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不講理

“滾!”

徐東方點指醫院大門大吼。

劉文東樂了:“徐主任,你就不問問為什麼?”

“就不講講道理?”

徐東方氣得七竅生煙。

兒子被毀容,攀附副知縣的打算可能落空,前進的路子都可能被堵死,還讓他講道理?

講個屁的道理!

他冷冷一笑,比哭還難看。

“講道理,那就講講道理。”

徐主任盯著劉文東,恨上了這個不識時務的小子,“誰來說說道理。”

就在此時,治安所民警到了。

徐主任和民警打了個招呼,臉色猙獰:“劉文東,說你的道理吧。”

道理兩個字咬得很重!

“說不清就等著治安所喝茶!”

威脅,赤果果的威脅!

劉文東就要說話,錢護士上前說:“徐主任,劉文東在宿舍搞不正當男女關係,徐強聽到後,帶我們來製止劉文東的犯罪行為。”

“劉文東不讓我們進門,還出言不遜,我們不同意,就撞開了門。”

“對,徐主任,劉文東在宿舍非法行醫,給雲紫嫣治療抑鬱,掛羊頭賣狗肉,其實是垂涎雲紫嫣的美色。”

“一個實習生能看病嗎?

鬼才相信。

我們阻止他非法行醫,他就毀了徐強的容,還狗急跳牆行凶……”“主任,我們維護醫院秩序有錯嗎?”

一行人將錯誤摁在劉文東二人的身上。

徐主任獰笑:“劉文東,雲紫嫣,你們還有什麼話說?”

“張警,兩人違反醫院規矩,違反行醫法律,無辜傷人,應該受到法律的製裁。”

“抓人吧!”

張警看一眼徐主任,眼神裡掠過一抹相通的心意:“小子,走吧,到治安所交代清楚。”

劉文東冷笑:“一麵之詞就帶走人,不聽聽我們的理由?”

錢護士尖叫著:“你們有什麼說的,徐少的臉是不是雲紫嫣挖的?”

“徐少還有他們是不是你劉文東打的?”

“不是徐主任到了,你不知要怎麼的行凶呢!”

有人隨之附和:“對,害群之馬,必須清除。”

“打徐少,就讓他牢底坐穿……”在他們的眼裡,徐少高高在上,就不是劉文東、雲紫嫣這種草根能觸摸到的,觸摸一下都是褻瀆。

“張警,劉文東行凶傷人,還要血口噴人,必須嚴懲!”

“劉文東,跪下認錯,張警還能寬大處理,否則,你就牢底坐穿。”

劉文東瞥了他們一眼,拿出手機,打開視頻,聲音傳出來:“雲紫嫣,你明天到劉文東宿舍做個局,我給你三十萬,做手術費,還擔保治好你媽的病,你留在醫院工作。”

“不按照我說的做,立刻滾出醫院,你媽就等著死吧……”“雲紫嫣,怎麼辦你看……”聽著視頻的話,看著徐強威脅雲紫嫣,人們都一愣。

有人就明白了雲紫嫣的憤怒,真是徐強做局。

錢護士一把奪下劉文東的手機,摔在地上。

啪!

手機破碎。

她點著劉文東的鼻尖:“劉文東,你血口噴人。”

“徐強是紳士,絕不做這種冇道義的事情,不像你冇底線,做虛假視頻誣陷好人罪加一等。”

“錢護士說的對,你們毀了徐強醫生的容,還要誣陷好人,其心可誅!”

“用合成視頻誣陷好人,太黑心了,老天怎麼將你生在世上……”“嚴懲,必須嚴懲!”

群情激憤,要求張警嚴懲劉文東。

張警臉色鐵青。

“劉文東,雲紫嫣,到治安所一趟,你們無故傷人,攪亂公共場地治安,還誣陷徐強醫生,數罪併罰,你等著坐牢吧。”

劉文東看一眼張警,張警的腳踩在錢護士摔地上的手機上。

哢嚓!

手機碎了。

劉文東笑了:“張警就是這麼維護治安的?”

張警臉色鐵青:“怎麼工作是我的事情,你跟我走!”

“小子,到了治安所,看我怎麼收拾你……”徐強獰笑著:“小子,等著牢底坐穿吧。”

“和徐少鬥,自不量力!”

錢護士尖叫著,“實習不合格,還坐牢,你這輩子完了。”

“這就是得罪徐少的下場。”

就在此時,徐東方接到電話,對張警說一句,而後對劉文東說:“劉文東,看到了吧?

這就是你要的道理!”

“法律是不會放過一個壞人的。”

張警帶著劉文東、雲紫嫣到治安所去。

出了中醫科,就看見一行人朝著中醫科來了。

為首的是雙十年歲的美女,高挑身材,大長腿,穿件風衣,靚麗的不可方物,散發的氣場咄咄逼人,令人不敢首視。

平原首富,冰山總裁月初夏。

她和一大腹便便中年人說話:“馮院長,我爸的病穩住了,不知道什麼時候能出院。”

馮院長滿臉笑容:“月總,月老的病情穩住了,再有三五天就出院。”

月初夏是醫院的財神爺,每年捐贈百萬以上,她老爹住院,馮院長當然不敢馬虎。

“好,我爸出院那天,我給醫生送錦旗。”

“黃池醫院還真有高手。”

月初夏右邊的中年人,龍行虎步,氣度非凡:“馮院長,一定要用心給月老治療,這是醫院的職責,也是政治任務。”

馮院長滿臉笑容:“趙知縣、月總放心,我們一定竭儘全力,讓月老康複。”

在他們身邊跟著醫院副院長、中醫科主任徐東方,南春蕾等人。

中醫科門口,張警帶著劉文東雲紫嫣和這隊人相遇。

張警趕緊和趙知縣打招呼。

趙知縣點頭。

南春蕾瞪著眼看著劉文東:“你……”“劉文東……”南春蕾急了,想不到栽贓陷害的徐強安然,受害者雲紫嫣和劉文東被治安所帶走。

自己轉身的功夫,男朋友被冤枉了。

她就要出聲,劉文東搖搖頭:“冇事兒的,你放心!”

南春蕾記得跺腳。

放心?

讓她怎麼放心?

這麼明顯的栽贓,你都被治安警帶走了,她如何能放下心?

劉文東示意她這裡有知縣和月總等人,不方便聲張,南春蕾才恨恨地點頭。

她示意,隻要下午六點劉文東不能出現在她的麵前,她就動用趙知縣的關係,將其撈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