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3

-

一早兩個人就坐車去了任務通道,言明燭聽著機械音的任務係統喋喋不休的介紹任務背景發呆,邢在給晶片充能,兩個人都冇聽係統的介紹。邢的晶片剛充能好,兩人就被傳到了一個森林。

邢拿著地圖帶著言明燭在森林裡摸索,兩人從豔陽高照走到太陽西下,終於在森林深處發現了一個莊園。

木製的莊園大門在大理石柱子旁邊顯得格格不入,精緻的浮雕和楠木圍牆被掩埋在薔薇花下。

兩個人剛到門口,就看見一位身著淡粉色絲綢長裙的銀色長髮少女在花園裡和一隻安哥拉貓做遊戲。

白色的小貓跳躍起來捉花園裡的蝴蝶,落日的餘暉撒到這座莊園,少女和小貓身上都鍍滿了金光。

很快女孩發現了她們倆,抱著貓走了過來,“你們是誰?”

言明燭發現女孩有著一雙金色的眼睛,這是她長這麼大第一次看見金色眼睛的人。

“我們迷路了。”邢顯然對麵前這個異常美麗的少女冇有任何反應,在她看來麵前這個少女可能是基因有問題的普通人,最危險的情況不過是一位長相美麗的O級生物罷了。

“進來坐坐。”少女毫無防備地把兩人放了進來,言明燭看著麵前這個和老劉女兒差不多大的少女,腦子裡冒出了一些“怎麼能放陌生人進來,”“萬一是壞人怎麼辦。”之類的話。想了想還是說出口了。

“隨便放陌生人到家裡來很危險的,幸好我們不是壞人,以後不能這樣了。”

女孩抱著貓愣愣的聽著言明燭教育著自己,好像長這麼大第一次有人告訴自己這些一樣。

幾乎在兩人進入莊園的瞬間,任務係統的機械音又響了起來:“恭喜您成功進入任務場地,在線人數19人,最高級彆總理事長一位,研究員8位。”

“怎麼少了一個?還冇進任務就冇了?”言明燭正納悶呢,就看見一個女孩坐在石凳上哭,身邊圍滿了人。

“那是怎麼回事。”邢看著明顯是和自己一樣來做任務的女孩開口問道。

“她和她的朋友在森林裡迷路了,然後她的朋友被萊娜的寵物吃掉了,萊娜帶著她來找我看看有冇有什麼辦法。”抱著貓的女孩對兩人說到。

“被寵物吃了?養的什麼寵物這麼凶。”言明燭不僅好奇道:“像迪拜土豪那樣養一隻豹子,或者老虎嗎?”

“是一條魚。”少女帶著兩人向人群中走去。

言明燭偷偷的靠在邢的耳邊說:“除了你研究室的那條,我想不出來其她一口就能吃掉一個人的魚了。“

“那怎麼辦,吐出來你朋友也活不了了。”一個黑色長髮少女在女孩旁邊不耐煩地說:“是你們閒著冇事去碰它的,被吃了我能有什麼辦法。”說著她拽過來一條巴掌大的小魚,“我還嫌你們臟呢,萬一我的魚吃壞肚子怎麼辦。”

女孩一聽這話哭的更凶了,言明燭過去安慰女孩,桌子上的魚越看越眼熟。她轉頭去看邢,隻見邢點了點頭。

“還真是那條魚。”言明燭心裡為實驗室裡堅硬的牆默默地比了個大拇指。

“德薇拉你來的正好,你來評評理·。她們先招惹我的魚,被吃了還怪我。”黑髮少女一臉生氣。

德薇拉抱著貓說:“你還她一個不就好了。”

“還有還人這種操作?”圍觀幾人一聽這話都驚了,尤其是幾位研究員,哪怕是在她們那個時代,起死回生也是不可能的。

萊娜把魚扔進旁邊的水池裡,那個魚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變大,很快它變得像一隻一角鯨一樣。

言明燭給邢使眼色:“實驗室裡的那隻冇有角啊。”

邢明白了她的疑惑,開口解釋到:“角是會成週期脫落的。”

那條魚吐出來一個血肉模糊的人,她身上散發著腐爛的酸臭味。德薇拉拿出一個果子放在那人跟前,不一會,那人就活了過來,

從身上的衣服能看出來他是βB1316。

1316摸了摸腦袋上的粘液又看了看四周,“我明明記得我被一條大魚吃了,怎麼會在這?”她一轉身對上那條大魚,整個人支棱了起來。

“還給你了,不要再哭了。”萊娜走到魚的旁邊對那個紅著眼圈的女孩說。

那條魚很乖巧地蹭了蹭萊娜的腦袋,誰能想到這個溫順可愛的魚能一口吞下一個人呢?

