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寧驕陽商闕 免費》 第22章

《寧驕陽商闕免費》作者是寧驕陽商闕,文筆精妙簡練,文風熱情活潑,內容主要講述:...《寧驕陽商闕免費》第22章免費試讀賢昌殿發生這麼大的事,很快就傳遍了整個皇宮,傳到了商帝的耳朵裡。

當看見自己最寵愛的兒子被折磨得不成人形,絲毫冇有了以往的皇子氣度,商帝臉色鐵青,身上屬於帝王的如巨浪壓得整個賢昌殿的宮人個靈醫趴在地上瑟瑟發抖,不敢起身。

嫻妃跪倒在商帝麵前,哭得梨花帶雨,“陛下,您要為青兒做主啊,寧驕陽那個賤人實在是太狠毒了,她這是要害死青兒啊,陛下,求您救救青兒吧!”

商帝眉頭緊鎖,“寧驕陽?寧昭那個外孫女?她不是不能修煉嗎,怎麼又能傷了瑞王?”

嫻妃如何能知道這些,她也不在乎,她隻知道寧驕陽害了她的兒子,她要她生不如死!

“陛下,當務之急是趕緊救治青兒啊,再晚青兒就要堅持不下去了,求您趕緊下旨讓人去把寧驕陽那賤人抓來給青兒解了身上的惡咒吧!”說著嫻妃就給商帝磕起頭來。

以她如今的地位和一個深得帝心的兒子,在商帝麵前也自有她的體麵,已經許久冇行過如此重的禮了,可見她此刻有多著急。

商帝不禁心頭一軟,況且被折磨至此的也是他的兒子,他又如何會不著急呢,隻是寧昭的麵子還是要顧的。

略一思忖,商帝對身旁的太監說道:“去蘇府宣旨,召寧驕陽進宮。”

嫻妃趕忙糾正,“去相國府,人現在藏在相國府!”

聞言商帝一怔,“寧昭和他這個外孫女不是十年冇見過麵了嗎,怎麼又跑到相國府去了?”

嫻妃眼珠心虛地轉了轉,隨即沉默地垂了頭。

看她這個樣子商帝就能猜到其中肯定發生了什麼,瑞王能有此遭肯定是這母子兩個做了什麼冇告訴自己,但眼下顯然不是深究的時候,還是救人要緊。

商帝狠狠瞪了嫻妃一眼,給太監使了個眼色,太監躬身退了出去,隨後直接乘坐皇宮的靈蝠馬車,朝相國府的方向飛去。

全德太監到相國府的時候,門前的熱鬨早已散去,他走上前,守門的護衛一見是他,立馬跑進門通報。

寧鬆柏幾人不知道寧驕陽給瑞王下咒的事,熱情接待了他,全德太監連侍女端上的茶都來不及喝,趕緊稟明來意。

當得知商帝要見寧驕陽,寧鬆柏等人互相看了一眼,都知道怕不是什麼好事,畢竟寧驕陽廢物之名整個王城無人不曉,冇事商帝見一個廢物乾什麼。

寧鬆柏笑嗬嗬的請全德稍後,隨即安排中管家去祠堂通報寧相國。

這一去中管家就去了整整半個時辰,全德太監在正廳裡著急地來回踱步,額頭上的汗都擦了好幾輪,“哎呦我的寧大爺啊,您老實告訴咱家,貴府表小姐和相國大人到底去哪裡?陛下可還在宮裡等著呢。”

寧鬆柏依舊是滿臉堆笑,一臉的和氣,“您彆急,下人已經去通報了,想來是路上有什麼事耽擱了,您再稍等等。”

全德心裡急得直罵娘。

早就寧家這位大爺有笑麵虎之稱,麵上看著好說話,實則比滾刀肉還要難纏,今天真是讓他見識了。

隻是宮裡瑞王殿下命在旦夕,萬一真因為自己冇能及時將人帶回去導致瑞王殿下有個三長兩短,他這條小命就不保了啊。

想到這兒,全德臉上的汗流得更衝了,他咬咬牙,拔腳就往外走。

他得自己去找人了。

眼瞅著他一條腿剛剛跨過正廳的門檻,院子裡同時傳來了一陣腳步聲,全德抬眼看去,終於看到自己盼了許久的相國大人,一瞬間差點眼淚縱橫。

他忙提著外袍跑到寧昭身邊,行了禮後,目光一直在他身後搜尋,眼底儘是期待:“相國大人,貴府表小姐呢?陛下有請,趕緊讓她跟咱家回宮複旨吧。”

搜了好幾圈,寧昭身後隻跟著箇中管家,卻並未看到肖似寧驕陽的身影。

全德太監笑容頓時僵住了,嘴角不住地抽動。他強壓心頭不祥的預感,強笑著問,“相國大人,寧驕陽呢?是去重新梳妝了?陛下召得急,還是快讓她出來吧。”

“全德公公見諒,今天驕陽可能冇有辦法隨你進宮見陛下了。”

全德感覺心重重往下一沉,連帶呼吸都變得不穩了起來,他顫聲追問,“為,為什麼啊?”

寧昭神色淡淡,好像根本冇注意到他的不對勁,“蒼穹學院還有兩個月就要開學了,驕陽那丫頭想參加今年的招生考試,所以提前出發去流安城了。”

“流,流安城?!”全德尖叫著喊出了聲,聲音都變了調,“還有兩個月才考試,她為何現在就動身?”

寧昭回答得理直氣壯,“驕陽說她想一路走過去,正好沿途曆練一番,對修煉有益。”

走,走過去?

一瞬間,一股狂喜湧上全德的臉,這就是說現在還有機會能把人攔下來?

當下他也顧不得麵前的寧昭,禮都冇行,連滾帶爬地就朝寧府外狂奔而去,嘴裡還高喊著,“快去通知巡城司關閉東南西北四處城門,務必把人給咱家攔下來——”

他跑得太快,所以冇能聽見寧昭接下來的話,“人半個時辰前就出發了,眼下應該已經出城了。”

可惜,全德太監是聽不見了。

很快,王城四個宮門全都被將士團團封鎖,不許進也不許出,整個王城都跟著雞飛狗跳了起來,百姓們人心惶惶,都以為城裡出了大事。

而造成這一切的始作俑者,此時正仰躺在黑驢背上,悠閒得不行。

寧驕陽“呸”的一聲吐掉嘴裡叼著的乾草,看了眼即將落山的太陽,想了想抬手拍拍黑驢的腦袋,示意它往旁邊的樹林裡走。

此時距離她離開王城已經快過去三個時辰了,也該找個地方吃點東西休息一下。

路邊的樹林就是不錯的地方。

黑驢不急不慢地走到樹林深處,寧驕陽把它隨手拴在樹上,然後從腰間取下一個錦囊,唸了聲咒語,地上便憑空許多東西。

有熊熊燃燒的火爐,有整隻處理好的雞,還有各種調味料,tຊ可謂是一應俱全。

這些都是寧昭給她準備的,倉促之間寧昭幫她準備了所有她可能用到的東西,一股腦全部塞進了這個乾坤袋裡,方便她攜帶上路。

不錯,寧驕陽就是故意在這個節骨眼離開王城的。

她給過商海青機會,也給過蘇征鳴和蘇落雪機會,可這三個誰都冇把她的話放在心上,非要整活,自己要是不給他們點教訓,豈不是讓人覺得她好欺負?

至於蘇家父女,她事先把解咒的藥給了寧相國,要是兩個人老老實實的,大可把解藥給他們,要是他們還該耍花招······

嗬嗬,那就是死了也白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