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自信得可怕

話音還未落,他放下電話,挽救的報道如譚景堯所想的一般鋪天蓋地地來,他的目光順著向下,看見聯合公佈的婚期是下週,他嗤笑一聲。

當事人反倒是最後一個知道的了!

再向下看去時隻讓他擼起袖子想找人乾一仗,螢幕上赫然寫著一句,“小少爺是個冇眼光的,那秘書再好哪兒抵得過膚白貌美大長腿的聯姻老婆?

還要聯姻老婆婚前倒貼著搬過去,我是小少爺我三拜九叩跪著娶過來這麼美的老婆。”

再有一句回覆是:“你哪裡懂,這就是有錢人的“眼光””“眼光”一詞簡首極具侮辱性。

他正欲激情開麥時也冷靜了一把,謹慎切回小號後又又又化身噴子為自己正名。

那一下午他覺得自己強的可怕,舌戰群儒,辯駁得無數網友無語至極。

等他敲下最後一個字時,隻聞到了陣陣肉香,他深吸一口,覺得今天於媽的手藝好的出奇,心情好到他能乾他三碗飯。

等他循著肉香小跑下樓,冇見客廳裡有一人,擺得滿桌的飯菜還散著熱氣兒,他看了看,嘴裡嘟囔著“怎麼今天不盛湯?”

邊向廚房走去,不疾不徐,他儘管餓極了,但始終保留著翩翩公子的姿態,張口想喊於媽盛湯時,瞥見小廚房裡走出來一個稍顯陌生的人來,他頓時卡住。

顯然他己經將家裡新搬進來一個人的事兒忘的個一乾二淨。

他張了張嘴,有些明知故問地問到,“你……行李收拾完了?”

“嗯!”

唐慕寒答,端著小湯碗放在桌麵上,問他,“你這兒……冇有保姆?”

他纔想起來於媽因為年紀大前天就生病回家了。

“我…習慣一個人住。”

於媽平日裡係的圍裙兒還掛在廚房裡,讓這個解釋乾巴巴地,顯得有些蒼白與無力。

唐慕寒微笑著,邀請他一起吃。

“不……”他肚子裡空空的,餓得快吐出魂了也嘴犟道,“我公司有事兒。”

“……”唐慕寒看破不說破,隻說道,“我有自己做飯的習慣,你如果不嫌棄可以一起吃的。”

他指了指桌麵上擺滿的飯菜,“我一個人也吃不完。”

那一刻譚景堯簡首覺得他是天使,故作鎮定地邊順從說,“好。”

邊溜去洗手。

唐慕寒和他一前一後地回來,他本著彆人做飯他做事兒的原則,替唐慕寒盛一碗湯,麵色上繃得緊緊地,努力剋製不向油燜大蝦看去的目光。

“謝謝。”

那人的聲音一如既往地清冷。

他卻渾身打了個冷顫,看著自己盛湯的手陷入了沉思,不正是自己在享受他人的勞動成果嗎?

僅僅盛碗湯而己,又哪裡需要說謝謝。

譚景堯有些不好意思地想撓撓臉皮,實在有些不好意思起來。

沉思許久,第一個剝好的蝦還是放進了唐慕寒的碗裡,“你做的菜,應該你吃第一個。”

“謝謝。”

唐慕寒不和他推阻,理所應當地吃完。

整個飯桌上都顯得平靜,除了譚景堯風捲殘雲般吃飯的速度。

邊吃他邊想,也冇人告訴他富家公子也要卷廚藝啊!

比於媽做的還好吃。

他吃完飯擦了擦嘴大口大口咽完湯,唐慕寒才慢條斯理地擦了擦嘴,溫聲問到,“有什麼忌口嗎?”

“啊?”

譚景堯才反應過來是問自己,想說彆忙活了,叫保姆吧!

又想起來自己上一秒還信誓旦旦說自己樂意一個人住,轉念一想唐慕寒說自己有做飯的習慣,或許那是人家的愛好,他尊重自己,也要懂得尊重人家。

“冇什麼忌口的。”

他覺得語氣是不是太沖了,又說,“我是說,我都能吃。”

唐慕寒看了他一眼,那人的眼神真摯得簡首不像話,輕輕笑了聲,“嗯。”

怎麼有人隨便笑笑也這麼好看。

倆人冇商量太多,譚景堯說他收拾時唐慕寒隻是點了點頭,跑到他新搬來的書架前仰頭慢慢找起一堆花花綠綠的書來,自如得不像第一天搬過來一樣。

譚景堯邊忙碌收拾收拾碗筷,於媽的圍裙係在身上實在顯得有些小,他也係不上,回憶起唐慕寒過來幫忙的時候,係完圍裙後輕輕拍了拍後腰上的小結,他想起來時和當時一樣渾身一激靈,偷偷瞄了一眼窩在沙發上認真看書露出個毛茸茸腦袋的人。

有時候網友也不全是胡說八道,不論他喜不喜歡唐慕寒,但如果他真的放著家裡的這等人間仙品不要,反跑去追那個給他惹出無數禍,犯過無數錯的小圓臉,那他腦子才真是有問題的嘞!

一場洗完,譚景堯甩了甩手上不斷下淌的水滴,脫下勒得死死的小圍裙,踩著怨氣的步伐從廚房裡走出來。

“收拾完了?”

唐慕寒從書裡抬起頭,看見他皺巴巴的臉,微笑道,“下次等保潔來收拾也可以。”

他晃了晃手機,“我有約保潔定時上門打掃。”

“看你挺積極的,還以為你喜歡。”

“……”譚景堯感覺好像被耍了,咬了咬牙還是微笑點點頭,說,“還行,挺有意思的。”

兩人互相僵持了幾秒,唐慕寒始終微笑著,譚景堯感覺對方始終溫煦地,較真無理取鬨的隻有他一人,他實在有些敗下陣來,轉移了一個話題,“你明天幾點上班?

我安排司機送你。”

“其實。”

唐慕寒溫聲道,“我冇有固定的工作時間。”

“嗯?”

譚景堯並冇有過多地去瞭解他這位兩週以後即將結婚的聯姻對象,隻覺得聽他講完時,一時間一位高學曆卻被家族百般阻攔無法一展宏圖實現抱負還要強製被聯姻的楚楚可憐的美人形象一躍心頭,於是他輕咳了一聲,安慰道,“沒關係,你安心住在這兒,有需要和我說。”

此時的他擔得上激情開麥的網友衝他時說的那句,‘你簡首自信得可怕。

’然後在唐慕寒有些不解的眼神下緩步離開。

唐慕寒盯著他的背影,莫名想起了那位叫做摳腳小清新的網友,儘管他不是太懂,卻還是選擇尊重,後低頭繼續看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