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3章 臨時常委會2

-

君無恙緩緩地將手中緊握著的筆記本輕輕放下,然後毫無征兆地伸手抓起擺在桌麵上的那個精緻茶杯,並以一種近乎泄憤般的姿態狠狠地砸向堅硬無比的會議桌!

“砰!”伴隨著清脆而響亮的撞擊聲響起,整個會議桌彷彿都微微顫抖起來,而那隻可憐的茶杯則早已粉身碎骨、支離破碎。一時間,原本還嘈雜喧鬨的會議室瞬間變得鴉雀無聲、落針可聞。

眾人皆被眼前這突如其來的一幕驚呆了——究竟在慶安省發生了何等驚天動地之事?竟能令這位身居高位、權勢滔天的省委書記君無恙如此失態,甚至不惜當眾大發雷霆!此刻,他身上所散發出來的怒意與威嚴如泰山壓卵般令人窒息,使得在場的每一個人心驚膽戰、毛骨悚然。

要知道,平日裡的君無恙一向穩重自持、不苟言笑,但今日卻一反常態,變得如此暴躁易怒。麵對這樣喜怒無常的頂頭上司,眾人皆感惶恐不安:這位封疆大吏一旦發怒,必定有人會遭殃……

君無恙看著會議室裡麵所有的人都是嚴陣以待,心裡不由得好笑,一個個都還不知道,慶安省的天都快被捅破了。

君無恙深吸一口氣,努力讓自己平靜下來,然後緩緩說道:“今日我偶然間聽聞一則訊息,實在令人難以置信。眾所周知,我們華國一直以來政治清明、社會穩定;而我們慶安更是一片繁榮昌盛之景,可以說是太平盛世。然而,就是在這本應河清海晏之地,居然發生瞭如此荒誕不經之事——有關部門亂辦案,胡作非為!”他的聲音帶著一絲憤怒和失望,彷彿對這種不公正的行為感到痛心疾首。

看著君無恙說的前奏,馬伯傲忽然有了一種不好的預感,他覺得君書記話裡話外就是衝著自己過來的。

君無恙看了一眼省紀委書記秦子玉,秦子玉看著省委書記看過來的眼神,不由得內心一陣緊張,因為在座都很清楚,君無恙的火氣跟定會有人承擔的,秦子玉可不希望自己紀委部門遭受這樣的雷霆怒火。

君無恙眼神冷冽地盯著秦子玉低垂的腦袋,毫無顧忌地直言道:“據我所知,址津市市紀委竟敢公然違背規定,肆意妄為地調查審訊乾部!更可惡的是,他們完全無視正常程式,對尚未被定罪的乾部采取了雙規時期纔會動用的手段。這到底是要乾什麼?難道在慶安省已經冇有法律可言了嗎?難道址津市市紀委可以如此無法無天、目無黨紀國法嗎?他們眼中究竟還有冇有慶安省委和省紀委的存在?”他的聲音充滿了憤怒與斥責,每一個字都如同重錘一般敲打著在場眾人的心靈。

君無恙說完再一次用拳頭將會議桌敲得震天作響,秦子玉作為省紀委領導,他知道址津市市紀委的作為,老臉也覺得一陣通紅。雖然址津市紀委是雙重領導,但是在這個常委會裡麵,市紀委的差錯我們省紀委是需要負領導責任的。所以在君無恙說到這個事情的時候,秦子玉才覺得一陣臉紅。

馬伯傲和省長張劍英兩個人更是覺得很吃驚,特彆是張劍英,他對君無恙的瞭解程度還是比較高的,兩個人平時因為各方麵的爭論和博弈比較多,所以也對彼此的性格秉性比較瞭解,他以為君無恙發火是為了什麼事情,但是他現在卻為了市紀委的一個辦案情況如此大動乾戈。

這不像是君無恙的風格,難道裡麵有什麼貓膩不成。張劍英反而開始擔憂起來,雖然他不知道具體馬伯傲從裡麵做了什麼,但是他心裡非常清楚,這件事的操作和馬副省長脫不開關係。

但是不能理解的是,李林軒隻是一個小小的科級乾部,就算市紀委處理的不妥當,也不至於開省委的臨時常委會進行討論吧!這可是決定一省大事的會議室,這也未免太小題大做了吧!

張劍英感受到了一絲不尋常,所以也冇有多說什麼。因為他知道事出反常必有妖。

馬伯傲可不害怕了,之前不知道君書記為了什麼發了這麼大的火,現在知道了他竟然為了李林軒的事情,他不由得心裡冷笑。本來想著自己暗地裡處理李林軒,討得吳家開心。獲得自己相應的政治利益,冇想到君無恙橫插一腳,他要知道,這裡麵水有多深。

既然君無恙非要摻和進來,那自己我不攔著,到時候他這個省委書記真的惹了吳家不開心,非要袒護李家人,到時候京市裡麵的家族那麼多,一個家族吐一口口水,都能淹死這個君無恙,還敢在這上麵動文章,真的不知道他是怎麼想的。

馬伯傲在君無恙說完之後,直接示意需要表達想法,在得到君無恙的表態後。

馬伯傲麵沉似水、鎮定自若地說道:“君書記啊,您這樣評價可就有些偏頗了吧!據在下所知,那李林軒在咱們址津市可是權勢滔天呐!他身為一介基層官員,卻能把手伸向各個層麵,在官場上翻雲覆雨。不僅如此,此人還喜歡獨樹一幟,在政治方麵常常彆出心裁。有時候,我甚至覺得他居心叵測,莫非是想要動搖咱華國的根基不成?又是搞人事變動,又是推動改革,這些哪像是一個普通基層乾部該乾的事兒啊!”

馬伯傲停頓了一下,看了看其他常委,表情有些鬆動,於是接著說:“我覺得址津市市紀委做的對,對於這種思想有問題的乾部就應該今早審查,提前預防好,寧可錯殺一千,不可放過一個,不然這種人一旦得權得勢,那豈不是對老百姓的不負責任,我個人覺得址津市做的冇有問題。”

君無恙也不是冇看出來一些常委的變化,索性也是比較直接的發言:“洪秘書長,今天所有人的發言表態做好會議記錄,到時候每個人簽字確認,我要就這個常委會做會議記錄。”

君無恙說完之後再也不說話了。留下來的所有常委都沉默了。省長張劍英很清楚這就是君無恙用的手段,想要通過這個方式,讓常委們謹慎發言,從而達到自己占有優勢的程度。

張劍英怎麼可能讓君無恙如意,直接接著他的話說:“我個人覺得馬副省長說的很在理,每一層級的政府情況不一樣,處理方式難免有差異,君書記應該考慮這個差異的可能性。”張劍英雖然想要反駁君無恙的言論。

但是作為二把手,如果做的太過激,對自己,對整個慶安省都不太好,到時候一旦一二把手不和傳出去,首先被打板子的估計就是自己。張劍英還不至於這麼愚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