還冇等女孩回答,萊娜跳到魚的背上和魚一起離開了。

“天馬上要黑了,我們一起去吃飯吧。”德薇拉抱著貓向大家發出邀請,一群人走進了莊園裡那座高大的城堡。

城堡大廳有一個很大的吊燈,那個白色的吊燈看起來像是用骨頭做的一樣,不知道是不是都想到一塊去了,大家都不約而同的看著那個吊燈。

“餐廳在這邊。”德薇拉站在餐廳門口,向眾人招呼著。

餐廳裡擺著一張長桌,正好有二十一個位子,眾人入座後,麵無表情的仆人們一件一件的開始上菜。

每一個裝菜的盤子和餐具看起來都價值不菲,可惜冇人敢動手。

德薇拉看著在座的幾個人都不吃東西,以為是飯菜不合胃口,也冇強求,於是一桌子的美味佳肴幾乎全被扔掉了。

“愛德華.凱納森先生,麻煩你把這些客人送回房間去好嗎,大祭司說未來要下好久的暴雨,先讓這客人們在這裡暫住幾天吧。”德薇拉拿著餐巾擦了擦嘴對身後金髮碧眼的男人說到。

愛德華很快分好了房間:“小姐,你們兩個確定要住同一間房嗎?”他為言明燭和邢打開了樓梯口位置的房間大門自顧自地說道:“你們幾位客人真奇怪,怎麼都是兩個人擠一間房。”

愛德華把鑰匙遞給站在門外的邢,臨走前對她說:“天黑後不要隨處亂走,祝你們晚安。”

兩人反鎖了房門,邢坐在床上打開了任務係統。

“係統上顯示,在線人數19.5。”

言明燭不知道為什麼突然毛骨悚然:“人還能有半個嗎?”

“可能是後來複活的那個。”邢從空間膠囊裡拿出吃的遞給言明燭說到:“我剛剛看了眼那個果子,是遠古聖經中記載的生命樹的果實。”

“生命樹?”言明燭啃了口蘋果問道:“那不是傳說中的事物嗎?再說不是說很難得的嗎。就算是真的,那麼珍貴的東西,德薇拉怎麼可能真的隨隨便便就拿出來了。”

邢依舊低著頭翻找著資料,言明燭自己無聊的在房間裡亂轉,她趴在視窗看樓下的小花園,突然她看見了萊娜在花園裡徘徊。

她拿著一個鏟子不知在挖著什麼,突然好像找到了什麼東西,偷偷摸摸地離開了那裡。

“找到了。”邢走到言明燭身邊拍了下她的肩膀,嚇得言明燭差點把吃剩下的蘋果從樓上扔了下去。

“嚇我一跳。“言明燭摸了摸自己砰砰跳的心臟,把剛纔看到的告訴了邢。

邢皺著眉頭說道:“我偷偷在那個研究員身上拿到了那條魚的粘液,剛纔又去研究所檔案室確認了一下,那條魚確定和實驗室是同一條,剛剛B01把生物樣本比對檔案發給我了,我們發現它的時候它情緒極不穩定,咬傷了好幾位研究員——它怎麼突然這麼溫順?”

“還有彆的發現嗎?”言明燭從衣櫃裡拿出來個看起來很厚的毯子準備鋪在地上將就一夜,房間裡的單人床實在擠不下她們兩個,再說雖說邢是個係統,但他現在好歹也是個成年男性的模樣,兩個人躺在一起總感覺有些彆扭,但她剛把毯子鋪好就後悔了自己的想法。

“誰會在毯子上縫這麼多寶石和珍珠啊。”

言明燭看著地上剛鋪好的毯子欲哭無淚的說:“我今天真的要睡地板了嗎,這個東西為什麼不在盧浮宮而在這裡。”

邢聽到她的話把在檔案室裡四處亂飛的目光移到了地上珠光寶氣的毯子上,剛剛他還在檔案室裡四處亂找線索,看見這個眼熟的毯子突然有了頭緒。

“我記得聯盟古文化博物館裡有這麼一條毯子。”邢說著打開了博物館的物品檔案。

“就是這條。”邢終於在各式各樣的布藝品裡發現了這個毯子,言明燭聽見他說找到了,也坐到邢的旁邊看起了檔案。

“索那陀維斯教堂的毯子,由金線和蠶絲編織而成,上麵縫製著18顆海螺珠,208顆珍珠,32顆紅珊瑚球,毯子的綠色部分是由孔雀石染色而成,在細小的碎鑽石鏈編製的蕾絲內側縫著數顆粉色寶石,寶石背麵有數道劃痕,疑似是索那陀維斯教堂大火留下的痕跡。”

言明燭看完這條毯子的簡介,畢恭畢敬地把它請回了櫃子裡:“睡地上就睡地上吧,把這毯子墊在下麵我覺得我的良心在受到譴責。”

突然她在粉色寶石的背麵看到了一個英文字母,低頭仔細看了看這個字母。

“Anabel?”

