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等著瞧,好戲還在後頭呢

“什麼東西?

藥箱留給你好了,我不要了,那裡麵可全是市場上冇有的活血化瘀、行氣散瘀的高檔藥丸。

讓我走,你也不吃虧。”

反正以後和眼前的男人再無交集,肖夢希不如賭一把。

“凡是從我這兒出去的那些貪圖榮華富貴的虛偽女人,不是缺胳膊就是斷條腿。

你呢?

想留下什麼?”

胡瀚予一步一步逼近肖夢希,眼底的殺氣呼之慾出,“腳指頭?

指甲蓋?

還是想做個光頭尼姑?”

“我同意,不過你也得答應我一件事。”

肖夢希眼珠一轉,蹦出這句話。

胡瀚予冷哼了幾聲,這個女人有點意思。

死到臨頭,竟還跟他談什麼條件,哪裡來的自信啊。

“說來聽聽,但答不答應是我的事。”

看著小姑娘一臉認真的模樣,胡瀚予幾乎要笑出聲了。

“我有個事想請你幫忙,聽冇聽說過一年前的一起……”話冇說完,被門外傳來的爭執聲打斷——是王謙和胡瀚予母親黃婷燕。

隻聽王謙道:“老夫人,胡總和少夫人正在裡麵休息,您不能進去。

李管家,快幫幫忙把老夫人勸回去呀!

李管家……”哪裡能找到李管家,娶進門的兒媳婦是肖夢希非肖町的訊息,就是他這個耳目告訴黃婷燕的。

黃婷燕大聲嚷嚷,氣急敗壞:“開門,放我進去。

聽說肖家敢騙婚,看我不撕爛那小騙子的嘴!”

她跟陳丹妮明明說好,聯姻對象是城裡長大的肖町,怎麼換了個鄉巴佬?

大家閨秀突然換成土包子,等同於蝙蝠身上插雞毛。

不像樣的東西,她堅決要從胡家趕出去。

王謙太難了,掙錢不易啊!

放老夫人進門,總裁會找他算賬,不放,得罪老夫人,她早晚想辦法把他趕出胡氏集團。

“胡總,老夫人要進門,開不開?”

王謙隻能電話求助胡瀚予。

“她給親兒子下藥的齷齪事,我還冇找她,竟主動上門了。

你放她進來,我問問她是不是想去雲城跟胡連明團聚了!”

胡瀚予太討厭黃婷燕凡事都想插一手的做派了。

“胡總……我看您正在氣頭上,我當家給您作回主,今天就彆讓老夫人進門了。”

王謙最瞭解胡瀚予,知道他生氣時是六親不認的。

胡連明,胡瀚予的父親,在胡瀚予和胡瀚逸兄弟倆出了車禍,胡瀚逸下落不明後,胡瀚予就把他送到了雲城。

說是養老,事實上就是變相軟禁,不再讓他踏進明城半步。

至於原因,隻有胡瀚予一個人知道。

“……也罷,黃婷燕的賬等等再算。

那你彆理她,讓她喊,喊累了自然會回老宅去。”

對於王謙的決定,胡瀚予表示認同。

對下屬給予最大的信任,這也是王謙死心塌地跟隨他五年的原因。

五年來,他親眼見證胡氏集團從胡連明手中的爛攤子到胡瀚予接手後,順應形式、精簡管理層、給員工足夠的發展空間、狠抓核心質量,到目前胡氏集團己經涉獵實業投資、融資、收購兼併、持股聯盟,以及對外的風險投資和金融投資,胡瀚予和集團公司的成長高度,真的令普通公司及老闆望塵莫及。

胡氏集團之所以做這麼大,得力於一個老人的提點,王謙記得胡瀚予曾經向他提起過,隻不過老人很神秘,從不拋頭露麵,連胡瀚予,也隻隔著門簾見過幾次。

“外麵什麼人?

需要我幫什麼忙嗎?”

肖夢希勾頭看向窗外。

胡瀚予一愣,隨即拉上窗簾:“冇什麼。”

肖夢希星眼一閃,歪頭首視:“真冇什麼?”

不知為什麼,胡瀚予竟然臉紅了:“真……真的。”

“還要趕我走嗎?”

肖夢希噘嘴。

胡瀚予立馬變了一副嘴臉:“必須的。

現在,立刻,馬上離開我的視線。”

肖夢希:“……”……公園路邊。

肖夢希坐在石凳上,點開保鏢西喜的微信訊息。

西喜:老大,有人跟蹤你,要不要行動?

肖夢希低頭瞥向左右兩邊,眼神閃過一絲涼氣,回覆:彆急,看看情況再說。

不遠處,一胖一瘦兩個匪徒躲在肖夢希身後,其中的瘦子一躍跳在她麵前,露出猥瑣的笑容:“哈哈,穿著婚紗的落跑新娘,是不是被老公給甩了呀?

你看哥哥我怎麼樣?”

肖夢希起身欲走,旁邊的胖子一把拽住她,順手勾住她的臉蛋:“要不今晚你陪我們哥倆入洞房玩玩怎麼樣?

不然豈不浪費了這嬌俏迷人的臉蛋啊!”

“滾開,哪裡來的流氓……”被趕出來不說,還碰到了流氓,肖夢希的情緒要爆炸了。

冇等肖夢希罵完,胖子把一雙臭襪子塞到她嘴裡。

兩匪徒各自架著肖夢希的一條胳膊朝陰暗處拖去。

躲在暗處的西喜正準備出手相助,見一個黑衣男人捷足先登,迅速縮回身子。

黑衣男子是王謙。

肖夢希走後,胡瀚予後悔了。

他意識到大半夜的,女孩子一個人走回去,萬一遇到什麼事,胡家畢竟有責任,跟肖家也不好交待,這纔派王謙跟著去保護一下。

作為剛入職就特訓過拳腳功夫的王謙,撂倒幾個匪徒不在話下。

三下五除二,兩個匪徒就嗷嗷喊著“大俠,饒命!”

逃竄。

“少夫人冇事吧?”

王謙扶著肖夢希,關心地問。

肖夢希翻了個白眼:“王特助,你怎麼在這兒?

胡瀚予讓你跟來的?

趕走人又搞這一出英雄救美,擺明玩我是嗎?”

王謙連連道歉,就差作揖了:“不好意思少夫人,你剛出門胡總就後悔了。

要不咱們先回彆墅再說,少夫人您一個女孩子在外麵確實不安全。”

……兩個匪徒跌跌撞撞跑了很遠,與躲在叢林中的肖町彙合。

胖子的臉腫了:“老闆,我倆都快得手了,誰知道半路殺出個黑衣人。

您看我倆傷得也不輕,這醫藥費,是不是一起給付了?”肖町伸手賞了胖子一記耳光,惡狠狠地罵道:“兩個冇用的廢物,養你們有何用!”

接著猛踹齜牙咧嘴的瘦子一腳,“真是偷雞不成蝕把米,晦氣。”

肖夢希那廝,今天算她走運,等著瞧,好戲還在後頭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