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 章

-

轟隆隆!

那橫貫宇宙蒼茫的天河,原本隻是沉寂的流淌。

但是在龍軒大帝等四方神殿強者的操控之下,開始復甦。

這門大陣,一直是劃分九大域和四方天的界限。

由此可見,其本身來曆都是非同尋常,古老無比。

威力自是不必多言。

隻知道,在玄黃宇宙的流傳中,此陣曾弑過不止一尊帝。

而此陣,也是四方神殿,有底氣麵對八大帝族的原因。

有天河古陣在,他們就不怕界外帝族,會威脅到四方天和四方神殿。

隨著天河古陣的復甦,一股無比恐怖的氣息也是漸漸瀰漫而出。

“不妙……”

一些帝族強者見狀,眼角都是一跳。

有此陣在,他們想對付四方神殿就難了。

“嗬……雲氏帝族,你們藏得倒是很深,不過有用嗎?”

似乎是認為,自己已經脫離了險境。

龍軒大帝神情中帶著一抹冰冷的嘲諷,以及恨意。

堂堂大帝,今日竟遭受到瞭如此屈辱。

他一定會把場子討回來。

雲氏帝族這邊,一些強者也是皺眉。

他們雖然不怕四方神殿。

不過這天河古陣,的確是個不小的麻煩。

而君逍遙,淡淡地看著那天河古陣,旋即竟是笑道。

“僅僅一座古陣,就能夠讓你們高枕無憂嗎?”

“小輩,你還敢伶牙俐齒?”

龍軒大帝看向君逍遙,眼中帶著抹不去的殺意。

就是君逍遙這個小輩,讓他大丟了臉麵。

“嗬……”

君逍遙搖頭笑了笑。

“信不信,我破了你這古陣?”

聽到君逍遙的話,玄黃宇宙這邊的修士,先是一愣,而後爆發出了嘩然。

其中不乏冷嘲熱諷以及嘲笑。

天河古陣,這可是玄黃宇宙最為古老的大陣,曾經弑過帝。

而君逍遙,這個在他們眼中,毛都冇長齊的後生小輩,竟然說要破開此陣。

簡直令人覺得荒謬到可笑!

然而,君逍遙冇有理會這些嘲諷。

以他的心性,早已無視這一些。

他隻是淡淡道,對著雲泰鬥等人傳音。

雲泰鬥等人聞言,眼中也是露出一抹奇光,看向君逍遙。

“哈哈,不愧是吾族麒麟兒!”

說罷,雲泰鬥,雲墨等人出手。

他們朝著天河古陣各個特殊關竅,陣法樞紐轟擊。

“都是無用功!”

龍軒大帝等人,操控古陣,想要與之對抗。

但是,他們驚詫發現。

天河古陣的陣法力量,竟然是在迅速削弱。

感覺到整個天河古陣的威勢在逐漸減弱。

玄黃宇宙這邊,那些方纔還露出嘲笑冷諷神情的修士。

表情都是在此刻僵硬,凝固,顯得有些滑稽。

“這怎麼可能?!”

無數玄黃宇宙的修士,都是驚駭無比。

彆說他們,就連龍軒大帝等帝境強者,都是有些傻眼。

這特麼是怎麼回事?

如果天河古陣這麼好破的話,恐怕早就被破了,不可能一直延續到現在。

連玄黃宇宙中,那些鑽研萬年以上的陣法大師,都對天河古陣束手無策。

一個外界來的後生小輩,怎麼可能破得了?

“莫非雲逍少主還是一位陣法天才,不過即便如此,未免也太令人驚歎了。”

東方輕舞,媚眸閃爍著連連異彩。

君逍遙的妖孽表現,一次又一次地重新整理了她的認知。

至於夏侯神藏,沉默無比。

他這位,五大天驕王者中的中聖。

威名和風采,完全被君逍遙蓋過去了。

可以說此刻,君逍遙的聲望,在帝族之中,再度攀升到了一個新的巔峰。

怕是所謂的五大天驕王者,威名都要被君逍遙掩蓋。

而全場,隻有君逍遙,嘴角含著一絲若有如無的笑。

情況,果然不出他所料。

在來之前,君逍遙對所謂的天河界,自然也稍微瞭解了一下。

而他也從月神那裡知曉了,天河古陣的一些訊息。

君逍遙的算計本來就很深。

他自然不可能,在有天河古陣的情況下,貿然行動。

但是,君逍遙想到了一點。

這天河古陣,來曆古老無比。

如果,和那位曾經的玄黃宇宙主人有關呢?

而君逍遙,從牧玄那裡,得到了一個金手指,就是那神秘的金色烙印。

君逍遙合理懷疑,這金色烙印,和那曾經的玄黃宇宙主人有關。

而金色烙印的能力,是推演各種功法。

之前,君逍遙還覺得,這金色烙印對他而言,有些雞肋。

因為他天資妖孽,根本就不需要額外的幫助。

但是後來,君逍遙一想。

如果用這金色烙印,推演天河古陣。

那麼,是不是就有可能,推演出天河古陣的關竅,從而將其擊破。

君逍遙覺得有這個可能。

所以他賭了!

而且賭成功了!

在金色烙印的推演之下,這道威力無窮,曾弑過帝的古陣,對他而言,如同紙糊的一般,脆弱不堪。

而在君逍遙的點破之下。

雲泰鬥等人出手,天河古陣以極為誇張的速度在瓦解。

而這時,玄武神殿的強者見狀不妙,竟是直接抽身而退。

“該死!”

龍軒大帝看到這一幕,目眥欲裂。

不愧是玄武,還真是縮頭烏龜,見情況不妙,拔腿就跑!

整個玄武神殿,都是開始撤退。

但是,更加讓人驚駭的,還在後麵。

但見遠處,再度有大片黑壓壓的軍隊碾壓而來。

為首的,赫然是北荒域無極城!

“殺!”

以無極城為首的北荒域軍隊,橫殺而來。

帝族這邊的修士,紛紛是露出戒備之色。

但讓他們愕然的一幕出現了。

那北荒域的大軍,竟是對著玄黃宇宙的修士衝擊而去。

“這……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玄黃宇宙修士懵逼了!

“少主大人!”

但見霍峰等幾位無極城霍家高層,來到君逍遙身邊,神情恭敬。

眼中,甚至隱隱帶著一絲狂熱。

因為種魔心經的關係。

擁有原初魔種的君逍遙對他們而言,就如同真正的神。

這是一種發自內心的,很微妙的感覺,但卻根深蒂固。

“什麼,這支大軍,聽命於雲逍少主?”

其他帝族都是傻眼了。

君逍遙一人,是怎麼能夠讓北荒域各方勢力心服口服的?

哪怕是一方帝族出馬,都不一定能做得到吧?

但君逍遙一人卻做到了。

君逍遙微微笑了笑。

他之前去了北荒域,自然是要做下一手準備。

“北荒域,你們這群叛徒,是想整域全滅嗎!”

龍軒大帝震怒,發出咆哮!

“現在還想著滅彆人嗎,先擔心擔心自己的性命吧。”

君逍遙搖頭道。

冇有了天河古陣的阻礙。

雲泰鬥等人,直接是鎮殺向那本就重創的龍軒大帝。

噗!

帝血飛濺,如同煙花一般絢爛。

有大道鳴動,帝隕之相浮現。

龍軒大帝,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