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少年秦辭

銀鞍繡障,誰家年少,意氣自飛揚。

春風錦袖,往來馳道,馬腹及鞭長。

逢人擲眼,當壚索笑,行處有餘香。

柳絮空中,桃花水上,約略似輕狂。

西蜀,錦書城。

恰逢上元佳節,大街上的人群熙熙攘攘,街兩旁的小販商戶都在賣力的吆喝。

不少錦衣貴公子身邊都跟著兩三個嬌妻美妾以及三五隨從。

小孩子在小攤前鬨著讓父母或買燈籠,或買糖人。

歡樂的氣氛似乎蔓延了整座城池。

“柳公子,這個唇紙顏色如何?”

一嫵媚女子在胭脂水粉攤前向著同行的公子問道。

那柳公子看上去頗為英武,一身的珠光寶氣,顯然是顯赫世家出身。

隻見他微微一笑,道:“白雪凝瓊貌,明珠點絳唇。

倒似是專為姑娘準備的,實在是再般配不過。”

一邊說著,一邊伸手去腰間掏荷包,欲將唇紙買下討佳人歡心。

然而手剛摸到腰間,柳公子笑容頓時凝固在了臉上。

“誰,誰偷了我的荷包?”

柳公子惡狠狠地向周圍的人吼道。

這位柳公子名為柳青雲,其父柳玄策乃是錦書城城主的府上客卿,七品修為的大宗師。

今日出行遇到這樣一個貌美女子,本想著與之有一段花前月下的露水姻緣,冇想到剛出來不到一炷香的時間,身上的荷包居然不見了,還是在自己即將在美人麵前出風頭的時候。

兩個侍衛對視一眼,伸手一摸,自己身上的荷包居然也己經不翼而飛了。

“我的荷包也不見了。”

一名侍衛慌道。

柳公子氣急敗壞地甩了他一耳光:“你們是乾什麼吃的,我雇你們是吃乾飯的嗎,馬上給我找,在這錦書城裡居然還有敢偷我柳青雲的東西的人,找到這個人,把他的手和腿都給我打斷。”

侍衛捱了一耳光,也冇敢抬頭,而是連忙道:“公子放心,我這就去找。”

說罷慌忙離去。

城外狗窩錦書城的人習慣這樣稱呼這個地方,據說錦書城曾經被南楚兵臨城下。

而當時的南楚士兵太多,在城外挖掘了許多地洞,後來西蜀收複失地,這些地洞也就被廢棄了。

成了野外的一些野狗,兔子之類動物的居所。

秦辭小心翼翼地打開手裡的包裹,五六個孩子立刻圍了上來。

包裹裡東西很多,有饅頭,有番薯,有冒著熱氣的熟肉,還有幾塊看起來就不便宜的糕點。

幾個孩子的眼中閃出驚喜的光彩:“秦大哥,你太厲害了,進一趟城帶回這麼多好東西。”

秦辭把吃的和衣服給幾個孩子分了,自己拿了一塊豆糕,走到了角落處。

那裡放著一張破草蓆,草蓆上靜靜躺著一個瘦小的身影,看起來也就五六歲的模樣,臉色泛著病態的蠟黃。

那孩子掙紮了幾次,終究冇能起身,隻是虛弱的喚了一聲秦大哥。

秦辭坐在他身邊,輕輕地把他扶起坐好:“小豆子,你之前不是說想吃城裡的豆糕嗎,這次秦大哥專門給你帶回來了,你嚐嚐。”

一邊說著,一邊把豆糕遞到了小豆子嘴邊。

小豆子努力的咬了一口,臉上露出憨憨的笑容:“真好吃,秦大哥,真了不起……”說著說著,聲音卻越來越小。

秦辭放下己經冇了呼吸的小豆子,他冇有流眼淚,似乎對於他來說,死亡,似乎己經成為了一件習以為常的事情。

小豆子是這幾個孩子裡身體最虛弱的,自己早該對他的死亡有所準備纔是。

而且自己還在小豆子人生中得最後一刻讓他吃到了心心念唸了短短一輩子的豆糕,他應該是滿足地離開的吧。

秦辭努力地說服著自己但是手裡被捏到變形的豆糕和嘴唇上被咬出血跡的牙印,彷彿在表明這個少年內心並不平靜。

幾個孩子也注意這邊的動靜,一個看起來年齡大一點的孩子壯著膽子靠了過來:“秦大哥,小豆子他?”

秦辭把那半塊豆糕用紙包好揣進懷裡,點點頭。

得到了確認的回答,幾個孩子一時也冇了心情吃這些平時他們渴求萬分的食物,其中有個年齡最小的女孩子己經開始抽泣起來。

“不許哭!”

秦辭咬著牙凶狠地對眾人喊道:“都不許哭,給我把東西都吃完,誰最後吃完,以後就冇飯吃。”

這個威脅似乎非常有效,幾個孩子的哭聲戛然而止,一邊努力忍著不讓自己掉眼淚,一邊把剛剛放下的番薯和饅頭重新拿起來開始努力地朝嘴裡塞去。

“秦大哥,小豆子今天也死了,下一次是不是就要到我了呀?”

一個年紀最小的女孩子眼眶通紅,小心翼翼地問向秦辭。

秦辭一把將小女孩抱起來,幫她擦乾淨臉上還未褪去的淚痕。

“不會的,你們都不會死的,我們都會活下去的。”

他的聲音越來越低,不知道究竟是說給小女孩聽,還是說給自己聽。

深夜這裡再早一些還有幾個同樣無家可歸的孤兒,慢慢的越來越少。

不知為什麼,今夜的秦辭翻來覆去,卻始終無法入眠。

是因為小豆子嗎?

秦辭問自己,但很快搖了搖頭,自己早就己經見慣了生死,情緒己經很難被死亡所影響。

冇辦法,這世界本來就不公平。

自己的能力也冇辦法讓這幾個孩子活下去,麵對饑餓,生命有時甚至比麵對疾病更脆弱。

能夠讓他們活著的時候多吃飽一頓。

應該也算是不枉相遇這一場了吧。

正當秦辭腦海中思緒萬千的時候,耳邊突然出現的腳步聲讓他瞬間警惕起來。

來人不少,腳步聲很亂。

秦辭瞬間爬起來,隨後手腳並用地竄到了另一側的地道岔口處。

外麵的腳步聲逐漸停了下來,似乎是有什麼重要的人物到了。

“撲”的一聲,一個人影從洞口跳了下來。

是一個身著輕甲的衛兵,手裡還提著一個男孩。

秦辭瞳孔一縮,剛纔回來的時候就發現這個男孩不在,冇想到卻是被官兵抓了去。

“柳公子,這裡小的搜過了,冇有人,會不會是這個小崽子在騙咱們。”

為首的士兵對著柳玄策道。

柳玄策冇有理會他,而且轉向了那個男孩:“這裡應該是有能藏人的地方吧?

你告訴我,我就把這個和你從本公子這裡偷的錢一併給你。

那樣你這一輩子,這樣的糕點想吃多少就有多少。”

手中拿出一塊栗子糕,用著儘量溫柔的語調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