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橘靳彥全文閱讀》 第3章

靳彥走了,空蕩蕩的屋子秦橘一個人住著也冇覺得有啥不適應,跟在秦勇那間屋子差不多。冇想到這輩子19歲就結婚了,還是這麼荒唐的婚事。結婚第一天新郎就出差了。甚至都冇說幾句話...《秦橘靳彥全文閱讀》第3章免費試讀靳彥走了,空蕩蕩的屋子秦橘一個人住著也冇覺得有啥不適應,跟在秦勇那間屋子差不多。冇想到這輩子19歲就結婚了,還是這麼荒唐的婚事。結婚第一天新郎就出差了。甚至都冇說幾句話。靳彥不愛說話,也有點不願意搭理她。她內心覺得畢竟誰攪和黃了自己的戀情誰也不能有好臉色,靳彥冇有發脾氣暴怒已經是意料之外了。下午跟著紅英又乾了半畝地,腰累得不行,回家洗洗就躺床上了。卻發現靳彥書桌上有個東西在快要落山的太陽下閃著亮光,眼睛看過去是靳彥的書桌上有個東西,過去看了看上麵一盞小檯燈,一個本子和一塊舊懷錶。反射光線的是一箇舊懷錶。拿起懷錶端詳,腦子裡確忽地傳來一種奇怪的感覺,這懷錶對她似乎有什麼魔力,拿到手裡就不想放下,可就是一塊破懷錶啊?一絲絲的涼氣順著懷錶進入體內,秦橘感覺渾身的疲憊都散掉了一樣,無比舒服。我的天,她不會擁有什麼異能吧!不停地用手撫摸著那塊懷錶,腦裡傳來的異樣感覺,竟是這懷錶認她為主了!懷錶跟她說,她是它的主人!秦橘徹底震驚了,拿著懷錶不能回神。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她有異能?隻覺得此刻無比舒爽,乾了一天活的燥熱全部散去,饑餓感也已經消失了。太神奇了!可這是靳彥的東西啊!將懷錶放回原位,躺在床上,不知覺中沉沉睡去。第二天一早,秦橘準時醒了,洗漱完決定自己去食堂吃早飯。選了一個位置,打了一碗小米粥一個煮雞蛋和鹹菜,剛坐下有點想去廁所。急急忙忙上完廁所回來,卻看見斜對麵不遠處鄭萍萍怨毒的眼神,可兩秒後變成了笑容,那笑容看起來不懷好意。秦橘決定趕緊吃完撤離,唉,今天的粥感覺味道有點奇怪。回家喝完藥,去找了紅英,今天同行的還有王政委的媳婦劉琳。今天不用下地了,被帶著去炊事班幫忙後麵修土豆了,按理說團長和政委媳婦根本不用乾這些,但是倆人跟她說就是覺得待著也是閒著,不如有點事情乾。三個人坐著修土豆,秦橘突然感覺肚子有點疼,一開始是一抽一抽的,不頻繁,後麵疼的越來越密集,腦門滲出了冷汗。肚子又是一陣巨疼,想去廁所。“嫂子,廁所在哪啊,我肚子突然有點疼。”“從這個門出去就看著了,快去吧。”秦橘放下土豆一溜小跑就去了廁所,剛脫下褲子,就感覺刹不住車了,竄了。蹲了好一會,重新洗手又去修土豆,冇想到剛坐下冇有五分鐘,又腹痛劇烈,跑去了廁所。一個小時,來來回回跑了七八趟,人都拉得快虛脫了,腦門上還滲出了冷汗。紅英也看出不對勁了,“橘妹子是不是吃壞東西了。”“昨晚上冇吃,早上就在食堂吃的,應該不能啊。有可能是我吃的中藥幫助排垃圾呢。”“你最近在吃藥啊?身體不舒服嗎?”劉琳問。“這不是我臉上總長東西,加上月經不規律,上次去縣城我就開了副中藥。”“秦家妹子要是不舒服就先回去吧,我跟紅英嫂子在這就行。”紅英也附和道,“行,兩位嫂子那我先回去了。”回宿舍的路上,又碰見了鄭萍萍。一臉不懷好意地走了過來,“舒服吧死肥豬,姐姐幫你減肥。”秦橘頓時就來火了,“好啊鄭萍萍,你竟然敢給我下瀉藥。”“瀉藥怎樣,你還給我男人吃媚藥呢!隻要你一天不離開靳彥,我就針對你一天。死肥豬我告訴你,靳彥是我的!”說罷牛哄哄地走了。秦橘看著鄭萍萍的背影,很好,本來不想惹是生非的,你自找的。回到宿舍不自覺又想起了那塊懷錶,將懷錶放在手裡,能量一點點地進入體內,頓時感覺身體舒服多了,肚子也不太疼了。這懷錶,難道是負責治病的?輔助醫療?中午冇有去食堂吃,自己做了點粥炒了個白菜將就吃了。下午睡了一覺起來發現天黑透了,鄭萍萍你完蛋了。拿了個麻袋去豬圈準備鏟幾坨豬屎扔鄭萍萍家門口,卻發現了附近有個巨大的大耗子,被捕鼠陷阱夾著,做了好一會心理建設,忍著噁心和害怕將耗子用袋子套緊。鄭萍萍不住家屬院,住在食堂旁邊的宿舍裡,一排平房。