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初識

第二天清晨,天還冇亮呢,陳緣的父母就叫他起床了,因為第一天上課得早點到夫子那,可不能給夫子留下壞印象。

吃完早飯,陳緣一個人來到夫子門口。

這時候天纔剛剛亮,他就看見夫子站在屋後望著寒湖發呆。

等陳緣到了,夫子也很激動,對陳緣說:“道友,昨天真是冒犯了。

不知道友能不能講講有關記憶的事,也讓我長長見識。”

陳緣看著眼前的夫子回答道:“不是我不想說,是我不知道該怎麼表達。

我的記憶和這裡的說話方式、發音都不太一樣,意思也對不上。

所以簡單的還能說,太複雜的就說不出來了。

所以還得請夫子教我文字和知識。”

夫子看了看說:“也是,看來你前世應該不是我們大晉的人。

知識表達都不一樣。

那我先教道友認字怎麼樣?”

陳緣趕緊說道:“師者傳道授業解惑,夫子您不用叫我道友,叫我青鸞或者名字就行。”

陳緣第一次係統地看到大晉的文字,大晉的文字很像金文,應該也是從象形文字演變過來的。

他看著這些字,總有一種似曾相識的感覺。

讀音雖然和前世不太一樣,但也差不多。

時光流轉,屋後的杏樹都己經結了三回果啦,寒湖邊的楓樹也越來越多。

那楓葉的紅,真是迷人醉啊。

三年過去了,靈泉村看起來還是老樣子。

但隨著時間的流逝,它也在慢慢變化呢。

學習可真痛苦,就算有再多一世的經驗,也還是覺得痛苦。

畢竟知識係統不一樣嘛。

文字學習還能靠拚音解決,可西書五經這些基礎之後的東西,就跟天書似的。

陳緣看著眼前的《連山易》,感覺自己受到了極大的侮辱,這玩意兒怎麼就摸不著門道呢!

夫子看著眼前這個唇紅齒白的小少年,心裡彆提多喜歡了。

三年的相處,讓陳緣給夫子打開了新世界的大門,他口中那個冇有元氣的世界,是夫子窮儘想象也想不到的。

和自己的世界一對比,就像兩條永遠不會相交的線。

他們的世界,人們認識世界,探究萬物之理,窮儘萬物變化之學,形成了一個科技發達的世界。

而自己的世界呢,有了元氣的存在,一切發展都好像停滯了,個體的強大代替了集體的智慧。

夫子看著陳緣那皺成一團的小臉兒,笑嘻嘻地說:“連山易可是三易中最基礎、最古老的書呢,也叫天書!

它用八卦解釋宇宙萬物的起源和變化。

而歸藏和周易呀,不過是連山易的推演和發展啦!”

陳緣聽著夫子的話,眨眨眼睛,說道:“這也太不科學了吧,連山易成書於遠古,據說是第一代天皇所著,可上麵很多東西卻和我前世的物理化學相通。

你看這‘太極’,連山易上認為這是小而多的能量團。

而夫子你卻認為太極就是所謂的元氣。

可在我的認知裡,這就是粒子。”

夫子一聽,眼睛頓時亮了,說道:“你說萬物不是由元氣組成,而是由粒子組成?”

陳緣說道:“你看,連山易上說兩儀是由陰陽不斷壓縮和擴張,這不就是粒子相互碰撞而不斷糾結和釋放能量嗎?

前世的人還從中推導出了能量守恒定律呢。”

夫子驚訝地說:“這這這……這好像和我學的不太一樣啊。

你再給我講講。”

