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存期待

-

謝進的鬧鐘鈴聲響起,他們聊天時間到此結束。

“我下麵還有戲要拍,就先過去。”做來一個走的手勢,挺可愛的。

她也會提前到片場,熟悉要拍攝的片段,敬業精神值得表揚。

在謝進走之前,兩人互換了聯絡方式,看來以後,在演戲的道路上自己不再是孤單一個人。

“我們有什麼事情就可以找彼此了。”

易楠婷默認了,“不再耽誤時間了,快去吧!”

等他走遠了,易楠婷才發現自己妝造還冇有卸,小跑去找妝造老師卸妝造。

卸完妝,易楠婷禮貌的與化妝老師蘇丹亦說謝謝,並分享慧姐給她洗的水果。

“楠婷,你真的是太客氣。”從果盤拿起一小把,“我都不和你客氣,你也不必對我太客氣。”

本來她是專門負責女一造型的,可黎雨萱點名不要她畫,這不是在**裸的羞辱她嗎?

她可不是受氣包,在圈子裡還是有點名氣在的,不畫就不畫,她還不願意伺候有公主病卻冇有公主命的人。

以黎雨萱的人品,隻怕將來她親自來請她做造型,她見不見還有先考慮一下。

來給易楠婷做妝造,她是做過最正確的選擇。

不會主動要求給她上比過女主的妝,至於,她為什麼會這麼說,當然是經曆過這種奇葩事。

易楠婷偶爾會和她商量女二適合戴什麼配飾,儘可能的把書中女二紙片人帶出書本,展現給大家。

她喜歡吃葡萄,跟她分享,“其實,我真的想對你不客氣,想讓你成為我專用的造型師。”

要不是黎雨萱眼拙,她也不可能與遇到化妝怎麼好看的姐姐。

蘇丹亦也是喜歡她的,“我覺得可以的,隻不過你公司那邊不會同意的。”

自己還是公司簽約的,要是自己做了老闆,肯定給她高薪水也要把她留下。

“我現在的實力還是太弱小,假以時日。”

想自己當自己的老闆,是很艱難的事情,蘇丹亦冇有嘲諷她,而是站在她這邊的,“希望那一天快點到了。”

易楠婷還要揣摩一下劇本,讓她前走。

背台詞時,卻來了一位不速之客。

笑得十分假,明眼人都看得出來,“楠婷,你還在這裡,真的是太好了。”

“雨萱姐,有什麼事情嗎?”易楠婷十分肯定,她是來找茬。

兩人的地位懸殊,易楠婷不得不與她周旋,熱情的邀請她坐下。

黎雨萱手搭在她的肩膀上,“楠婷,我的奶茶被攔住門口,助理去幫我取三日之後的電影首映禮要穿的禮服,晚上我還有戲拍,時間有點趕,你可以幫我拿一下嗎?”

她身邊巴結的那麼多,為什麼偏偏找上她,答案在她進門的一刻就寫在臉上。

“這樣啊!雨萱姐,反正我也冇有事,我就幫你拿。”

黎雨萱“感激”的拉住她的手,“那真的是太謝謝你了楠婷,你能不能快點幫我拿過來,奶茶冷了就不好喝。”

等她走了,用濕紙巾擦乾淨自己的手,扔進垃圾桶裡,口裡喃喃自語,“要不是看你不爽,你幫我拿奶茶都不配。”露出來三分滑稽,七分嘲諷。

拍戲期間是不允許外麪人進來,片場離門口走要半個小時,還要求不能涼。

易楠婷不知道在哪一方麵得罪她,高高在上的人想整誰,哪裡需要理由?

跑步她是可以的,控製體重要從飲食和運動出發,運動占重比,穿著高跟鞋卻不行。

好在路上遇到了謝進,兩人接力把奶茶送到了黎雨萱的手中。

晚飯時,易楠婷簡單的和助理說自己交新朋友。

在冇有聽到名字前,宋巧慧還挺欣慰,她終於知道為了自己事業做出一些努力,聽到名字,她傻了,“怎麼是他啊!”

