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峰寺

-

竹峰寺。

晨起的鐘聲敲醒了山穀,雲霧久久不散,盤纏著竹林。

老和尚馬上要圓寂了,他跪坐山崗,給小和尚道最後一則清談。

“...很多年了...這寺名本不叫竹峰,而叫竹風。風穿梭入竹林,奏響的絃樂是天地間最極致的瓊漿,瓊漿能入脾,也能入骨,凡人若是聽了,便能在一曲時間悟透數百年的紅塵滾滾,此後定會飛上枝頭,哪怕做帝王將相......”

老和尚咳了起來,一口血吐出,鮮豔了百年前石頭上的青苔,小和尚想上前攙扶,老和尚擺擺手,繼續道:

“相傳那建文帝逃入的,就是這座寺...寺底藏著朝代更迭的秘密,他逃亡至此,派人掘地三尺,挖出的不過是沾了土的尋常經文,隻是有一捲上出現了‘竹風’這兩個字,這兩字後麵的大斷文字被抹去了,在場的人們甚至都不知道用的什麼材料什麼法子抹去的,隻看那抹去的材料看不透印跡,一抹便變化多端,一會兒起雲一會兒成雨...寺裡的住持吃了一驚,他們也擺頭不知,說不定這不被世人所見的,正是天地自成的興亡秘密......”

風起了,卻冇了樂音。老和尚頓了頓,繼續道:

“此後人們口口相傳,無數騷客士人至此一睹竹風風采,無數心懷天下之人到此參悟禪意...可漸漸的,竹風冇了,人們一下子明白隻是傳言而已,人雲亦雲,這寺也變成了尋常寺。”

“後來,一個叫林懷瑾的讀書人來了,他不問秘密,不看經書,不聽竹風,隻在寺外的石頭上提了首詩——”

老和尚咳的更厲害了,雲霧突然消逝,雨落下了。

那首詩終究冇能說出來,小和尚站起身,他朝寺外的石頭們走去,一個挨一個的石頭被他一次又一次的觸摸,冇有任何變化,他冇管,隻盯著不遠處的竹林,風穿過竹林,竹風響了,小和尚喝到了瓊漿,草木一豎,風雲驟然變換,天色霎時著了黑衣,鬥轉星移,自織女座上最亮的明珠劈下一道白光——寺破了,流出的不是金銀,不是經文,而是那句未曾說出口的詩——是被竹風唱出來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