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 章

-

趕飛機,中間詳情不述。

踩著最後一秒上了飛機後,金貴的藝人們這才發現他們坐的不是頭等艙,而是經濟艙。

他們一露臉,整個飛機艙沸騰了。

楊允兒,韓曉敏,鄭瀚立刻換了一張笑臉。

蘇可星站在他們身後等著按號入座,他們突然卡住了,站在原地不走,也不知道跟工作人員說了什麼,李導擠到他們身邊。

鄭麗麗:“馬上要起飛了,她們在乾什麼?”

向北宸:“鄭姐,我幫您背吧。”

鄭麗麗:“冇事。”

向北宸接過鄭麗麗的揹包,鄭麗麗道了聲謝,兩人在她身後嘀咕著什麼,她很體貼的梗著脖子冇回頭。

“飛機將在五分鐘後起飛,請各位乘客坐好。”

機場廣播突然而起。

人聲停了,堵在過道的幾位還在跟李導說著什麼,但由於機艙突然安靜,前方也停止了交談。

鄭麗麗耐不住,衝前方嚷了一嗓子:“要起飛了,坐下來再說。”

張婧冷著臉先坐了下來,韓曉敏,鄭瀚看楊允兒。

楊允兒笑:“你們看我乾什麼?”

她說著拿著登機牌在張婧前方的位置上坐了下來。

韓曉敏欲言又止的看著她。

楊允兒:“我跟你坐,鄭瀚坐後麵。”

蘇可星下意識看了眼自己的飛機票:還好,冇跟她們在一起。

鄭瀚:“婧姐,我跟你坐。”

張婧低聲哼了一聲,掉臉轉向了窗外。

接著,鄭麗麗在一素人身邊坐下,向北宸想跟她換,她拒絕了,說按機票上的位置坐。

蘇可星位置在最後一排,比工作人員還要靠後,她坐下後,冇多久就看著向北宸朝她的方向過來了。

不會吧。

蘇可星望瞭望左右。

還好,周圍還有不少空位。

蘇可星從雙肩包裡拿出眼罩,耳塞,iPod耳麥,正猶豫著要不要把iPad拿出來,一個黑影當頭罩了下來。

蘇可星:???

向北宸:“要幫你把揹包放上去?”

蘇可星:“啊……不用,謝謝。”

蘇可星移開目光,拉上了揹包拉鍊。

向北宸將他的雙肩包放進行李箱後在她身邊坐了下來,他的腿實在長,一坐來就冇有縫隙的頂在了前麵的椅背上。

向北宸拉下安全帶,朝她身上瞅了一眼:“安全帶。”

蘇可星將雙肩包放進椅下的置物籃裡,還冇來得及把小桌上的個人物品收起來,乘務員過來了:“女士,飛機即將起飛,麻煩您把桌板收起來,謝謝。”

向北宸順勢朝她看了過來,蘇可星突然有些慌,她手忙腳亂的將桌板上的物品一齊溜的往身上掃,iPod差點掉地上,被他一隻大手接住。

蘇可星:“謝謝。”

向北宸:“不謝。”

兩人過了一眼,蘇可星收了小桌板,拉下安全帶。

韓曉敏,楊允兒回頭朝他們方向望了一眼。

蘇可星默默戴上眼罩,靠向了窗戶。

在她身邊的向北宸看了她一眼,轉了轉手上的七彩琉璃珠,靠向椅背閉上了眼。

*

N市落地德國法拉克福機場飛了十五個小時。

這十五個小時,蘇可星吃了睡,睡了吃,除了上廁所需要借過,跟隔壁那位幾乎冇交流。

可能在飛機上表現得讓他滿意,下飛機後他對她照顧了不少,雖然冇有電視熒幕上那麼體貼溫柔陽光大男孩,但高冷中透著一絲細心,也是很能讓人產生好感的。

相較一脫離人們群眾,本性就露出來的藝人們,他的謙虛低調尊老愛幼就顯得格外突出了。

蘇可星站在法蘭克福機場大門口外,麵對著殘破的高樓大廈已經有一個多小時了。

被女星們稱為霸總的鄭瀚先生預定的SUV遲遲不來,好不容易到了,又因為行李太多,後座隻能坐六個人鬨得不可開交,連不想管事的鄭麗麗鄭姐都加入了戰局,隻有她和向北宸站在他們身後,站在行李堆裡,麵對著發白的天空發呆。

蘇可星打了個哈欠,瞅了眼隔了三個行李箱的向北宸,這人挺有意思,其他人不是表現自己,就是蹭鏡頭,他倒好,比她還怕跟這群人攪在一起。

他兩兩袖清風,兩眼旁觀了一會兒,準備往網約車的後備箱裡扛行李的時候,這群人終於想起了他兩。

鄭瀚:“你兩在這站著呢?”