“他怎麼,我冇有資格與他做朋友嗎?”

易楠婷給她夾肥瘦相間的紅燒肉,“我覺得他為人好,很注意到我的情緒變化,演技我是認可的,儘管跟好的比不了。”怕她擔心,還是冇有把下午的事告訴她。

宋慧剛想開口說話,就被她打斷了,“慧姐,我知道你為什麼如此的反感,你怕那些媒體拍到我與他走的近,對自己會有不好的影響,他蹭我的熱度。

你換個方向看看,我與他半斤對八兩,你也知道我不喜歡與虛偽的人交好,他是唯一一個我想主動搭話的人。”

俏皮的姑娘趴在她的肩頭,真的是拿她一點辦法都冇有。

易楠婷為人處世,她是十分清楚的,對劇組裡的人很平淡,

“你們之間的事,彆被狗仔拍到,我不想你的努力再一次不被人看見。”

“慧姐,孰輕孰重我知道。”

兩人冇有對手戲的戲份,冇有戲時,光明正大的去探班。

次次都在不耽誤他們演戲的角落看,謝進白嫩的麵容卻引起了黎雨萱的注意,走到他的身邊,開口質問他,“你是誰?演什麼角色?我怎麼一次都冇有看過你?”

三連問,讓謝進想當場開罵,考慮到他目前什麼都不是還是不要得罪人,退一步也不會怎麼樣?

謝進恰好也認識她,向南給他的演員名單中就有她。

昨天她刁難易楠婷的事,他是知道的,忍住想吐的感覺。

“雨萱姐好,我叫謝進,在劇裡演的是不起眼的小角色,就不配進你的耳。”

黎雨萱就喜歡這種大家對她畢恭畢敬的態度,不想某些人,又一個眼神對她掃了過去。

“你來做什麼?”

謝進大大方方的與她解釋,“觀摩前輩表演,希望從中學到一星半點,我就已經很滿足了。”易楠婷比他先入行,算的上是他的前輩。

有些事情,他很是很清楚的,不該說的話還是少說為妙。

黎雨萱自動的把自己帶入其中,“多多學習是好的。”

謝進站的筆直的,如聽訓一般,“多謝,雨萱姐的教誨。”

“不客氣。”

好在,說完她就去纏著洛澤,謝進鬆了一口氣,真的不想與她過多的糾纏,累。

注意力再一次集中在易楠婷的身上,她完全把自己融入角色當中,都冇有注意她的出現。

導演喊“卡”,易楠婷纔在人群中找到他,兩人對視了一眼,他就出去了。

在走廊上,謝進如約等到了她,二人換上現代人的衣服。

易楠婷悄悄的靠近他,拍打他的肩膀,突然出現在他的麵前,“謝進。”

每次如此,兩人慢慢的培養出來默契。

謝進給她送上了水,“給。”

按道理來說,是不應該隨隨便便接彆人的水,事事上麵還是留一個心眼好,易楠婷很信任他,大口喝下,“你一開始和她說什麼?”

“怎麼,害怕我跟她說你不好的言論?”調侃同時真心的欣賞她,明明看見他,還能專注在角色當中。

易楠婷根本就不在意,“要是你真的想和她交好,還用等到現在?”

心裡感應的到,謝進和是她一路人,就算她的選擇真的是錯的,她也會及時止損。

“她主動找我搭話,隨便談了二句,就跑去找收工的洛澤了。”

兩人收工早,戴上口罩去外麵吃一頓。

易楠婷先和慧姐打了一聲招呼,“慧姐,我和謝進出去吃頓飯。”

宋慧立刻回她,“彆喝酒,你接下來的戲份很重要。”

她回來一個俏皮的表情包,“已經和我經紀人說好了,我們走。”

一上來,易楠婷就點酒。

“你經紀人不是說,不讓你喝酒的嗎?”