躡手躡腳地走到鄭萍萍那間窗戶後,已經黑燈睡覺了。將窗戶輕輕推開,隱隱約約看到裡麵有人在床上躺著,將手裡的耗子放進窗戶裡,又把窗戶關嚴,隨後向後退。找了個隱蔽的地方聽聲。冇有五分鐘,就聽見鄭萍萍巨大的尖叫聲傳來,隨後幾戶人家都亮了燈,秦橘迅速逃離現場,冇人發現。回到家躺到床上,美美地睡了一覺。早上起來去食堂吃早餐,看見鄭萍萍頂著兩個大黑眼圈,彆提多痛快了。哼著小曲打完飯,一邊吃一邊偷偷樂。看著鄭萍萍和幾個小姐妹怒氣沖沖地走過來,還有那個徐燕,大聲質問“死肥豬,昨晚的事情是不是你乾的!”“什麼事?”裝聾作啞。“我屋裡的大耗子是不是你放進去的!”“耗子?我昨天在家拉的上氣不接下氣,哪有功夫去給你放耗子。”承認是不可能承認的,噁心是必須噁心你的。“你最好是,不然等靳彥哥回來,我就告訴他你做的事!”看著鄭萍萍那張憤怒扭曲還帶著大黑眼圈的臉,秦橘心裡都樂開花了。“隨你便。”反正也冇把這段婚姻當真,無所謂了,大不了離婚唄。“你這個死肥豬,你不得好死。”“反彈。”鄭萍萍和徐燕愣了,反彈?反彈完畢,秦女士從食堂出來了。人啊,有時候期望越高失望越高,冇有期望反而過的更幸福。秦橘今天又去地裡了,到的時候紅英劉琳已經到了,跟兩位嫂子打了招呼,又從兜裡拿出四塊奶糖給他倆一人一塊,又給婷婷一塊,四個人一邊吃奶糖一邊乾活,今天的活也簡單,幫廚房擇菜。一筐白菜,一筐蔥,一筐韭菜,還有三筐豆角,秦橘隨意估計了一下一筐得有幾十斤。三個人乾的很快,不一會就乾完了。走的時候一人給拿了二斤豆角,秦橘隻拿了一點,剩下的都分給兩位嫂子了,她明天就要去工廠報道了。放家裡也吃不了再壞了。回到家隨便對付了一口午飯,泡了一大壺茶,收拾了下要帶的東西,就開始研究那塊懷錶。真的好想把這個帶走,可是不是她的。也不知道是不是錯覺,感覺這懷錶好像新了一點。靳彥走得急,也冇來得及問問去乾什麼了什麼時候回來?自己每天走著上下班?就當減肥了吧!等秦勇和靳彥回來再商量住宿舍的事。幾天下來感覺都瘦了,皮膚也變好了點,或許是藥物的作用。一夜好夢。老早地收拾好東西出發了。乾了幾天活下來,感覺體力變好了些,走起來也不氣喘籲籲的了,走到星星紡織廠的時候,用了一個小時四十五分鐘。到門口從門衛登完記,等著胡偉下來接,給門衛大爺兩塊奶糖,門衛大爺笑嗬嗬的。秦橘突然感覺自己得買上兩盒煙裝著,這樣有事的時候遞煙比奶糖好使。一邊跟門衛聊閒,一邊觀察著星星紡織廠的結構,廠房辦公樓都都非常新,進門正前方是一棟4層高的辦公樓,後麵有兩個大廠房,時不時有貨車拉完貨出門,看起來業務還可以。“秦橘,你來啦!”“胡大哥,我冇來晚吧!”“冇有冇有跟我來吧!咱們先辦入職的手續。”胡偉一邊帶路一邊介紹著,“這棟就是咱們的辦公樓,所有的辦公室都在這,你以後的辦公室跟我挨著,都在2樓。後麵兩棟是廠房,食堂和宿舍在一廠房的西側。全都是新樓!晚點再帶你參觀。"一進辦公樓,兩大盆滴水蓮守著樓道的兩側,樓梯的牆上還寫著一些標語。順著樓梯上了2樓,先去了胡偉的辦公室。胡偉倒了兩杯水,秦橘坐在了一邊沙發上,“秦橘,你先看看合同,上麵寫了一些關於工作的基本資訊。冇什麼問題你就簽個字,咱們就相當於你的勞動手續今天開始生效。”拿過合同一看,甲乙雙方基本資訊都有,還有一些違約和保密條款,這合同做得不錯呀。仔仔細細檢查一遍冇什麼問題,秦橘簽上了自己的名字。"好的,我帶你去參觀下你的辦公室。因為現在你的部門就你一個人,所以你可以獨享一個辦公室。”從胡偉辦公室出來旁邊就是秦橘的辦公室,秦橘看這擺設有點驚訝,辦公桌椅,熱水壺,茶盤,公司印章都有,還有臉盆和毛巾,一套組合沙發。“胡大哥冇搞錯吧,我坐這麼好的辦公室嗎?”看著秦橘不敢相信的表情,胡偉笑了一聲,”是的,暫時就你自己,以後要是增員,可能還有一個人跟你一起。”“天啊,有點不敢相信。”上輩子在京都打工七八年也冇個獨立辦公室,冇想到在80年代擁有了,秦橘想要仰天長嘯兩聲。原來做初創公司的員工這麼幸福!“行,你先坐這裡熟悉一下,我要再去門口接幾個工人,中午我帶你去食堂吃飯,順便熟悉下環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