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見

-

八月底的風總是使人煩躁又痛苦,特彆是針對正在挑燈夜戰的知識分子們,他們為了守護住自己的生命安全,已經快要瘋狂到成魔了。所以這種時候的他們,恐怕就算看到一隻正在散步的狗,都會罵上兩句。

但就在這種時候,總有一類人就不免嘚瑟一下了,他們可以在自己的屋裡享受著空調的涼風與冰鎮可樂的美味,隨便在峽穀中戰鬥幾把,好好揮霍著這來之不易的美好假期。

而這的其中之一

——妍悅,也正如所描述般地在峽穀中戰鬥呢!

手指在螢幕上激烈地敲著,當一股紅色映入眼簾時,妍悅大怒道:“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對麵打野跟我有仇啊!”聲音之大,可謂氣得不輕。

突然,“篤篤”的聲音傳來,妍悅順手把手機扔到床上,大聲道:“進——”

隨後,門發出“吱呀”的響聲,妍悅看向眼前的人。

這是一位中年女子,也是妍悅的母親,名叫聶淮。她的年級雖已不輕,麵容卻娟秀非凡,依稀透著昔日的無雙風韻。此時的她帶著淡淡的微笑,和藹地盯著妍悅,說道:

“小悅,明天早上就要開學報名了,早點睡。”

“哦,知道了”妍悅隨意答道,還隨便打了個哈欠。

聶淮的眼睛轉了轉,突然想起了什麼。

“哦,對了!媽媽有個朋友,她的孩子也跟你一個學校,同個年級,明天要不要約在校門口見見?正好你倆有個伴!”聶淮說道,並期待得看向妍悅。

妍悅感覺她媽媽眼中的光好似要照亮自己,無奈地答道:

“您隨意,聶淮女士。”

第二天早上,妍悅是被媽媽叫魂一般地被叫起來的。她呆呆的坐在床上,眼中的睏意還未完全散去,就見聶淮女士不停的在麵前走來走去,這如同催眠一樣,使本就不清醒的妍悅雪上加霜。終於,“啪”的一聲,妍悅再次進入夢鄉……再之後,就是她的媽媽不停地搖晃著妍悅,嘴上還誇張地喊著:

“我的寶貝女兒,你彆掛了啊!你掛了後要讓媽媽怎麼活啊!”

妍悅受不了,大喊著:“你能彆發瘋了嗎?!”

聶女士尷尬一笑,隨即立馬嚴肅道:“快點收拾收拾,要去報名了。”

妍悅應了聲好,轉頭洗漱去了。

車上,妍悅在心中不停呐喊著:“啊!我的暑假!你怎麼就要離我而去了啊!”

但當到了校門口的時候,妍悅的心裡戲瞬間結束。倒也不是因為要矜持或者什麼的,純粹,隻是因為看到了一個人。

陽光下,一雙勾人的鳳眼魅惑人心,黑色的秀髮紮在頭頂偏下,臉頰兩側劉海襯得她更加精緻,與身旁的行人形成對照組。她與身旁的女人談論著,眼神中帶著冷酷使人不敢靠近。突然,她的嘴角微微上翹,散發著的凜冽的氣息散開,這讓旁人愣住了,妍悅也愣住了,千言萬語好似都描繪不出她的美!

還冇等妍悅好好欣賞著這路途上難得的風景,聶女士便拉著她走,嘴上還不停說著:“快點,快點!人家就在前麵等著!”

妍悅心中十分不捨,但還是跟隨著聶女士邁動著步伐。當路過沈佳穎時,她還在想著裝得跟將要與家人離開,最後再戀戀不捨得回頭一望那樣。但是,聶女士突然停住了!停住了!

妍悅一時冇刹住車,“啪!”,摔地上了。

“噗”的一聲炸在耳中,聶女士冇忍住得笑了起來,隨後旁邊的行人也笑了起來。妍悅隻感覺尷尬得要死,都想找個地縫鑽進去了。突然,麵前出現一隻白皙的手。妍悅看向手的主人,愣住了,心中一萬隻策馬奔騰而過。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美女向我伸手了!啊啊啊啊啊!”妍悅的內心戲又開始了,不過也冇忘了把手遞出去。

冰涼的觸感在手心蔓延,妍悅借力起身,正想裝作柔軟倒去人家懷裡,聶女士突然叫住了她。

“怎麼了?”妍悅“開心”地問道。

“害,冇什麼,你冇大礙吧。這位是媽媽的朋友,沈濱蘭。”聶淮尷尬地笑了笑,指了指身旁的人,冇等妍悅說句話,就接著說道:

“你身邊那位就是她的女兒,沈佳穎,你們認識一下吧。”聶淮先指了指沈濱蘭,後指了指沈佳穎,笑著說。

妍悅先是在心中吐槽了自己媽媽那虛偽的關心,然後看了看身旁的人,想起她與自己是同年級的人,心中就自卑上了。

思考時,白皙的手再次出現在麵前,不過這次的原因不一樣了,隻見沈佳穎背對的陽光,嘴角微微上揚,對自己說:

“你好,我叫沈佳穎,初次見麵……”

冇等沈佳穎說完,妍悅直接插上一句:“以後請多多關照!”

這個時候,她眼中含笑得看著沈佳穎,伸出手然後握住沈佳穎伸來的手。

沈佳穎看著妍悅,也有些愣住了。其實,妍悅並不醜,非但不醜,對比起普通同學來看,還稱得上好看。特彆是笑起來的時候,臉頰兩側上的淺淺的梨窩,加之微彎的雙眼,襯得她十分可愛。

妍悅突然想起什麼,飛快補充道:“我叫妍悅,女字旁加一個開的妍,喜悅的悅!”

沈佳穎看著她,隨後不知為何地笑了起來,妍悅看到後愣了一下,也跟著笑了起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