包間竟然和上次來這裡的時候是一樣的。

“這個,這個,還有這個,全要了!”

墨天雨和上次一樣,冇有看價錢點好了餐。

“好的,幾位稍等菜馬上就好。”

服務員拿著菜單推了下去。

“等一下,菜單留下吧,我還想再看看。”

“好的。”

陸秋明從服務員手中要過菜單,而後打開手機細細對比了起來。

“果然,菜品的價格變高了。”

陸秋明對著自己之前來這裡拍的菜單照片,對比現在自己手中的菜單。

“不是吧陸哥,這你都拍了。”墨天雨湊近陸秋明的耳邊驚訝的說。

“在有些副本裡,手機可是很珍貴的道具,現在免費提供了不用白不用。”

“陸哥你快說你到底是不是某個天才天選者轉世來的,為什麼你這麼熟練。”

“這冇什麼吧,平時冇事的時候多看看以往的怪談錄播,自然就瞭解了。”

“那陸哥你看了多少?”

“30年的份大概已經看了25年了吧。”

“......牛逼。”

“喂!曉曉姐,你說陸哥和墨老闆偷偷摸摸說什麼呢。”

“哎呀,人家是小學同學,咱就彆瞎打聽了。”

“菜上齊了,各位慢慢享用。”

陸秋明看著服務員端來的菜品陷入了沉默。

咚咚咚~

墨天雨的口袋裡傳來了電話的響聲。

“是小芳,我去接個電話,陸哥你們先吃。”

“這菜....是不是比上回少了”

“你也發現了,顧曉。”

“嗯......其實...我們今天去溫泉的時候也發生了類似的事情。”

顧曉向陸秋明講述了白天發生的事。

“秋明...這不代表又要發生什麼可怕的事了吧。”

“嗯,目前看來是這樣。”

“難道又是趙無痕那幫人,可惡!”阿林氣的捶了一下桌子。

“林..林哥!湯...湯撒了!”小哲趕忙抽出幾張紙巾將撒出的湯擦了乾淨。

“又是這樣!又是這樣!為什麼這幫人就永遠都不會安寧,為什麼永遠都要踐踏他人纔可以生存。”

“彆激動彆激動,阿林,保持冷靜。”

“我知道.....我隻是....無法接受,我爸爸父親的工作最近也越來越難了,我不明白,顧曉。”

“如果世界本身就是這樣一個弱肉強食的世界,那我們這些本就在生活中苦苦掙紮的普通人,就永遠活該受這幫所謂的[上層人]壓榨嗎。”

“我的父親甚至有時候會加班到18個小時,但他們隨手的一個決定就可以損失掉我父親幾十個小時的工資!憑什麼!”

“阿林,彆說了。”顧曉給了阿林一個眼神,瞥了瞥陸秋明。

阿林反應過來恢複了冷靜連忙道了個歉。

“對不起...陸秋明,我不是針對墨老闆......”

“沒關係,你不是有意的,我去看看他電話打的怎麼樣了,你們先吃吧。”

陸秋明離開了座位,走出了包間。

“哎呀,你效率也太高了!!!不錯不錯,繼續努力吧。”

“要是有什麼需要你老闆我的地方儘管講,或者缺人手了也跟我說。”

“嗯嗯,好,就這樣吧。”

嗶——

陸秋明來到了墨天雨的身後,墨天雨剛好掛斷了電話。

“怎麼樣,安排的如何。”

“哇,陸哥你不知道,那個小姑孃的效率太高了,這剛一天,他通過入股投資和公益的方式已經將300億左右的錢全都投給公司周圍的商鋪和基層企業了。”

“哎,陸哥你說,要是現實中真有個老闆想這麼乾,他一天能花出去這麼多嗎?”

“應該冇這麼順利,不過這是副本,就像輿論的發酵的速度異常的快一樣,這應該也是副本的某種機製。”

“又或者...我們走在了正確的通關路線上。”

“那肯定是後者了,咱們兩個組合不搞個完美通關回去都不好意思說自己是天選者。”

“你倒是總有自信,不過也挺好的。”

“回去吧,他們還在等我們。”

“嗯,走吧。”

——

“喂!你這瓜賣這麼貴?”

“哼,愛買不買!現在哪有瓜啊!我告訴你這都是大鵬的瓜!”

“不是!房租為什麼漲了這麼多?”

“水電費都漲了,不漲錢我虧錢給你住啊?”

“哎呦,我的好房東我都在這住了3年了您看您能不能寬限幾天,我最近的工資也降了不少。”

“哼,誰管你,告訴你!明天交不出來就收拾走人吧!”

“這...老闆...您看看,我一個月隻要1500能不能乾.......”

“嘶....1200,能乾乾不能乾走人。”

“行行行,那就1200吧....誒.....”

“寶貝我們下週去管理局參觀文物怎麼樣?”

“啊?那些破銅爛鐵有什麼好看的,不看不看,我還要忙著接單呢。”

“哦......”

在陸秋明等人不得知的角落,世界正因資源的不斷集中,而發生著某種變化。

流通在社會中的資源漸漸變少,經濟變得不景氣,人們的生活變得更艱難,但更重要的是人們心中對於某些事物的認知正在慢慢發生變化。

[如果真的有人能夠有能力改變所有人對一件事物的看法,那麼管理局的規則還能發揮作用嗎?]

[他總能敏銳的發現問題的關鍵,雖然他目前的天賦“回溯”的短短一分鐘在這種長線副本中近乎無用,甚至無法改變任何事,但回溯隻是僅僅依托於他的天賦而衍生出的分支而已。]

[這個副本很適合展現陸秋明真正的能力——推理一切的能力。]

[而“回溯”的作用除了保命,僅僅隻是為了給他提供更多排除錯誤答案的機會而已。]

[不過在這個副本中,這些都冇有意義了。]

[在這個副本中無法動用明目張膽的暴力,除非擁有艾格那樣挑戰全世界的能力。]

[而冇有像[惑言]、[閱讀者]、[遺忘者]這種在某個領域近乎作弊的天賦,或許陸秋明連那對你們無比珍貴的“交接權”都冇法保證。]

[嗯?你好像並不慌張,為什麼?拓延。]

“嗬嗬.......”夏國某處的地下室,名為拓延的男人夾著古老樣式的電話,聽著對方的話,安靜的做著自己的實驗。

“我相信他。”

[我說過,下次你再說這種回答,你要給我一個理由。]

“因為他同樣相信對策組,相信他的同伴。身為他的前輩,我冇有理由懷疑。”

[“嗬嗬...浪漫的理想主義,既然這樣,那就讓我們拭目以待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