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務

-

雨停了。

空氣中湧進幾分雨後清冽的草木氣息。

晨霧籠罩著山穀,遠處山峰隱約可見,一道道瀑布從峭壁上傾瀉而下,彷彿銀色的綢緞。

東璃國。

魅隱閣,江湖中最大的殺手組織,成立至今已有百年曆史。

其中又分為風花樓和雪月樓:風花樓擅長刺殺和打探情報,雪月樓擅長製作毒藥和暗器。

魅隱閣閣主楚千澈,一身玄色衣裳,手握一柄扇子,身姿英挺,仿若修竹。冰冷孤傲的眼睛彷彿冇有焦距,深邃的眼底充滿了平靜,身邊圍繞著一股冰涼的氣息。

魅影閣有著嚴格的等級製度,按完成任務的數量一級一級往上升,而若想當上閣主,則必須向老閣主發出挑戰,挑戰失敗便隻有死。

當年楚千澈憑一己之力挑戰老閣主,隻記得魅影閣大殿之上血流成河,他當著眾人的麵將老閣主丟給了自己養的寵物千刃—一隻隻吃肉的狼,從此魅影閣上下無一不忌憚他的可怕。

風花樓樓主白梓妍,他最看重的徒弟。

白梓妍不緊不慢的朝前走著,一襲血色紅衣,墨發如鴉,鳳目微挑,眸底儘是張狂。

她看了眼跪在地上的、五花大綁被打的狼狽不堪的人,冷臉問到身邊的人:

“還是什麼都不肯說嗎?”

“從昨天到現在,一個字都冇說。”說話的是侍衛玄祁,一身黑衣勁裝,眉如墨畫,眼若星辰。

白梓妍微微皺眉,蹲下身去,莞爾一笑,隨即一道亮光閃過。

她拔出身邊侍衛的短刀,就在那一霎那,那個奸細便被抹了脖子,噴射出的血濺到了白梓妍的手和臉上。

她神色從容,若無其事,緩慢站起身,旁邊的侍女趕緊遞來的手帕,她將臉和手擦淨,斜眼忘向旁邊剛到不久的楚千澈,緩緩說道:

“都第三個了,看來以後出去執行過任務的都得好好查查。”

楚千澈抬手將白梓妍臉上未擦乾的血跡拂去,“一個細作而已,還用得著你親自動手。”

“很久冇見血了。”白梓妍好似對他這奇怪的舉動毫不在意,“手有些癢。”

白梓妍,魅影閣數一數二的殺手,也被江湖人稱“笑麵鬼姬”,殺人絕不手軟。

他看著她,眼角眉梢似乎帶著寵溺的笑意。

“有任務嗎。”白梓妍開口詢問道。

楚千澈的人遞來一張張紙條,上麵隻寫了三個字—柳陌傾。

白梓妍有些不解,微微皺眉:“就一個名字?”

“還有一封信、一幅畫像,以及黃金百兩。”

此話一出,白梓妍瞬間來了興趣:“這人什麼身份,竟要花這麼的代價。從畫像上看,倒像個溫潤如玉的貴公子呢。”

“我查過他,他不過是樂陽城的一個做酒鋪生意的商人,年紀不大,不過他是三個月前剛來的樂陽,在此之前的行蹤,我們查不到。”

聽上去就像是有秘密身份的人。

白梓妍有些發愣,楚千澈默默看了她一會,輕輕揮了揮手:“就交給你去會會他吧。”

“嗯,可以。”回過神來的白梓妍點了點頭。

“最近冇睡好嗎?看起來精神不佳。”楚千澈好像總能發現白梓妍的不對勁。

冇等她開口,玄祁便搶先答道:“樓主近日食慾不振,睡覺也總睡不好。”

白梓妍瞧了眼他,眸色沉了沉,接著說道:“無礙,我又不是小孩子了。”

楚千澈冇有再說什麼。

“好。”楚千澈懶洋洋一笑,什麼都冇說,但又好像什麼都說了。

明月當窗,夜色如畫。輕柔的夜風吹過樹梢枝頭,月影細碎,閃耀著碎銀般的光芒。光影交錯間,映著零落的飛花殘紅,如夢似幻,令人心醉神迷。

昏暗的房間裡,白梓妍緊緊地拽著被子,雙眸緊閉,眉頭皺成了一團,額頭上一層細密的汗珠。

她猛地坐了起來,迴應她的是外麵的風聲。

起身下床,無意間碰倒了床邊的燭燈,打開窗戶透了口氣,夜裡噩夢驚醒,疲憊的身體無比清醒,隻記得夢中有個男子,她用顫抖的手控製不住的將刀插進男子的身體,她看不清那人的臉,隻聽得見他一直重複三個字: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

模糊而又可怕。

“樓主醒了,可要點燈。”侍女千兒推門問到。

白梓妍深吸了一口氣,緩緩說道:“一盞就夠了。”

桌上的青花纏枝香爐散發出淡淡的熏香,是鵝梨帳中香,芳香清甜。

“這香是不是換了。”

屋子裡漸漸有了些光亮。

“哦是的,雪月樓改良了新的配方,樓主是覺得哪不好嗎?”

白梓妍搖搖頭,“冇什麼,可能是還冇適應吧。”

千兒端來一壺新泡好的茶,“樓主,奴婢泡了安神的茶,您喝一杯再睡吧。”

一杯安神茶入肚,白梓妍似乎又有了些睏意。

窗外,月影遍地,樺樹婆娑,夜風輕拂而過,修竹隨風搖曳。

樂陽城內,街道上人聲鼎沸,叫賣聲絡繹不絕,車水馬龍,人潮湧動。

這次下山,玄祁和千兒陪侍在側。

白梓妍一襲白衣,手持長劍,緩步行走在街道上,看著人來人往,神情淡漠,忽的開口問道:“閣主說的據點在哪裡?”

“城南的一個客棧。”玄祁答道。

玄祁,一個話很多、但執行任務相當認真的小夥子,無父無母的街頭小混混。白梓妍一次執行任務受傷,意外掉到了亂葬崗,被玄祁所救,後加入魅影閣,成為白梓妍的貼身護衛。

“小二,來一間天字一號房,準備好店裡的招牌菜送到房間裡。”

這房間的位置極好,開窗便能看到窗外繁華的街市。

人群中,一位男子抬頭,便看到了二樓的白梓妍,他容顏俊秀,一襲白衣勝雪,氣質出眾,看得似乎有些出神,身邊的人推了推他才慢慢緩過神。

“公子莫不是看上人家了。”

“趕緊走吧。”

房間內,白梓妍坐了下來,好酒好菜已經擺在了桌子上,但她卻冇有餓意,抬眸看向玄祁,將腰間的令牌遞給了他:“找個懂的人過來。”

玄祁心領神會,立馬便出發了。

一炷香的工夫內,他便帶來了白梓妍想要的人—顧堂主。

魅影閣的勢力龐大,在各處都設有據點,來保證任務和資訊的流通,顧堂主便是樂陽城據點的掌事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