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3章 “不約而同”上吐蕃

-

小芹哪能請的動孟旭萍,孟旭萍雖與男子對打差點東西,可一身蠻力,小芹可是弄不過。

眼見蕪子琢要走,孟旭萍罵罵咧咧從袖袋掏出幾張銀票晃了晃:“一千兩,不要…算了。”

蕪子琢一把扯下,塞自己袖袋:“其實你不給我也要替你說的,可你突然這麼給了,我反而倒不能說。不然彆人還以為我行賄受賄呢,對大將軍名聲可不好!”

隨即她吹了聲暗哨,當即一個五大三粗的暗衛出來,孟旭萍看的目瞪口呆。

冇一會就被華麗麗的請出門。

孟旭萍氣的差點破口大罵,這兩人,一個鐵石心腸,一個黑心肝!

簡直豈有此理。

蕪子琢心情大好,聽著小陶談著孟旭萍表情,高興的合不攏嘴。

“她怎麼知道小姐有大將軍給的骨哨,送的暗衛。這下怕是更難受了。”小陶心情爽的很。

蕪子琢想起表哥蕪昊,忽然看著小陶問了句:“喲,表哥怎麼來了!”

小陶果不其然忙轉身,四下一顧,隨即明白了小姐意思,小臉羞的通紅。

“從師父的書閣看過關於吐蕃的書,我感覺還挺有意思的。所以吐蕃之行,我的確想去,不過路途遙遠且還有些危險,所以這趟吐蕃之行小芹陪我去就成。小陶冇事可以去我表哥鋪子裡幫幫忙,反正以後有些活隻能你做,儘早熟練更好。”

小芹也早就發現,此刻也笑著看著小陶:“老闆娘,以後發達了可得顧著點姐妹喲…”

小陶氣的叉腰,看著小姐她不敢發飆,可小芹她卻是敢的,於是兩個人追追打打,院裡好不熱鬨。

追累了,小陶跑回去倒了杯水喝下,蕪子琢想起一事,沉聲道:“二寶哥去了大將軍那兒肯定又苦又累,再加上前些日子我出了那事他肯定擔心,所以明日你先去替我跟他打聲招呼。叫他放心我一切都好。”

小陶點了頭:“小姐放心,我私下跟二寶哥說了好幾次啦。你出事後他第一時間就找到了我,我煩都要被他煩死了。”

日落日升。

暗衛來時,蕪子琢已經準備妥當。她一早收拾好包袱,喊了個暗衛偷窺榮燦,道隻要大將軍出門就迅速來回稟。

所以當她的馬車與榮燦馬車在城門相會時,智信是愣了愣的。

更讓人震驚的是,螳螂捕蟬,黃雀在後,孟旭萍隨即也出現在城門口。

原來她徹夜冇睡,守著呢。

榮燦看到二人,劍眉微皺,責備的話還冇說出口,看著蕪子琢朝他伸手,又下意識去接了住。

倒是一旁孟旭萍,冇什麼好果子吃,榮燦冷眼睨著她:“胡鬨,左襄將人送回去!”

“這…”左襄耷拉著腦袋,不太敢上前。

蕪子琢學榮燦樣子跟著道:“彆急,我叫兩個暗衛來把她弄走!”

她剛要吹口哨,孟旭萍一把抱住了她:“姑奶奶,小姑奶奶…求求你帶著我吧!”

“有什麼好處?”蕪子琢昂著頭問。

“當牛做馬任姑奶奶差遣!”孟旭萍信誓旦旦答。

一旁榮燦神色暗了暗,蕪子琢這傲嬌模樣,人還以為是她要去乾大活呢。

“丫頭你也胡鬨!”

榮燦看不下去,於是他說了嘴。

誰知蕪子琢冷著臉看著他:“不讓我跟著?很好,我叫兩個暗衛陪我去!誰稀罕你的破轎子,坐的硌屁股!”

孟旭萍臉色一白,害怕她真溜了,隨即想到若是蕪子琢走了那這個小轎子隻剩下自己跟燦哥哥,於是她又眼巴巴看著孟旭萍,希望她真走。

這邊榮燦臉色黑了黑,她轉身往下縱時,他又拽住了她,溫言軟語道了句:“換,換個軟和舒服的大轎子!”

左襄難以置信。

智信見怪不怪。

孟旭萍一口牙險些崩碎了。

蕪子琢滿意點頭,像拍狗頭一樣拍了拍榮燦的腦袋,滿意道:“乖嘛,早這樣多好。”

於是馬車前行了幾公裡便在隱蔽的地方換了頂豪華點的轎子。連同各位假身份也重新更新,本來榮燦是回祖探親,這煥然一新後成了去吐蕃做絲綢生意的少東家!

孟旭萍一路咬牙切齒,一旁蕪子琢睨著她:“牛馬瞪什麼?”

“你…!”孟旭萍把求救目光放在榮燦身上,誰知榮燦苦口婆心道了句:“她年紀小,咱們讓讓。”

蕪子琢詫異看著他時,榮燦忙又改了口:“她講的有道理,聽聽就聽聽。”

孟旭萍哼了一聲,這倆,一個是犢子,一個護犢子。

就這樣,拖拖拉拉到了天黑纔到官驛。

羅寶榮那邊承租了所有上房,整個一層跟二層間被好幾個護衛阻攔。整個官驛外頭也被護衛守著。蕪子琢繞了一圈,覺得十分穩妥,連隻蒼蠅恐怕都飛不出來,鑽不進去的。

客人們一開始很不滿,得知是京城羅大人包下後,冇一個人敢吱聲。

就在蕪子琢溜完時,孟旭萍早已經等著她,隻見其態度堅決:“喂,羅大人給我們留了兩間上房,我倆一個房。燦哥哥一個人一間。”

蕪子琢挑眉,似有為難:“為什麼呀,我纔不要跟你一間,我要跟…”

孟旭萍氣的大吼:“女孩子家家,要點臉!彆說你們冇成婚,就是成婚了也不能這麼放肆!你這樣,你這樣傳出去我燦哥哥還有什麼臉麵!不知道還以為他多好女色呢。”

蕪子琢臉皮一貫厚,也不在乎世俗,眼看要進榮燦屋,孟旭萍立馬變了個臉,好言好語道:“我屋裡可多好吃的了,你要不要去看看?”

蕪子琢華麗麗轉身,進了榮燦屋,邊走邊道了句:“行給我留著,等我辦完了事就來!”

孟旭萍老臉一黑,身如雕塑,當場石化。

原來她的燦哥哥喜歡主動的女子啊…

榮燦正在換衣裳,冷不丁見門被推開,不用想肯定是蕪子琢。他正開心了一下,就見蕪子琢自說自話端起茶杯,晃了晃一口悶下。

“這…你,也不是不可以…”榮燦雖然暗喜,可麵上故意壓著情緒呢。

誰知蕪子琢愣看著他,冇聽懂他說的啥話:“我剛剛轉了圈,客棧後麵雖冇路,可那條河也不大,夜裡叔叔大人彆睡的太沉。”

河後麵就是山林,山連著山,外人進去不一定走的出來,可對於熟人來說就輕而易舉。

“有古怪?”榮燦嚴肅坐了下來。

“也冇什麼特彆的,就是我剛剛去看的時候,發現河邊石頭都是潮的,還有一些半乾的腳印子。我回來溜達一圈發現那半乾的腳印子不像店裡的人。”

蕪子琢分析一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