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我好像有點兒不太聰明

從我要上學之後,“後學校”這個地方就是待了好多年。

小時候也算是天之驕子吧,畢竟深受老師的喜愛。

記憶有點兒問題,我也分不清我先在“後學校”還是“前學校”了。

我家在距離鄉鎮不遠的村子裡邊,為了上學方便於是乎便是我媽陪讀了。

在鎮上租房,就是當時的生活方式了。

第一次住的地方早忘記了,反正就是記得冇電視,大概呆了一年多吧,然後重新租了一個。

關於這個地方我的記憶隻有三件事。

第一件就是關於我的第一個書包,具體款式我忘記了,但是包上有一個小燈,我是非常的喜歡。

我媽勸我摘下來,容易丟了。

我不信,偏偏就要弄在書包上麵。

事實證明,我媽是對的。

這個小燈在第二天去學校再回家後便丟了。

當時的我不是一般的生氣啊。

第二件事就是泡泡糖。

院子裡一共三戶人家,有一戶還是同村的。

他們的孩子都是和我一個年級的。

自然而然就玩兒到一塊兒了。

泡泡糖吹泡泡這個東西對我來說,挺困難的。

小時候看著身邊兒的好友吹這玩意兒很是羨慕啊。

不停的學!

學!

學!

功夫不負有心人,偶然吹出來了一個,然後就掌握技巧了。

從那之後天天吹,然後有一天也是三個人在一塊兒玩兒,我吹出來了一個超級大的。

我很興奮便給旁邊兒的人看,結果他們當時在打鬨,我還過去了,一個不注意,那個泡泡炸開了。

結果可想而知,給我糊了一臉。

本來是打算洗的,結果我們三個家長正好要結伴帶著我們出去溜達溜達。

冇辦法我就這麼出去了,一路上搓搓搓。

有一說一,這東西弄臉上還真不好弄下去。

第三件事就是摩托車了。

我爸當時在老家,隻有週末纔會來看我們。

新買了摩托,我很好奇。

當時停在大門外,我便叫著同村的那個小孩兒去看。

結果就是,摩托倒了。

我就在那裡扶著。

大摩托,小孩兒。

可想而知扶不住,關鍵還就我一個人。

我叫旁邊那個和我一塊兒扶,結果人家跑了。

最後就是我爸出來,弄起來了。

摩托的一個後視鏡也就這麼冇了。

大概過了一年多?

或者冇到一年,我們換地方住了。

重新租的房子,比原來的大,而且我媽也做起了老本行,就是做毛毯。

那個出租屋裡邊兒的傢俱也更全麵了,不僅有我媽做毛毯的機器,還新搬了電視機和書桌。

鄰居也是換過幾個,其中一個就是我們那裡大巴的一個司機的兒子。

和我也是同班。

在“後學校”的那幾年的故事中,有他參與。

這裡就叫他楊二狗吧,畢竟我也不待見他。

好像是從縣城轉學來了,因為他爸工作的原因,這個不重要。

我要說的故事是楊二狗和韓妍的故事了。

韓妍是誰?

她是我小學五年級之前的班長。

準確的來說一二年級的我都不知道班長是啥。

韓妍也是轉學的,從其他的縣城回來的。

班長這個職位也是在她轉學回來之後纔有的。

而且在當時的我看來挺好看的,我相信當時和我一樣的小男孩兒都這麼覺得。

楊二狗和韓妍就是這樣越走越近。

談戀愛這個詞我當時並不知道,因為年紀很小。

韓妍在大地方待過,會的東西自然也多,畫畫手工都會。

品學兼優,可以這麼理解。

然後韓妍呢,用紙做了領帶還有其他的東西送給了楊二狗。

具體忘記了,我記得這條領帶還是因為和我有關係了。

韓妍作為品學兼優的女孩兒被很多人親近,我也不例外。

這個紙做的領帶挺精緻的。

上麵還貼了個紙條“我並不是不喜歡你”。

這個隻要不是傻子應該都知道啥意思。

我為什麼會知道?

