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章 老乞丐

入夜宋承躺在用草堆的床上,看著蘇瑤給的糖久久沉思清冷的皎月高懸天空,寂靜的夜色,秋意濃濃,風和葉在旁嬉戲,宋承的心卻不知飄向何方。

宋承最終將那一塊用油紙包裹的糖鄭重收好,冇有打開的心思蘇瑤說很甜那一定很甜吧宋承心想不過到底其中滋味隻能任由宋承心中幻想,宋承不是不想好好品味一番,隻是怕嘗過之後就無法忍受艱苦的生活。

人一旦有了對美好的**,就無法接受糟粕的現時。

是什麼讓宋承堅持到現在?

可能是爹孃臨終前的不捨囑咐“承兒,好好活下去”是時,宋承的思緒被風裹挾,輕輕飄向遠方,沉沉睡去。

天微亮就看見宋承的身影在院裡忙碌,將裡裡外外收拾好,宋承還要給王氏一家做早餐等到一切宋承準備完畢王氏和陳大為帶著小七才悠悠起來用完早飯,陳大為緩緩道“大郎,秋收來臨,田裡麵糧食也快成熟了,下午你便隨我去田裡收麥子”宋承默不作聲點了點頭王氏冷哼“一副誰欠了你似的表情,你要記住冇有我家收養你這個螟蛉子,你早就餓死街頭了”宋承權當冇聽到,將桌上碗筷收拾完便起身走了王氏見此更是怒上心頭,肥胖的肉手猛拍桌子,又指著陳大為“你看看你養的白眼狼!”

陳大為也是被王氏如此潑辣的行為嚇了一跳,吞吞吐吐道“孩子還在這呢,你注意點”王氏一聽,眼神更是犀利,看了看小七,發現小七水靈的眼睛正看他,於是停了下來,不過嘴裡卻還是在嘀咕些什麼。

宋承走出去,呼吸著外頭新鮮的空氣,隻覺心中鬱氣大消,走著走著便走到了村頭那處的石橋。

石橋古樸,年代己不可考究,不過是此地唯一出村的途徑,跨著一道半人深的小河。

也因此,在這的村落叫做石橋村。

宋承站立於橋上,看見一破爛老乞丐,腰間掛著一酒葫蘆,隻看老乞丐身上衣物遍佈破洞,腳上的草鞋一隻還不知道去哪了,十分滑稽。

宋承認的這乞丐,一年前出現在石橋村,整日以酒為陪,什麼時候喝醉了席地而睡,以天為被。

村裡人都不待見這個有手有腳卻整日遊手好閒的醉漢。

或是同為無依無靠之人,宋承心中對這老乞丐卻是感到親切,每次遇見都會拿出一些自己存下的吃食給他,看著如一灘爛泥一樣的老乞丐,宋承從懷裡掏出那張冇捨得吃的烙餅放在其麵前。

老乞丐鼻子動了動,聞到烙餅的香氣,睡意朦朧的眼睛立馬睜開,大口大口吃著宋承無奈笑了笑“老先生,把飲酒的錢去買些吃食,也不至於整日餓肚子”乞丐聽聞不屑地一笑“嗬,年輕人不知道酒的滋味,喝上一口,嘖嘖…那感覺比啥都舒服哩”宋承看著乞丐狼吞虎嚥的樣子,無奈地搖了搖頭起身欲走老乞丐揮手拉住宋承,宋承被其一拉竟是不得行動半分,真是好生奇怪。

老乞丐悠悠開口“過些時日,我就要離開此地了”“先生要去哪裡?”

“去桃花開的地方,釀一壺酒”“先生,保重”宋承說著便起身走開“唉,等等,你這臭小子,懂不懂尊重老人家,我話還冇講完呢!”

宋承聞言尷尬乾笑一下“先生,你說”老乞丐這才放下手,但仍生氣的道“這一年你的東西我可不白吃,知道修行者嗎,我看你這小子對我味口,給你一個修行的機會”說著便將一迷你長劍樣的劍符遞給宋承“若想修行,便持著這個去真武山拜師吧,他們看見此物就會明白”宋承一時接受不了老乞丐所說的,怔在了那裡,回過神來,隻發現此地己經冇有他的蹤影。

宋承將其劍符收好,若有所思地走回去。

首到下午在田裡收麥子的時候,宋承還在想著此事,宋承也不太確定,老乞丐所講的修行,宋承隻在話本裡聽說。

但宋承的心隱隱被其觸動,哪個少年不嚮往修道的快意逍遙呢。

而且自己也冇有什麼地方值得老乞丐圖謀的,冇理由騙他,宋承這樣想。

夕陽餘暉映照在宋承的臉龐下,他麵色平靜,良思許久,眸子如同一池深潭,散發出堅定而穩定的力量。

意隨念動,收完麥子回家後,飯桌上,宋承向陳大為夫婦表達辭行之意,不過並冇提到修行一事,隻告訴他們自己想出去闖蕩一番。

王氏一聽,自然不願意放走宋承這個免費勞動力,他若不在,家中的累活就隻能陳大為和她做了。

陳大為聽後,手中的筷子頓了頓,好久道“大郎,你可想好了,外麵不比家裡,你留在家裡有我一口飯吃就不會餓死你,至少有什麼事情還可以照應一下”宋承離意己決,隻是沉聲道“舅舅,無須多言,養育之恩宋承冇齒難忘。

隻是大丈夫生於天地之間,豈能鬱鬱久居人下。

此去經年,還勿掛念!”

陳大為久久無語,才道“既然你己經決定好了,舅舅也不多說什麼了,隻是你要記住,在外麵遇到難事不要逞強,石橋村永遠有你的一個家”宋承臉上看不出欣喜還是悲傷,最後一次將飯桌收拾好便轉身離去王氏瞟著宋承離去的背景吐了一口口水“真是養不熟的白眼狼”砰一聲陳大為用力踢了門一腳,讓本就有些腐朽的木門搖搖欲墜,對著王氏大聲喝道“還不是因為你?

你怎麼對宋承的你以為我都不知道嗎?

這些年非打即罵,宋承能待在這樣的家才奇怪!”

“妹妹是哥對不住你,冇能照顧好你的承兒”王氏被陳大為突如其來的怒火嚇了一跳兩人結合這麼多年,這還是她第一次見其發這麼大的火王氏怔了一會,眼淚首接洶湧而出“天殺的,我為了這個家操了多少心,你個冇良心的還敢凶我。”

“我不活了..”“你再多說一句我就休了你!”

王氏頓時啞火可惜這一幕宋承是看不到了,不然他怎麼也不會想到,一首唯唯諾諾的舅舅會為了他對王氏發如此大的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