“怎麼了?”邢關閉了博物館檔案走到櫃子旁邊看看什麼情況,言明燭指了指一整塊的粉色寶石的背麵,在博物館記載中本應該是劃痕的位置上麵赫然寫著“安娜貝爾·金”。

“所以並不是數塊寶石,而是被什麼東西砸碎了的一整塊寶石。”邢打開剛關上的檔案看了看圖上的碎石說到。

兩人看著這個名字暗自在心中思考,突然一陣敲門聲響起,愛德華的聲音從門後傳出:“先生小姐,我給你們帶了被褥。”

言明燭打開房門接過愛德華身後女仆手裡的被褥,轉過身把被褥鋪在了地上。

邢站在門口盯著那個女仆問了一句:“你叫什麼名字?”

“艾琳·伯格。”艾琳怯生生的回答道。

邢注意到愛德華的眼神裡一閃而過的厭惡,還冇等邢再次開口,艾琳就離開了房間門口,愛德華微笑著對邢說:“祝您晚上好夢,有什麼需要可以按鈴找我。”

邢淡淡地嗯了一聲算是應下了,他目送愛德華下樓隨後關上了門。愛德華的聲音被監聽設備清晰地傳到了房間裡,言明燭坐在地上聽愛德華埋怨艾琳說:“就是你準備的今天晚餐,讓客人們都空著肚子。”

艾琳想開口反駁但被愛德華打斷:“小姐說以後就不用你來準備飯菜了,你去酒窖裡打掃吧。”

“哭也冇用,那是你自身錯誤造成的後果,留你在莊園裡已經很不容易了,你還經常添亂。”身邊冇有彆人,愛德華絲毫冇有給艾琳留麵子:“彆以為我不知道,就是因為你,德萊恩小姐的寵物才誤吞了客人,你知不知道差點引出多大的亂子。”愛德華說著拿起銀托盤轉身下了樓。

艾琳一邊解釋一邊跟著他下樓,眼淚止不住地往下流:“我不知道,我隻是以為她們想要抓那條魚,我就幫了個忙。”

“你以為小姐信了你這套說辭,我就會信你嗎?她們根本就冇有注意到那條魚怎麼可能會想去抓,而且那條魚又那麼大,隻有腦子不清醒的傢夥纔會去想抓它。早晚有一天,我要把你趕出去。”邢拿出傳聲筒貼著牆壁聽見愛德華的聲音從遠處傳來。

兩人腳步聲消失,邢回到屋內看見坐在毯子上的言明燭正盯著自己。

“所以德萊恩又是誰?”言明燭明顯也聽見了愛德華的話問道。

“可能是萊娜的姓,一般都會用姓來稱呼大家族裡的人,以彰顯她們的尊貴。”邢說著從指環裡裡調出了戶籍檔案,“德萊恩……”

邢把這幾個字輸入到檔案裡,卻顯示查無此人。

言明燭在旁邊看著任務係統空白的頁麵建議到:“要不你查查安娜貝爾?”

邢把Anabel輸入到檔案上,很快出了結果,第一條就是言明燭想的那個恐怖片裡的娃娃。

按照時間排序,兩人在公元前五個世紀的地方找到了一位叫安娜貝爾的公主,點開除了一個模糊的字母圖片之外剩下什麼也冇有,生卒年月不詳。

忙活好久想找一點任務線索,對於這個任務來說現在她們除了德薇拉本人之外什麼也不知道,兩人剛準備睡下就聽見有人敲門。

言明燭把門打開一個小縫看看情況,隻見眼眶通紅的艾琳拿著一盤點心和兩杯牛奶站在門外,言明燭見狀把門打開把她放了進來。

“你們還冇吃東西吧,都怪我做的不合你們胃口了,我給大家都送了點心,你們吃一點吧,明天早上就不是我做飯了。”說著她眼淚又掉了下來。

言明燭接過點心,輕聲安慰著艾琳:“不管你的事,我們來的時候吃過了,所以纔沒吃的。”

艾琳拿著銀托盤,剋製著哭腔對兩人說完晚安就離開了。

言明燭和邢看著她送過來的一盤點心不知道怎麼辦,又冇有地方扔,安全提示又說不能吃,邢想了想把它存放在了空間膠囊裡。

兩人把門再次反鎖,言明燭謹慎地把窗也鎖上了,她回身拉上窗簾,卻冇看見樓下花園裡有個人影正在看著她們。

言明燭非常自然的躺在了地上的毯子上對邢說了句晚安就蓋上被子睡了,邢看著地上的言明燭最終還是上床睡下了。

除了不知道什麼敲窗的聲音和一陣奇異的歌聲以外,兩人一夜好夢。

-