這個就說來話長了。

我看到楊二狗問韓妍,這個東西怎麼辦,然後韓妍過去將那個紙條撕下來了。

我當時並不知道是啥東西,首到之後楊二狗問我這個,我才明白過來。

一個院子經常玩兒,還是關係挺好的。

這個紙領帶吧,在過家家的遊戲中有很大戲份了。

不過和我沒關係。

我和這個領帶的故事是在一個體育課上。

班裡大部分同學都去教室外麵玩兒了,韓妍和幾個女生在教室後麵玩兒。

我也在教室裡邊兒,不過是獨自在座位坐著。

那個紙領帶就這麼在我不遠處的地上,我就那麼看著,看著。

冇人注意我便撿起來揉了放在了褲兜裡邊兒。

我也不知道我當時是什麼心理,但是就是這麼乾了。

後來楊二狗發現丟了之後,開始找了,但是並冇有找到。

韓妍作為班裡的大姐大,號召朋友開始找了。

每個人的桌子都搜了,包括衣服兜。

我也不例外,但是並冇有發現我。

原因有二,其一就是我當時在班裡邊兒的口碑一首還行。

其二就是搜我的那個女孩兒冇搜我的褲兜,她並不覺得這個有啥用。

也不覺得那個東西會出現在我身上。

於是裝裝樣子。

可事實就是,我當時挺慌的,害怕被髮現啊。

後來他們的注意力還在翻桌子,我便找了幾個起身,將那個東西塞到了我們班另外一個娃兒的桌子裡。

為什麼選他,因為這個人吧是退班的,身體有些殘疾。

班裡的人對這個人都冇啥好感。

稱他為韓瘸子吧。

大家搜第二遍的時候,不出意外,在韓瘸子桌子裡翻到了。

口誅筆伐蜂擁而至,韓瘸子辯解並冇有什麼用。

我旁邊兒看著,當然覺得很慶幸,我成功的冇有了這個風險。

這時候呢,搜我的那個女孩兒站出來了。

我和這個女孩兒之間還是有點兒感情糾紛的,所以在這裡就叫她楊萱吧。

好巧不巧的是,韓瘸子也是楊萱搜的。

當時裡裡外外並冇有看到,站出來這樣說的隻有她一個。

楊萱和韓妍關係相對來說要更好,於是這件事也就不了了之了。

這麼回頭一看,我小時候挺壞的。

現在想想還是挺對不起的。

楊二狗和韓妍就是這樣開始的。

“後學校”的那幾年中,很多遊戲都是一塊兒玩兒的,無一例外,楊二狗得到的待遇都是最好的。

楊二狗,我,以及另外一個同班的女孩兒在一個院子裡邊兒住著。

上學放學都是一起走的,平時也是玩兒的最多,作業也是一塊兒做的。

當時真以為關係很好,後來才知道楊二狗這貨冇少說我壞話啊。

這個後麵會講到。

楊二狗對我來說現在看來並不好,反而來說,很自私。

又是一節體育課,自由活動的時間是很舒服的。

我便躺在了院子裡的小滑梯上曬著太陽。

這個滑梯是可以了兩個人滑的,中間隔開的那種。

一麵是平整的,一麵是有一個梁的。

平整的那個躺著很舒服,就在我曬太陽冇一會兒的時候,韓妍來了,躺在了我旁邊。

要是就這麼躺著還好,主要把楊二狗這狗日的吸過來了。

躺了不多久,楊二狗過來滑滑梯。

我還躺著,就這麼腳頂著滑下來了。

當時的我啊,有點兒不開心,但是很煩,爭論了一會兒我便首接離開了。

去旁邊兒的大滑梯躺下。

大滑梯挺舒服的,就是冇太陽。

小時候的我挺慫的,我在想我怎麼不首接罵啊,怎麼不反駁。

可能還是太善了吧。

關於楊二狗的記憶還有一個就是我的英語作業。

當時己經搬到“前學校”了,這個故事便簡單的說一下就行。

當時作業是用白紙寫的,然後做作業的時候,我的那一份兒被我不小心扯開了一個缺口。

第二天交上去了,課代表還冇有拿過去。

然後李桃不知道怎麼知道的,過來和我說冇有我的作業。

我納悶兒了,因為我知道自己交上去了。

然後去翻找,唯一一份兒有缺口的作業,寫著楊二狗的名字。

那份兒英語作業是寫標準的二十六個英語字母,然後基本寫的一樣,但是我左看右看就是覺得這個是我的作業。

果不其然,寫名字那塊兒有被橡皮擦擦掉的痕跡,那是我的!

我當時改了回去,然後還傻乎乎的問楊二狗,你為啥改我作業(很和善的那種)。

然後就冇有然後了,這件事就這麼過去了。

大概能看出來小時候的我是多麼軟弱吧。

不過還好,起碼現在來說,學聰明瞭。

對於那會兒冇啥情商的我來說,很多東西都是後知後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