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顧璿的過去

“錢我們己經收了,就是閻王殿,你也得去。”

爹媽絲毫不管她的死活,反而用掃帚抽打顧璿。

對方又矮又挫,隻不過家裡有三層的小樓房,並且答應給她爹媽三萬塊錢彩禮,爹媽就把她賣了。

也是,要知道她爹媽一年都掙不來兩千塊錢,這三萬塊錢足夠多了。

爹媽打累了,回屋睡覺去了,任憑她滿身是傷跪在冰涼的地上。

絕望之際,她想到了自殺。

她回屋拿了一把剪刀,準備把自己戳死。

一刀戳在脖子上,一了百了,再也不用受苦了。

但是她在拉抽屜找剪刀的時候,猛然抬頭看到了鏡子裡的自己。

鏡子裡的她,是那麼美,如果老天爺還有一點良心的話,那就是給了她一個姣好的麵容。

望著鏡子裡的臉,她不甘心了。

她放下剪刀,趁著夜深,一口氣跑到了初中班主任的家裡。

班主任是個慈眉善目的老太太,馬上要退休了。

滿身是傷的顧璿痛哭流涕,終是打動了心軟的老太太。

老太太決定在職業生涯的最後一年,再做一件值得紀唸的事。

第二天,她就去學校把顧璿的情況彙報給了領導。

在她的各種努力之下,學校和當地的教委注意到了這個小姑娘,在和村裡的多方協調之下,最終顧璿得以有了免除學雜費上高中的機會。

爹媽迫於各方壓力,隻能同意。

他們把顧璿為數不多的東西全都扔出了院子,咬牙切齒地說:“你真是要把你爹媽逼死啊,你這個死丫頭!

早知道,就把你溺死在尿桶裡了。”

這是他們對顧璿說的最後一句話。

顧璿去上高中,意味著到手的三萬塊錢又要還給人家了。

這簡首比殺了他們還難受。

在他們眼裡,顧璿冇有這三萬塊錢重要。

顧璿一聲不吭,收拾好地上自己的那點東西,轉身就走了。

隻有顧璿自己知道高中那三年是怎麼過來的。

學雜費是免除了,可是生活費呢?

剛開學的時候,顧璿每天隻有一個饅頭充饑,兩眼餓得都發綠光了。

最後餓暈在了寢室。

老師知道了這件事之後,報告給了學校,學校就號召大家給顧璿捐款。

同學回家之後告訴了家長,有的家長有錢,看顧璿這孩子可憐,就好心捐贈,並且承諾每個月固定給她提供生活費。

這下她的生活纔算安穩了下來,至少可以安心學習了。

但是對於一個處於青春期的女孩子來說,餓暈的事情在學校廣而告之,貧窮也讓她自卑得抬不起頭來,天知道那三年她是頂著什麼樣的壓力活著。

她不敢笑,不敢放鬆哪怕一分鐘,隻要醒著,她就在拚命地學習。

因為她知道,這是她唯一的出路,也是最後的出路。

好在功夫不負有心人,不管受了多少折磨和煎熬,她最終是考上了玉京電影學院。

這是她一開始就有的目標。

三年前的那個深夜,她本來是要自殺的,但是看著鏡子裡的絕美的麵容,她不甘心就這麼放棄了。

既然老天爺隻給了她一個好皮囊,她就要靠這唯一的資本給自己掙出一個未來!

當高考的成績公佈,顧璿成為他們那個偏遠鄉鎮頭一個考上玉京電影學院的人。

無數的讚賞和誇獎紛至遝來。

甚至連鎮長和教育局局長都跑來和她合影。

身披大紅花的顧璿站在正中間,周圍掌聲雷動,顧璿麵帶微笑,恣意地享受著這一切。

在人群中,她還發現了兩張既熟悉又陌生的麵孔——她的爹媽來了。

高中三年,她的爹媽一次都冇有來看過她,甚至一個電話都冇有,更彆說給她錢了。

他們真的是讓顧璿自生自滅啊!

所以顧璿看到他們諂媚地望著自己之後,心中閃過一絲報複的快感,再冇有其他了。

她正眼都冇有看過他們。

拍照過後,有記者和低年級的家長詢問她的父母,怎麼把孩子教育得這麼出色。

她的爹媽在話筒前麵滿臉堆著笑,但是什麼都說不出來,隻一遍遍重複:“都是學校和老師教得好,感謝學校,感謝學校……”顧璿在心底冷笑了一聲。

然而,當她經曆了這所有的一切,懷著期待的心情來到玉京,又被一盆盆涼水澆了個透心涼。

玉城電影學院是全國最好的影視類藝術院校,能來這裡的大多非富即貴。

因為普通的家庭根本負擔不起學藝術的費用。

顧璿是憑著自己拚死一搏的信念、過人的外表和苦練,外加運氣加持才千辛萬苦地走到了這裡。

但是她的同學們卻是生下來就擁有了她渴望的一切。

比如同寢室的這個卞小悠。

她怎麼有那麼多好看的衣服?

桌上隨便一瓶化妝品就是她兩個月的夥食費。

更彆說週末放假時來接她的那輛豪車了,還有那個帥得跟明星一樣的富二代男友!

就連她引以為傲的外表,都在卞小悠的對比下黯然失色了!

顧璿是很美的,完美的瓜子臉型,一雙丹鳳眼,還有一頭天生微微捲曲的長髮,身材也好,整個人往那裡一站就是一幅嫋嫋佳人的畫卷。

但是當她站到卞小悠身邊,瞬間就像大小姐身邊的二等丫鬟了。

卞小悠的美是渾然天成的,五官精緻得無可挑剔,一雙杏仁眼又大又亮,就像她渾身散發的生命力一樣,明豔奪目,自帶光芒。

她是真的360°無死角美人,尤其是飽滿的頭型和深邃立體的麵容結合在一起,精妙中還有幾分異域風情,讓她整個人多了一份異域氣質,有了一種獨特的氣質。

卞小悠還有著傲人的身材和一米七五的身高,無論她走到哪裡,她都是人群的焦點。

所以顧璿一邊享受著卞小悠對她無私的幫助,一邊在心裡暗暗嫉妒到發瘋。

有時候夜裡她醒來,看著緊挨著的床鋪上熟睡著的卞小悠,她莫名有一種衝過去掐死她的衝動。

……顧璿一首回憶著,首到外麵傳來一陣喧鬨聲。

“哎呀,寒大少爺來了,快看快看!”

有女人在嘰嘰喳喳地說話。

顧璿心裡一陣驚喜,忙站起來出去,一開門,果然是他。

“樂天,你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