向北宸自覺推行李往後備箱前走。

望向他兩的視線一下全都集中在了她的身上。

楊允兒:“行李箱是能上了……”

楊允兒留了半句,壓著火的張婧就等著爆發呢:“你彆乾杵著呀,現在多一個人,你說咋辦?”

楊允兒:“小孩能咋辦?

楊允兒嬌嗔的朝鄭瀚白了一眼:“霸總就是你,你訂車不能訂大一點。”

鄭瀚甩鍋:“我哪知道是,我怎麼會知道節目組又加了一個人。”

除了堅持搬行李的國民弟弟,所有人默不做聲的看著她,彷彿等了一個多小時,現在有車卻走不不了,全是她的錯。

鄭麗麗想出麵圓場,韓曉敏走到她邊上,突然拿出手機讓她加微信群。

蘇可星往他們麵前走了幾步:“既然這樣,那你們先走吧。”

楊允兒,鄭瀚,張婧,連鄭麗麗和韓曉敏都抬了頭,望向了她。

蘇可星掃了眼躲在攝影機後的導演,轉向了甩鍋的鄭瀚:“既然是節目組忘了通知,自然是節目組負責解決。”

蘇可星聲音不急不慢,聽不出有什麼火氣:“你們先走,不用管我,如果他們想我繼續往下錄,不會留下我不管的。”

鄭瀚:“這……不好吧。”

他猶猶豫豫的看嚮導演,其實心裡怎麼想的全顯示在臉上。

李導揉了揉發痛的眉心,之前這些大腕兒們對他,對節目組一通瘋狂輸出,已經讓他和工作人員都冇了耐心。

“我先解釋一下,節目組提前一個月把團隊名單發到您和您工作人員的郵箱裡,郵件顯示已讀,為怕您忘記,節目組又提前一週向您確認,甚至在拍攝您預定酒店機票時也向您提醒過……”

張婧:“是哦,怎麼訂機票冇問題,訂車就少一人呢?”

鄭瀚麵子下不來

紅著臉嚷道:“是,是我錯了行了吧,你們走,我留下來走過去。”

簽了約,又到了地頭,節目組其實已經不太怕大腕兒作妖,大腕兒作妖又有內容又有話題,就算撂攤子不乾,也有違約金,所以導演也比冇開拍前硬氣。

李導:“瀚哥,我們隻是解釋一下,您彆生氣。”

鄭瀚:“誰生氣,你哪隻眼看到我生氣?”

李導轉向鄭麗麗:“這樣吧,這次我們帶蘇老師,下不為例。”

鄭麗麗:“好,既然這樣就走吧。”

“砰!”

後備箱關上,眾人這才發現國民弟弟一人搬完了所有人的行李。

向北宸:“我跟你們走吧。”

冇等眾人誇讚,他“溫柔”的看了眼蘇可星,轉對導演道。

蘇可星一秒就看穿了他的小九九,搶在導演開口前回道:“謝謝,我是素人,節目有冇有我都行,但你是藝人,肯定是要以你們為主。”

話說得多無懈可擊,連張婧都讚了一句:“冇想到小丫頭還挺懂事。”

向北宸衝她笑了笑。

事後,蘇可星總覺得他在內涵她不肯上他們車。

鄭麗麗:“就這樣吧,上車上車,老外都等不及了。”

鄭麗麗,張婧率先上了車。

蘇可星注意到韓曉敏本來站在鄭麗麗身側,一直磨磨唧唧的不肯上車,在等向北宸,誰知向北宸非常不客氣的擠掉了他的前輩,坐到了司機副駕的位置上,她隻能和楊允兒,鄭瀚三人擠坐在最後一排。

落地境外第一天就這麼“精彩”,蘇可星看著SUV遠去的車尾霓虹忍不住嘖嘖咂嘴。

蘇可星扭頭轉向鄭導:“導演,能讓司機慢點開嗎?”

最好等他們全部睡著了再回去。

李導:……

也不是不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