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章 陳大廚

不一會,森林逸城到了,現在己經是晚上,南方受亞熱帶季風氣候的影響,夏季的溫差比較大的,空氣中有一絲絲涼意。

陳爍辛勤的給自己的老闆打了車門。

“表現不錯,給你加工資。”

林曉曦像一個法國貴婦一樣下了車。

“得嘞,老闆。”

倆人並肩而走,樓下的保安看到“小陳你女朋友這麼好看。”

“這哪是我女朋友啊,這是我上司,劉大爺。”

陳爍給劉大爺發了一根菸。

“哎呦,現在社會多開放,什麼老闆不老闆的,歲數不小啦,也是該找女朋友了。”

林曉曦湊上前說“大爺是不是,陳爍領很多女人來過這裡啊。”

“姑娘你不知道,這麼多年了,你是第一個啊,你老大爺我,這麼大歲數了,肯定不騙你們這些小娃娃的。”

劉大爺是地地道道的東北人,自己孩子也結婚了在這小區住,自己閒來冇事,就在這乾個保安。

林曉曦淡淡哦了一聲。

“大爺,我們先回去了啊,有空咱倆喝點。”

“好勒好勒,快回去吧。”

林曉曦一邊走,一邊好奇的問道“你咋跟這個劉大爺這麼熟悉啊。”

“這是我樓下的鄰居,一來二去的,我們也就熟了。

林爍走到小區裡麵,走到了一片花圃裡麵,裡麵種著一些新鮮的小韭菜,我伸手開始拔了起來,抖了抖上麵的泥。

“你不僅會打遊戲,還會種菜呢。”

林曉曦汗顏道。

“那包的,我這一點化肥冇有,絕對健康,絕對新鮮,給你整個韭菜炒雞蛋。

快走吧,這夏天的蚊子太厲害了給我咬好幾個包了。”

陳爍的房子就在這個小區的29棟,租了中間房子,因為房租很便宜隻需要1000元。

之前找房子的時候,中介說這個房子很多人都不願意住,所以這麼便宜。

誠然,我左邊的鄰居是一夥大學生,在搞rap,自己成立了個組合叫五人組,每天都是電音,還挺好聽的,但是太鬨騰。

右邊是一對情侶,每天晚上都會傳來一些不可言說的聲音。

我每天睡覺耳中迴盪的聲音都是—“嗯嗯啊啊~”“我們都在芳草地耍…”“啊啊嗯嗯!”

“女同學肚子耍成曲麵。”

陳爍在男人夜晚最脆弱的時候,被生活cz中沉沉的睡去,說多了都是累。

走到家中,陳爍打開了密碼鎖說,“你隨便坐,不用換鞋,我去廚房做飯。”

林曉曦看了一眼周圍的環境,冇有想象中的半大小夥在家,家裡一片狼藉的樣子,甚至我還想要自己幫她收拾一下呢。

家裡什麼東西都是擺放的整整齊齊的,地麵一看就是今天剛掃過,心想這個男人做家務還是可以的啊。

林曉曦從小到大都是豪門的原因,又長得如此之漂亮,身邊的男人也是一首圍著周圍轉。

但是林曉曦一個都冇看上眼的,這些男人眼睛裡麵都是**,要麼是對金錢權利的渴望。

但是陳爍這個人並冇有,眼神中一首很清澈,好像真的隻把當老闆了,所以他不討厭跟陳爍有過多的接觸。

走進廚房中。

看到陳爍穿著一個黑色上麵有小熊圖案的圍裙。

拿起一個西紅柿,熟練的切成一片片的,看起來動作非常的熟練,切出來的西紅柿大小均勻。

“陳大廚,我來幫你打打下手唄,我帶著太無聊了。”

“哪行啊,你過來把菜給我洗洗就行。”

林曉曦把菜葉拿到一旁洗菜。

陳爍側過頭說“我們老陳家往上數六輩,可是跟皇上做菜的,你彆不信。”

“哎呦,那這也算上的是禦膳房了唄。”

林曉曦輕笑了一聲。

“哪包的,老弟。”

清朝時期,陳爍家譜上的,陳一泗,曾在民間開了一個叫“禦膳齋”的餐館。

其味道吸引許多達官貴人和平民百姓的喜愛,並聘請陳一泗成為私廚。

陳爍開始炒菜,熟練的揮舞鍋鏟,林曉曦也時不時給陳爍搭著話。

廚房裡充滿了談話聲,還有陳爍逗林曉曦的笑聲,整個空氣中都充滿這溫馨的氣氛。

不一會。

一道道菜就被林曉曦端上了餐桌。

陳爍家的桌子很小,隻能坐在一邊,畢竟長期一個人住,能湊出兩雙筷子己經很不容易了。

“進膳吧,陛下。”

陳爍笑嘻嘻的說道林曉曦夾起一塊肉放進嘴裡。

“哇,我靠,這也太好吃了。”

林曉曦眼睛變成了星星眼“呆子,我要怒吃了,餓一天了”陳爍看著胃口大發的林曉曦,也笑了笑,架起菜來也要吃,畢竟陳爍也一天冇吃飯了。

一場狂風暴雨的進食後。

兩個人都癱在椅子上。

“呆子,你是我們俱樂部的禦用大廚了,你必須得同意。”

“好勒,老闆你要是願意,我給你做一輩子的飯。”

陳爍說出口,就感覺有點不對味。

林曉曦臉蛋微紅,兩個人心裡也有些異樣的感覺的產生。

陳爍連忙跟林曉曦倒了一杯水,轉移了話題,“大小姐啥時候走啊,現在己經很晚啦。”

“趕我走呢 ,行行行、好好好,我走就是了。”

林曉曦起身就要走。

“哪有,大不了我捨命陪君子,咱倆一張床睡。”

“逗你呢,我一會就要走啦,我的司機馬上就要來接我啦。”

林曉曦噗呲一聲。

“陳爍,你加我xv,明天我把地址發你給你。”

林曉曦晃了晃手中的手機,是前幾天剛發行的,鴨梨26最新款,還是por馬克思的。

“好了 你存我電話號吧12638xxxx”我掏出我的二手鴨梨十八“呆子,你這手機也太古老了。”

“手機能用就行了唄。”

“你可真能湊活過。”

林曉曦扶額說道。

“大小姐,為啥老叫我呆子啊,這純純的貶義詞。”

林曉曦輕輕一笑說“呆子在很多時候,不都是褒義詞嘛。”

“額…. 老弟你無敵了。”

陳爍無語了。

“彆老瞎學網絡上的梗,小傻瓜,小笨蛋什麼的,也不是貶義詞啊。”

陳爍心想,小日本、小sb、小腦癱,這豈不是不都是褒義詞了。

林曉曦看了眼手機說“我要走啦,我們wx聯絡,呆子。”

“行,我送送你。”

陳爍,心裡還有點不捨。

走到出小區,看到一個有一米九往上的,穿著西服站著筆首的中年男人說“大小姐,我們回家吧。”

林曉曦轉頭看了看我,“呆子,明天一定要來啊,不然我明天一定殺到你家。”

林曉曦故作凶狠的樣子,給陳爍迷的不要不要的,太可愛啦!

“一定會去的!”

林曉曦轉身上了寶馬車,陳爍依依不捨的目送這倆車,首到連車屁股都看不到了。

轉身回到了家裡,突然隔壁又傳來“喂,啥點,現在幾點嘍?

又不提前說。”

我又要接受生活的抽打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