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悸動

男人看到女孩受驚的眼神,不由得惶恐,忙說道:“彆怕,我不是要傷害你,隻是看你女扮男裝,以為…”聞言女孩猛地抬頭看向他,“你以為什麼?

以為我要傷害你,我要傷害你就不會救你了。”

說完小臉滿是慍色。

見此男人也不敢多說,隻道:“我叫季橘淮,你要是有困難可以到這個地方來找我。”

說罷,便把手上的戒指交給女孩。

溫婉見此並冇有推脫,看他如此堅持,不好駁他的意,隻好收下。

“你身上的傷,當時處理的不好,導致發炎,所以你纔會高燒不退,這個給你,要按時服用,三天後就會好起來的。”

說完便向院長告彆,離開了。

看著女孩的背影,季橘淮越發懊悔,剛剛怎麼冇有問她叫什麼名字,該如何去找她?

季橘淮身體素質好,不出三天身體便己好的差不多,都可以下床活動了,但他也不敢大意,畢竟有人要殺他。

突然孤兒院的大門被敲響,院長戰戰兢兢地去開門,問到“請問你找誰?”

季橘淮聽到聲音很熟悉,出去便看的是自己的副官季九,早年因為戰亂流落街頭,是自己讓他跟著,慢慢成為他身邊最滿意的副官。

季九看到季橘淮,眼裡的激動無處隱藏。

“少帥,屬下來遲,讓少帥受苦了。”

“起來吧,現在府裡局勢如何?”

“自從你出事,司令下令封鎖訊息,怕造成恐慌,老夫人一病不起,少帥你怎會遭遇埋伏?”

季橘淮想到自己遇伏,眼裡出現一抹陰沉。

聽到母親病了,急忙下令,“趕快回府。”

另一邊的溫婉偷偷從角門回來,便看見自己的哥哥溫彥辰,站在自己麵前,嘴邊還帶著一抹笑意。

“哥哥,你怎會在此?”

溫婉拉著哥哥的手撒嬌。

“父親讓我在這等你,他很生氣,一會兒你要好好認錯。”

溫彥辰無奈的說道。

“什麼,父親知道了,不行哥哥,我先走了,你就當冇見過我。”

說完匆匆往門外走去。

“站住!”

一個低沉的聲音從背後響起。

“你真是越來越不聽話了,今天是你的生日,我專門給你準備的生日宴會去,結果倒好,主角不在,那這生日宴會有什麼意義啊!”

溫父大聲的吼著。

“父親,你知我不喜。”

溫父一聽,頓時火大“回房間去,這幾天都不要出來了,還不快去。”

而此時在房間禁閉的溫婉正在收拾行李打算悄悄溜走去北平,她早早的向北平軍區醫院遞交了申請,現在己經通過,她知道跟父親說他一定不會同意,打算先斬後奏。

就這樣從冇有出過家的溫婉前往了北平。

北平,一輛軍用洋車,停在司令府前,門前的士兵站成兩排,迎接長官。

季橘淮從車上下來,身著一身軍裝,隻是站在哪裡就讓人高不可攀、不可褻瀆。

季橘淮快步前往老夫人房間,一進門就看到大夫正在看診,臉上滿是為難之色。

原本不好的臉色,更加陰沉,周圍安靜的可怕,彷彿一根針落地的聲音都能聽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