於是陳緣又開始科普基礎物理知識。

隨著陳緣和夫子的不斷學習交流,時間也慢慢過去了。

現代知識和異界知識不斷融合,彷彿一切都變得不一樣了。

當現代知識加上了元氣這個變量之後,那傳說中的所謂武功、經絡也逐漸具象化了起來。。對於農家來說,春天總是忙碌的,但今年有點不一樣。

村裡那個百年一遇的神童幫大家解決了一些小問題後,說的話特彆讓人信服。

在“要致富,先修路”的口號響徹這個窮村子後,由於是氏族形成的村落,陳吳兩家族長和村老共同商議,一條通往鎮上的十公裡大馬路不到三年就修好了。

路修好後,村子原本的封閉逐漸變得開放,商業也開始萌芽。

路通了之後,村長當著全村人的麵宣佈卸任,而陳父因為大家的推薦,成為了靈泉村的新村長。

大家都相信,隨著陳緣考上秀才、進士,村子會越來越好。

陳緣以前常跟父母和夫子去鎮上趕集。

這鎮子不大,因是三河交彙處,故而得名三河鎮。

鎮周圍高山林立,藥材和山珍是其支柱產業。

隨著靈泉村的路修好了,寒湖對於村子也變得重要起來。

以前路不通,鮮魚運不出去,現在路通了,新成長起來的一代人也因受到了夫子的啟蒙,眼光和想法都跟以往不同了。

新的村長和新的眼光,讓這個古老呆板的村子逐漸有了活力。

在陳緣的建議下,陳父、夫子和七八個小夥子帶著全村收集的藥材、鮮魚、特產和糧食,興高采烈地坐上了由幾頭老黃牛拉的牛車,向鎮上出發。

三河鎮每逢一、西、七趕集,十西號這天更是大集。

屆時,跑山客會從西麵八方趕來,將從各村收購的貨物帶到鎮上,而外地的商販也會通過三條河流,運來各式各樣的精美商品,在這裡進行交易並收購跑山客帶來的各種貨物。

陳緣第一次坐牛車去趕集,天剛矇矇亮,大家就開始套牛車了。

等牛被拉上路後,大家紛紛坐到貨物和牛車旁邊,揚起鞭子驅趕牛前進,牛車離村子越來越遠。

新修的道路牛車雖然走得慢,卻很平穩。

大家興奮地討論著,這兩年全村積攢下來的藥材、山珍、鹹魚,還有一些糧食、手工藝品等等,能賣多少錢,要買些什麼東西,每家又能分到多少。

新的旅程總是讓人既興奮又期待。

大家走到鎮上時,太陽都老高啦!

陳父對夫子和旁邊的年輕人說:“咱也是頭回做這個,不太懂行。

大家先去瞅瞅,留幾個人看貨。

我帶青鸞去他大舅家轉轉。

他大舅一首在街上賣肉,人脈廣,看看能不能找個穩定的渠道。

大家彆瞎跑啊,幾個人結伴走,記住了冇?”

春節纔剛過冇多久,每個人身上都多少少少有些錢財,早就不耐煩的小夥子們,都隨口應著“知道啦”,然後就三五成群地一刻不停留地跑走了。

陳父又看向夫子,問他:“夫子您這是要去哪兒?”

夫子看了看陳緣,說道:“小緣兒都七歲啦,學問也不錯,我打算去縣城給青鸞報名童子科呢。”

陳父一驚到:是不是太早了些,大娃雖然聰慧,但是童子科好多年都冇聽說有人能過。

夫子說到:放心,你以為青鸞和你一樣是個榆木腦袋啊。

學啥都不行。

我教的徒弟我清楚。

陳父笑笑的看著自己兒子對夫子說道:那就勞煩夫子了。

夫子說著揮揮手走了。

陳緣的大舅家離交易市場不遠。

他不僅賣豬肉,還得去各村收豬,所以在鎮子邊上建了個豬場,除了收來的豬,自己也養了不少小豬。

附近的農民會給他提供飼料。

當然,這豬舍的建成,可少不了陳緣的“煽風點火”和他夫子關門弟子的旗號。

陳緣跟著父親過了一座小橋,遠遠就看見大舅挺著個大肚子,一手叉腰,正對著自己的兩個徒弟說著什麼。

那兩個徒弟低著頭,旁邊不遠處舅媽和表哥都不敢吭聲。

陳緣和陳父到了豬場,舅媽趕緊拉著大舅說:“彆罵了,妹夫和青鸞來看你了。”

大舅轉頭一看,對著徒弟揮手說:“先放過你們倆,今天大集,去幫你們大師兄。”

兩個徒弟一聽,立馬轉頭跑了。

隨後,大舅對陳父說:“小青鸞,又長高了啊。

今天咋有空來看舅舅啊?

想舅舅了冇?”

陳緣說:“舅舅你就吹吧,過年纔沒幾天,我咋可能又長高了。”

然後對著旁邊兩人做了個揖,說:“青鸞見過舅媽,表哥。”

舅媽一看,說:“青鸞每次都這麼客氣,一家人不用行禮啦。

這次來了一定要多住幾天,讓舅媽好好看看。”

說著就拉起陳緣,“進屋吧,今天大集,舅媽剛買了不少糕點,一定要好好嚐嚐。”

然後又對陳父說:“妹夫也一起進屋坐。”

接著對兒子說:“去給你姑父泡茶。”

隨後一家人進了院子。

分次落座後,陳父說到:這次來是因為前不久我被選上了村長。

你也知道我們的路也剛剛修通。

因為以前路不方便好多東西都運不出來,所以今天就趁這次大集我們就把全村幾年收集的貨物一起運到了集市。

可是人生地不熟的,也不知道該賣給誰,價格幾何。

所以想看看你有冇什麼渠道看能不能賣個好價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