“小酌一杯,我還是可以的。”

謝進不再攔住,“要是你喝多了,我安全的送你回去。”

不想趁人之危,看來真的有點東西哈!

他們點了三葷一素,外加一盤點心。

易楠婷想給倒酒,“你不想來一點?”

“我酒量很不好,就算了。”

“那煙,你會抽嗎?”

謝進給自己倒了一杯白開水,“也不會。”

樣樣都不會,多少讓易楠婷有點吃驚。

“你白白淨淨的,怎麼會想到闖娛樂圈?”煙不會抽,酒多少應該會一點,難道他在這裡扮豬吃老虎?

其實,白紙有可塑性。

“我是星探發掘的,剛好當時放暑假,缺錢就進來闖闖。畢業後,找不到合適的對口工作,再一次的栽進裡麵。”

要不是在那段時間,喜歡上演戲,不可能去揣摩一個不起眼的角色。

易楠婷手上拌著拌麪,“你有冇想過,考專業的表演學院?”

“曾經想過,同時也考慮了很多。

我覺得演員是吃年輕飯的行業,等我畢業出來了,隻怕會麵臨著再一次找不到對口的工作,還不如從小角色演起,不斷的學習,結果是一樣的就可以了。”

看來,謝進對於自己以後的發展也有一個初步的想法,正在實行的過程中。

“我相信我們不斷的努力,會有站在最高領獎台的機會。”

不僅,易楠婷堅信,謝進也一樣堅信。

兩人碰杯,“我們可以的。”

之後,談到他們正在拍的戲,謝進感概萬分。

“楠婷,我可以怎麼叫你嗎?”

易楠婷放下筷子,坐端正,“當然可以,我們是好朋友。”

“其實,我有點不想讓戲快點拍完,那樣我們以後就很難再見麵了。”他緊緊的握住飲料杯。

謝進有這個想法,身為好朋友的她,也是一樣的。

“謝進,我們有共同的目標,而且在同一個圈子,我們就還有再見麵的可能,要心存期待,好嗎?”

謝進再一次與她碰了一個,“心存期待。”

在她喝下第三杯是,謝進果斷的搶下酒,“楠婷,你已經喝了三杯了,不能再喝了。”

易楠婷拿出化妝鏡,臉冇有紅,看完收回包裡,“行,聽你的。”

“我挺期待與你能有一部,想想應該會很精彩。”兩人對角色愛如珍寶,到時候可能會碰撞出意想不到的精彩。

“那我們在這裡做下一個約定,不管誰先紅了,有適合對方的角色,記得幫對方爭取,怎麼樣?”

“我會努力的,你有需要我的地方,不用客氣。”

易楠婷莞爾一笑,“看來,我在娛樂圈也有自己的人脈了。”

現在,彼此的實力很弱,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不要小瞧任何正在努力的人。

謝進送她安全的回到酒店,開門的是慧姐,看來她很在意易楠婷。

“慧姐好。”

“你好。”

易楠婷不喜歡她的正經,上前一步牽起的她的手,“慧姐,熱情點。”

“你……”

謝進自動退一步,“慧姐,我明天還有戲份,我就先回去準備。”

相□□了一個頭,謝進和她們說了一句晚安,就離開了。

“怎麼樣,人品還是不錯吧!”

宋慧絲毫不在意他的人品怎麼樣,“我和他打交道的機會不多,冇有長時間瞭解,我不能輕易的下結論。”

“好吧!我個人覺得他人很好,演戲也專注。”

宋慧輕輕的點了點她的腦袋,“你啊!真的就是一個戲迷,遇到也專注演戲的,你顯的格外的熱情,以後會吃虧的。”

“我不怕吃虧,事事不會太順,我需要的是去嘗試。”

不能因為擔心而不去做,路是走不遠的。

易楠婷有自己的想法,想法也格外的超期,簡直就是人間清醒,明白自己在什麼位置和接下來應該怎麼走。

“好了,我們不要再談論他了,你也去休息,戲已經進入末期,不能鬆懈,知道嗎?”

“明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